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念】媚娘的两次占卜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影视戏剧
签诗:菱荷香里受深恩,桂魄圆时印绶新。从此威名山岳重,光辉直上位丝纶。   解签:此签如专就宦途而言,诚属上上大吉,可谓官运亨通,青云直上。   媚娘在三仙姑的签筒里挑来挑去,看看这支签的内容,微笑着说:“就是它了,我就要这支签!”   三仙姑嗔怪道:“哪里有你这样抽签的?你这是来看签找签,是不灵的!”   媚娘边拿出笔抄签边说道:“什么灵不灵的,我只是拿个好的签回去说服我家大治。”   三仙姑说:“你这样做,不灵了岂不是砸我的牌子?”   “哈哈哈,三姨,我们谁跟谁?我和你外甥女惠儿那可是最好的姐妹,她小时候走亲戚到你这儿来,哪一回我们不是一起的,吃住用的,在你这里可没两样过,我是一直和惠儿一样把您当亲姨的!”媚娘过来搂着三仙姑的脖子嬉皮笑脸的说。   “这外号是一点没错起,孩子都十几岁了,还撒娇!拿你没办法!”   “知道三姨最疼媚娘啦,要是别人三姨怕是不上香,连碰一下签筒都不能,还能让他随便翻看着找?”   “知道就好!这以后你要是真的成了,可别不认三姨就行啦!”   “我是那样的人吗?”娘俩个又说笑了一会儿道了别。   媚娘骑着摩托车赶回了家,车子还没熄火,她就兴奋的喊着:“老公,老公,你猜我干什么去啦?”   “去抢银行成功了?”大志不冷不热的问。   “犯法的事,咱能干么?我去找三仙姑了,求了一支上上签。”媚娘把一张纸递了过去。大志看了看丢在一旁阴阳怪气的问:“官运亨通青云直上,你要做女皇陛下了?家里要住不下你了!”   “什么女皇陛下?你又不是皇上让我篡个位。就是要你支持我去竞选村长!”媚娘说。   “咱能不能不折腾。这么些年了,选村长就是个过程,村民们谁当回事儿了?都是习惯了把老村长的名字打个勾就好了,陪选的只是个摆设。你这杀出来要参选谁会认可你?歇歇吧!”大志说。   “我想出来参选,就有计划,只要你同意就行!”   “不同意。你少丢人现眼!”   “三仙姑那里求得签你也不信了?你忘了,我怀月桂那会儿,你妈到处找人打卦算命的说是个男孩。就惠儿带着她来家里,说我怀的是个女孩。”   “嘿嘿,这事咱妈还耿耿于怀呢,说不是她嘴臭,月桂能从一个带把的小子变成丫头片子吗?”   “后来你妈不是也信服三仙姑了吗?”   “那是她后来又说你二胎能生个儿子,你这儿子将来比你闺女有能耐。妈才信的!可是,月桂都快十五岁了,你也不打算生二胎也就算了,可你不能作妖去竞选村长!”   “老公,你就让我试试吧,要知道三仙姑可不是一般人!你信不信我再去求她让她做法,叫你以后打麻将把把点炮,下棋盘盘输!”媚娘继续求着。   三仙姑可不是一般人!这话不假!她以前就是个自称的出马仙,村里村外迷信的人,遇到上点什么灾难麻烦事,喜欢找她给看看。大约十七八年前,三十六岁的她突然的得了疾病,村医生赶到她家一检查,已经没气了。是脑溢血还是心梗?这么年轻,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邻居们很惋惜。忙里忙外的把灵棚打好,尸体摆放好了。家属们上香烧纸哭哭啼啼的守灵。第二天,要去火化场时,三仙姑的尸体自己动了,坐了起来。诈尸啦!吓得现场的人们纷纷跑出了屋子。   三仙姑走出来招呼大家说:“你们别怕。我是人不是鬼!”   有胆大的说:“怎么不是鬼?你都咽气一天多了,怎么又能起来了。”   