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有声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时光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有声小说
我依稀记得少年时光。上学常常独来独往,穿过街巷,遇到同路的同学,也不愿一起走,以致于长大后,有同学说我孤傲,其实这真是评价错了,我保持沉默,怕说错话,让人烦。   那时总是短发,夏天也不敢穿裙子,只是自卑自己的小腿粗,很宽松的军装,很中性气质的衣服,没有一丝的妩媚,自小不用护肤品,对各种气味的芳香以为恶,简单的不用,至于口红更是与我隔绝,这样,就是整日的灰蓝绿,衣服从没有过桃红葱绿和葡萄紫等女孩儿色彩,没有花朵在衣服上盛开,我的少年时光,如同野草一般疯狂生长。   学习也不出众,上课回答问题也不踊跃,是个平淡极了的人。喜欢听下课铃声,那是最美丽最动听的音乐。慢慢地走在路上,各季的风拂在脸上,或暖或冷,都让我非常欢喜。那时的校园设施单调,没有环形塑胶跑道,只在操场两头有个很简陋的对望的篮球架,下课后常有男同学跳着投篮,有时进个球,会听到欢呼声,是那么的年轻,蓬勃。杨树柳树憨厚沉默地生长着,微风中发出宽容的叹息,密集的叶子筛洒下的阳光,起起伏伏的,水墨画似的。操场边上生长着叫不出名字的野草,小小的,让人心疼。   到了一定的年纪爱回忆这样的少年时光,会感慨时光匆匆,就这样地乘风翩然远去。记得少年时,喜欢在自己家的院里读书,马虎地做完作业,在课本下放着小说,偷偷地读过金庸、三毛的作品,为书中的人物悲欢着。   还记得和一个男生吵架,吵不过,气哭了。是因为和他是同桌,下课后他总是要趴在书桌上睡觉,而且把身子躬着,不得不屡次地喊他名字,让他站起我出去。他笑我怎么这么多尿啊,每节课都要出去!当时认为是很羞辱的话,哭了。   也曾看到过认为好看的男生发呆。至今不知道叫什么名字,高我们两年级,他打篮球,弹跳轻盈,常穿着蓝色的运动装,帅得让人晕,身边所有的男生,都黯然失色,甚至脚下被频繁踩的细密的土地都发出一声声幽幽的叹息。很多年后,我再也没见过那个男生,也从没打听过他。   若再见到时,也不会说话,他也许根本不会留意一个整天低头走路的短发的女生。也许那时的青春时光,喜欢的是个时光的影子,那影子,不过是自己的成长岁月的印记。   结婚了,喜欢空闲时和家人骑自行车去干渠大桥边,感觉骑自行车真好啊。从喧嚣到宁静,穿过街道,穿过那么多的大叶白杨。   在街上看到有卖唱的不同种类的有缺陷的人,面前摆放着各种理由的求助信息,有时会静静地听会儿,好听的,掏出钱包,寻个面值小的,放到人家跟前。然后听不得他们的谢谢,赶紧走人。   之前少年时曾立下的誓言,天天吃排骨吃红烧肉的馋的念头,就这样地随着时光的游走,淡了下来,而且渐渐地味觉变异,开始喜欢吃素。所有的挣扎与向往,以为刻骨铭心,甘拜了下风。   也许在时光的领域中,我永远都是那个卑微的人……   我穿着运动鞋,有时穿那套蓝色的运动装,还是会想起那个模糊的少年玉树临风地在操场上神采飞扬。我喜欢天空的蓝色,大概也有这个原因。少了剧烈的跌宕起伏,晚上与先生喝茶聊天,说起那个曾经的蓝运动装男生,仿佛说的是个茶叶,是个杯子,看花如看草,感觉美好平淡最好。   把茶叶由干茶到湿润再到色淡,慢慢地,就老了。早早地变成了一块老姜,带着自己的淡淡的微辣。   年轻时还曾爱与先生争辩,说出个一二三四来,吵架,是那么地充满激情,平时静默脑中一个角落的奇词怪语,全是赶花期似的纷纷扰扰,比喻、排比、双关、通感,语文知识得到复习,久了,先生也就不再与我争个什么,说出来又如何,讲明白又如何,生活中有多少真理可讲?明明白白又有什么用呢?   于是,自己也就没有争吵积极性,把语言慢慢地回拢放回肚里,成为一颗珍珠。   记得之前和一个人聊过天,直到深夜。那是早春二月,晚上还是很冷的,那晚先生回老家了自己在家,早早地上床,围着被子,蜷缩着,一句又一句地,叮咚响。停暖了,真有点冷。我记得我说,他说,抱团取暖。我说你有条件啊。他打过字来,咱俩。聊了好久了,好感也是有的,都是已婚了,但心剧跳了好久,还是回复过去,咱不说这。怕这轻薄的话儿开了头,不好收场。也就这样,再也没说起过。即便是卑微地珍藏于内心,每天温习呢,也要守口如瓶,永不提起。   其实也源于内心一种力量的控制,源于理智。就象一个人的长跑,如果始终处于冲刺阶段,一定早早退场。而那种不急不缓始终匀速奔跑的人,定能胜利。短跑,对一个中年身体每况日下的人来说,早就不适合,只适合于少年。而内心的狂热,应该及时收敛,沉默着,也许是最好的。   听过萨顶顶的《万物生》,听过她的《百字明》,为了唱好这神秘的歌曲,她甚至专门跑到西藏朝拜,归来,果然脱胎换骨,音如天籁。无始劫来,究竟犯了多少罪需要忏悔,要唱多少遍《百字明》才可消除掉孽障呢?一个字一个字的学会,唱得心底出了血,眼泪流成河。听齐豫唱《大悲咒》,听她的《佛子行》,声音从容清淡,远非早年成名的《橄榄树》的风格,喜气,安稳,没有了早期的诡异和悲伤。   其实,光阴早就把最美妙的东西加在了修炼它的人身上,是简单,是从容,是自然。   就是这样。      哈尔滨做好的羊角风医院避免癫痫过度用药江苏癫痫病的治疗医院哪里郑州癫痫病那家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