当前位置:首页 > 有声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南山】永恒的纪念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有声小说
摘要:纪念红军四渡赤水八十周年 南方的深秋,没有红叶满山的热烈,没有北方满目的肃杀,远处的山峦仍披着深深浅浅的绿色外衣。淅淅沥沥的雨点,洒在城西红军烈士陵园水泥铺就的广场、台阶、甬道、小路上,洒在园中直插苍穹中的烈士纪念碑上,洒在那一方方镶有红五星的水泥墓碑和一座座静静地坟墓上。不时吹过陵园的微微秋风,让四周的苍松翠柏、古树新竹在发出沙沙之声,仿佛在向每一个走进陵园的人们诉说那早已过去的岁月,诉说那逐渐淡出人们视线的岁月往事。   在不经意间,过去的历史伴着秋风迎面扑来,让岁月的悲壮重返眼前,把人们重新带进80年前的那场战斗之中,仿佛当年战场上的厮杀仍响彻于耳,隆隆枪炮声似乎还在天际回荡。当那支从江西瑞金出发,经过大娄山来到赤水河边的、头顶红五星的队伍,跳出围追堵截的狭窄空间,踏着赤水河上的浮桥向北实行战略转移,他们忍着悲痛,挥泪告别那些曾和他们一起浴血奋战的战友们,让那些已经很累的战友,静静地躺在赤水河两岸的山林、田地之中,不再随大队前去,不能再重回故乡,去看望翘首盼归的父母、亲人。当天安门城楼发出的声音传遍寰宇世界,人们没有忘记这些长眠在赤水河两岸的红军战士们,在当年的战斗遗址,搜集他们的忠骨,迁葬于赤水城西山青水秀的赤水河边,建起红军烈士陵园,重新为他们筑起坟墓,竖起墓碑,用一种无言的形式,将红军烈士的光辉业绩在这里凝聚下来,供后来的人们追忆与祭悼。   当我们沿着岁月的河道缓缓追溯,在沉重的血和泪的寂静中,从陵园后长城造型的山墙上俯瞰整个园区,陵园从镌刻着毛泽东手迹《长征》诗的山墙下,依山而建,在三个台地上形成墓区、纪念碑、广场三个部分。墓区从上到下依次排列着八列一百零八座用青石砌成的红军烈士墓。当年,这些红军战士们,远离故土,远离家乡,远离父母、亲人,为人类的崇高理想信念,为共和国的建立,来到异乡赤水,将一腔热血洒在赤水河谷的崇山之中,永远地长眠在这里。他们虽然躺在冰冷的墓碑下面,似乎仍然保持着生的姿态,以墓碑的形式,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陵园里,给人一种威武挺立、傲而不曲的形象。他们都没有留下自己的姓氏,没有留下能够证明自己是谁的片纸只字,没有留下职务等级,因为他们的真实姓名和他们的一切,早已经随当年的那场战斗一起烟消云散,但他们的一腔热血,却已化作历史天空下的碧涛,洒向华夏母亲大地,渲染出遍及天地间的艳丽红色花朵。因而在他们的墓碑上,统一刻着“红军烈士之墓”六个红色的大字,那一横一竖、一撇一捺、一折一点的凌厉笔锋,仿佛是大地深处的怒吼,是那些沉睡在这里的红军将士血脉贲张的心跳,让每个来到这里的人,不由肃然起敬。   虽然红军战士们静静地长眠在陵园的地下,却仍然像一支整装待发的队伍。陵园里的那一座座墓碑,整整齐齐地从山顶向山下排列,犹如无数英灵从墓碑中破土而出,幻化成一队队的士兵,在晨练、在出操、在冲锋、在进攻、在诀别,似乎永远在准备随时听从祖国新的召唤,重新走上新的战场,时刻准备去守卫祖国永远的安宁和祥和。   烈士虽远去,英魂仍长存,无论我们的脚步怎样匆忙,陵园总是在那里,以其独有的方式,时刻提醒我们:认清明天的奋斗目标,不忘昨日的来之不易。   哈尔滨癫痫病是什么武汉羊癫疯的医院哪里哈尔滨看癫痫病多少钱武汉看癫痫那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