三仙姑解释说:“我昨天突然的看见家里来了一个穿一身白衣带顶白色帽子的,一个穿一身黑衣带顶黑色帽子的两个鬼,他们拉着我就走。我怎么也挣扎不出来。就在要过一座桥时,我平时供奉的黄大仙狐大仙蟒大仙们带着它们的徒子徒孙一大帮子赶来了。它们和那两个鬼求情。鬼不答应放了我,大仙们就和鬼交了手。它们打的很厉害,那两个鬼不是大仙们对手,败了下去。不一会儿,又来些鬼,一个穿戴像唱戏里皇帝扮相的鬼,率众鬼和大仙们又是好一场厮杀。地藏王菩萨来了,双方才住了手。大仙们要我在世上替它们传名,求了地藏菩萨,菩萨和阎王商议了一下,让我吃常斋初一十五供奉他们。我答应了,才被黄大仙们带离了那里。感觉像是做了场梦,才苏醒过来。你们不用怕我。”   她的妈妈仗着胆子过去,拉她的手,摸摸她的额头,热乎乎的。村医生也来了,把把脉,跳动正常,大家这才放了心相信她不是鬼。从此,她的仙名也远播方圆十村八乡的。   大志听媚娘老提她,也活动了心思,这三仙姑说媚娘官运亨通,要不让她试试看吧,万一真的准了呢?他又转念一想,要是真的媚娘当了村长,一天天的出去上镇里办事,接触的人多了,出轨了怎么办?还是让她老实待着吧,踏实过日子才是真的。   “三仙姑说的再准我也不同意,我可不想被你绿化了!”大志实话实说了。   “死鬼!”媚娘捶了他一拳说:“自己老婆是什么人还不清楚?我要是出轨是为了钱还是感情?为了钱,当初你那么穷我都跟了你,是那看重钱的人吗?感情?这么些年了,风风雨雨的我会背叛你?”   “不好说。你那么好看,当了村长出去见了世面,比我好的镇长书记的,谁能保证你不有外心?”大治说。   “那么你参选吧,我运作。我放心你!”媚娘说。   “我可不去出这风头,当上了还好说。当不上算怎么回事?还怎么和老村长他们见面相处?”   “怎么相处?各过各的日子呗,就是选不上,谁当上了敢小瞧你,还怕你再捣蛋,不支持他工作呢。”   大志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说:“倒是这么个理。你就不怕我当上了村长有外遇?”   媚娘听了呵呵的笑着说:“我还是和当初处对象结婚时一样,不怕你出轨。你要是有了喜欢的人了,不喜欢我了,或者就是一下子没把握住犯了错,不要紧。实话实说,我能原谅或是接受。你要是还想走下去,就重新开始,不想就好离好散,大家还是朋友,何况还有月桂这跟筋连着呢。我最恨的是你和别人上了床,其他人都比我早知道,这让面子往哪里放,我坚决不能接受!”   “我就是一说,就是有贼心没贼胆呀。我还是不看好参选村长这回事。你自己掂量办吧。”      二   有了大志的这句模棱两可的话,媚娘就开始行动了。   首先要得到村民们的支持,就得把老村长搞臭,让他没了人气,才能把选票投给她。她一开始想让大伙选她,话到了嘴边又想起了大志说的怕她见了世面跟别人好了。月桂都上中学了,别为了这些事让大志起疑心吵架,影响了女儿。媚娘只好改口说请选大志当村长。   要想搞臭一个人,哪里那么容易?人家也是坐地户,还是村长有身份在那里摆着,就凭你嘚啵嘚啵几句就行了?媚娘开始把村民们关心的村财务问题拿了出来。说村里的大吃二喝可都是大家伙的钱!她把村长列了十条罪状,去了镇里的上告。她软磨硬泡的还真的把镇纪委的人给带来了。虽然,查的不了了之,在村民心里留下了好感。   上面没把老村长怎样,不代表老村长就清白没问题。媚娘把村长十宗罪复印成广告,挨家挨户的发放,并和村民们交谈,掌握了大家对哪些方面不满意。选举前,她和女儿月桂一起帮着大志写了讲演稿子。   选举那天,面对着几位镇里来的领导和上千的村民,大志临阵退缩了,说什么也不上台去读讲演稿子,还把稿子给撕了!到这个时候,媚娘没法子自己上了台。开始了临场发挥:“各位领导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俺家李大志昨晚感冒了,这会儿嗓子疼的厉害,让俺来代表他给大伙讲讲他的主张!”   在这个小山村里,真正要紧时,敢出来当着镇里的领导当着上千人说话,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刚才镇里的领导问了几遍谁想参选上来说几句,连当了十几年的老村长都表示弃权不发言,直接投票。所长,大志才打得退堂鼓不敢当众发言。谁也没想到媚娘会主动上台演讲。台上台下鸦雀无声,大家都聚精会神想听听她到底能说些什么?   媚娘此时也想不起女儿月桂写的开头词了。她张嘴现编说道:“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一个村子要想富,得有一个好头,带领大家飞。我们家大志发家致富是把好手。大家都知道我们刚结婚时,家里穷,现在看看我们家的日子就知道他的能力了。”   “这个能算什么?”老村长不服气的说。   媚娘瞅了他一眼说:“我们家大志当上村长,第一,不搞大吃二喝,财务公开。第二,把村中那条河修一座桥,把东西屯子的路给修通了。第三,我们村里养殖牲畜的多,把村部的后院建个牲畜交易市场,每个星期四开集,方便村民们买卖,还可以让外村的人进来买卖牲畜。第四引导村民进行健康的文化活动。把村部腾出几间来做图书室,重点购买一批农业养殖种植技术方面的书籍,让大家掌握技术发家致富。”她想不起来昨晚和女儿月桂一起写的十多条内容了,就抓重点的说了几个。最后她看了一眼老村长挑衅的说:“刚才新林大叔说,我们家大志把自家日子过好了,算不了什么。但是一个村长如果他连自己家的日子都过不好,怎么带领大家致富?我的话讲完了!”老村长灰溜溜的低着头。   台下响起了一阵掌声。镇里的一位领导问道:“你家李大志不上来演讲,你敢上来怎么不亲自参选呢?我们镇里还没一位女村长,你可以开个先例呢?”   媚娘微笑着说:“领导,我们家李大志怕我被你们镇上的领导给拐跑了!”   “哈哈哈……”台上台下的人都忍不住大笑。   ……   月桂坐在电脑前,想起了当初老爸李大志就是这样在老妈媚娘的运作下,以超过多半数的选票当上了临山村的村长。   那时,老爸在外边忙着村里的事,老妈媚娘操持着家务,她在学校里学习不算好也不算坏,不用他们操心,一家三口过着美满的日子。可是半年后的一天,惠儿阿姨来到了家里,告诉了老妈一个秘密打破了这平静和谐的生活。      三   “媚娘姐,看你傻乎乎的,就没觉察出你家大志姐夫有问题?”惠儿低声的问媚娘。   “什么问题?他怎么了?”媚娘茫然的问。   “傻乎乎的,你们夫妻间的事,你没觉察出点什么?”惠儿推了媚娘一下挤挤眼睛又问。   “他?他最近是上了岁数吧,事儿也多回来就困了。嫌我唠叨打听村里的事,自己搬到里屋睡,我和月桂一起睡呢。”媚娘说完,猛地意识到了事儿不对劲:“惠儿,你在镇里上班是不是听到了他的什么事儿?我们可是发小一块儿长大的姐妹。我们家里都是只一个闺女,咱俩可是当亲姐妹处的,你得对我说实话!”   惠儿低着头犹豫了一会儿说:“媚娘姐,我今天来了就是把你当亲姐的,来都来了,就直接告诉你吧,大志姐夫在镇里和一个饭店的服务员好上了。他还给人租房子,两个人常腻歪在一起。”   “真的?他怎么能这样呢?”媚娘眼泪流了下来。   “别哭了,为了月桂你还是装不知道,劝劝他,多看着他点吧!”惠儿劝了一会儿,怕大志回来碰上知道是她来告的密就走了。   晚上,媚娘问了大志。大志很坦然承认了,并保证和那个女的断交。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让我没面子?我不是说了可以接受你出轨,不能接受你出轨了还隐瞒我,让我从别人的口中知道这事!”   “你说是那么说的,谁知道你会不会翻脸?就没敢告诉你!”   “现在就敢告诉我了?你把我当什么了?”   “当老婆。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看着办吧!”大志一副无所谓的摊牌。   “离婚!”媚娘斩钉截铁的说。   “都听你的,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反正是我犯错了,我没资格要求你什么?”大志说完去了里屋。   别看媚娘说离婚,一宿她思来想去的,为了月桂她也不愿走到那一步。第二天,大志上了村子里,惠儿和媚娘通了电话。   “怎么样?他怎么说的?”惠儿问。   “他承认了,我再考虑要不要离婚!”   “要不要去揍那个女的一顿?”惠儿问。   “这样就够丟人了,再去揍人,媚娘我不会这么自贬身份的!”   “要不去三姨家里让她算算吧?”惠儿说。   媚娘本来不信跳大神占卜这些事儿,到了这会儿也拿不准主意,就想去听听三仙姑怎么说。   三仙姑别看是出马仙,家里占卜的器具也齐全。她听了惠儿和媚娘的叙说,叹气道:“你俩个比亲姐妹还亲,婚姻怎么都这样不顺。惠儿那口子车祸死了,自己拉扯个十岁的儿子,又当爹又当妈的多难,她那是人死了,没办法。媚娘你能忍就忍了吧!”   “我接受不了他欺骗我。你看看我以后会怎样?”媚娘说。   三仙姑说:“你写两个字吧,我给你测测!”   媚娘想了想写下了“君威”两个字。三仙姑看了看说道:“是大畜卦。这是个不利婚姻利出外的卦象。是让你暂时的收敛一下积蓄力量以后会好起来的。”   媚娘听到了不利婚姻就说:“看来离是一定的了。早晚要走那一步还不如早点离,洒脱一点。”   她顿了一下说:“我再抽支签吧!看看怎样?”   这一次,她没有逐个的拿起来看,挑好的需要的拿,而是虔诚的跪下双手合十,祷告了一番,从签筒里拿出了一支签,只见上面写着“号外签:蟒袍凤冠在未来,只是深潭在眼前。龙凤若离贬困地,扶摇直上九重天。”   “这只签怎么没解签,只一首诗?”媚娘问。   三仙姑接过去看了看说:“这是支编外签,特殊的签,没有解。我建议你还是先离开了大志吧,在他这里你就是龙凤被困住了。还有灾难。离开一段时间,你会过的比他好,他还会后悔的,你们还会复合的!”   有了三仙姑的占卜预测,媚娘心里有了底,不过她要看看大志找的女人到底长的什么样子?能有什么本事把大志从她媚娘手里抢走。   惠儿很仗义,带路来到了“七星渔港”酒楼。在那里,惠儿指给她看了一位女子。那女子长的一般,别说比媚娘,就是比惠儿也差了一截。就在这时,惠儿拉着媚娘闪身进了一间包间,她们从门缝里往外看,看到了大志和几个朋友来了。那个女的亲热的迎了上去,毫不避讳的和大志调情。   媚娘看得心里拔凉,这样的婚姻还要它干什么?   一个星期后,大志和媚娘协议离婚。月桂跟了老妈媚娘。当大志和媚娘从法院拿了离婚证走出来,惠儿迎了过来!   青少年癫痫病能治愈吗表现癫痫的症状是什么武汉小儿癫痫中医治疗武汉癫痫病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