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普洱】西部小屋,载满诗意的小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现代都市
摘要:第一次见泉溪的时候,泉溪已经醉了,第二见泉溪的时候,他还是醉了,让人不敢靠近的醉,一如沉醉在自己的诗歌中一般,醉得忘我,醉得离群。 “西部小屋”,一个诗人的琐事今生,一个诗经里的悱恻缠绵。 当脑海里闪现一些画面,还未开始动笔,眼眶就湿了,有时候,是如此感性,这般的感性,只能是一个人,常常是一个人,你不见。      第一次见泉溪的时候,泉溪已经醉了,第二见泉溪的时候,他还是醉了,让人不敢靠近的醉,一如沉醉在自己的诗歌中一般,醉得忘我,醉得离群。   离群和群离,是一种相互的效应。冥冥中,总有一些注定,由心生,也由相定。   眼眶湿的时候,有一个画面,一直在脑海中盘旋。羸弱的泉溪,羸弱的小聪,一个醉得人事不醒,一个伺候得手足无措,那个时候,我们真的都不熟。我怜小聪多一些,那么瘦弱的他,在那么瘦弱的泉溪旁边,给我一副很无力的画面。那时候记得小聪的一句气话:“遇见泉溪,绕道走。”      水湾聚会之后,邂逅水的《诗经一样的泉溪》:   五月,文友聚会,他在人群里,格子衬衫,牛仔裤,球鞋。   他们说,他是诗人泉溪。   我走过去,和他说话,他就和我说起诗。说到青年时读的《星星诗刊》,《诗刊》,少年时读的《少年文艺》……说到高兴处,他说他要送我他的诗集《诗经一样的云南》。   我将诗集放到包里,捂着。   中午,他喝了一点酒,我们走去黉学的路上,他不时过来问我,书收好没有。像一个母亲,将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后,显现出的不放心。   我说,收好了,收好了,你放心。同时就有了些许的忐忑,面对他的诗,我是不是那个读诗的“会人”,他是不是也在担心。   那天,我们尽数喝醉,最后,没有告别,不知道他现在还记不记得我,还掂不惦记他的诗集。   但是,我却走进了泉溪的诗里。   我走进了他充满诗经气息、植物气息、山水泥土气息的诗的领域和时空,完全攥住了。我看到的是碧澄澄诗的天,我听到的是清凌凌诗的语,我看到的是柔软软婴孩诗的脸——这种征服和冲撞就像初听张火丁的《锁麟囊》,无法用切确的语言表达,独自的唱腔,独自的身段,独自的舞台……      我喜欢水的文字,水的表达,这篇《诗经里的泉溪》,让人,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印象。文字里植物气息,山水泥土气息的泉溪,是清澈干净的,隐隐约约,都是一颗孩子的心。然后是江城之行,被我们劫持到车上的泉溪,确切地说,是被水劫持到车上的泉溪,瘦弱的,坐在我和飘中间的泉溪,惴惴不安之后,终于被融化在我们笑声中和歌声中的泉溪。那幅画面,注定是让我们终身难忘的,四个黑洞,一个洞主,就此诞生的一种同盟关系,里面住着一程最快乐的相遇。      在纯粹的诗歌中,去解读活得纯粹的泉溪。水,才是泉溪,真正的知音。知音与知音,相互达成的谅解和包容,悄然释怀一切。   我和泉溪,更多的是酒。与酒相伴,一份豪爽,一份性情,一份怜惜。在他们身上,我开始用一种看待真文人的懂得去包容,去接纳彼此眼中的不完美。这是一种相互的怜惜,从内心满溢而出的温暖,水一样,载我们泛舟湖上。   去思茅的时候,玫姐姐、周主播、马老师,还有飘我们五个约着去泉溪新开的奶茶店坐坐,奶茶店叫“西部小屋”,在普洱学院的门口。我们到了小店的时候,泉溪应该还躲在哪个角落写着自己的诗歌,一个电话,他拎着他的《诗经一样的云南》来到我们身边。这天的泉溪,穿着一件有黑色条纹装饰的白色衬衣,干净、斯文。   在飘的强烈坚持下,泉溪从飘手里接过了书款。飘给我们每人送了一本,很感动于飘的坚持,这是对泉溪,对文字,最大的尊重。总是在这些点滴中,不知不觉,学到更多的宽宥,包容,善待,生出大爱的温暖。   拿到手里的《诗经一样的云南》,发黄的封面,像藏着的,诗经里的故事。      《我要写下云南》   作者:泉溪      我要写下云南,写下她的边缘、古董   水灵和混沌。   写下大象老虎野牛出没的原始   动物们的喘息,花朵的芬芳   写下一个边地土著汗淋淋的追赶   追赶野兽追赶太阳,追赶他的婆娘   那些弥漫在野地里的呻吟   啊……      我要写下云南   写下云南的野,写下云南的嫩   写下这些还不够   我要写下花朵中央的蕊   还有那些没有人能够看见的   甜蜜的幸福   那些只有小小的蜜蜂   看得见的幸福         如今的泉溪和他的美丽的小妻子,都是小小的蜜蜂,为着幸福营营役役不辞辛劳,在西部小屋,遇见属于他们的幸福,看得见的幸福。    “西部小屋”,一个诗人的琐事今生,一个诗经里的悱恻缠绵。在那里,诗人的生活在继续,幸福在繁衍。如果喜欢,可以相约打发一些闲闲的时光,一杯清茶,一壶浊酒,一段时光,捻一份诗意。也是在那里,我们遇见他们的幸福,也遇见了自己的欢喜。   葡萄酒、朗姆酒、紫谷酒、可口可乐,飘自制的“张记鸡尾酒”,色泽鲜艳,口感温润,甜而不腻,得到了一致称赞……也将被载入我们的史册。三壶张记鸡尾酒,怎么喝都喝不醉的感觉,一直贪恋不走,当我们还要喝第四壶的时候,有人说,够了……终于把我们从贪得无厌的缱绻中拉回了一丝丝的理智。   只是在第二天发现自己出现了些许断片之后,才知道,无声无息的,已经薄醉。醉而不乱的时光,是贪恋,是回味,是贪得无厌的缠绵……飘觉得一切超出了预期,过了,所谓过犹不及。予我,算是刚刚好,醉得不明显,快乐得很明显。值得收藏起来的时光,锁在文字中,成为美好的过往。      附注:泉溪,原名熊家荣,哈尼族。出版《怀念爱情》、《茶山稻水》、《诗经一样的云南》等作品。曾获《人民文学》、《诗刊》等若干文学刊物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云南省作协签约作家。         伊春癫痫病医院哪个较权威受伤引起的癫痫发作河南靠谱的癫痫医院哪里找哈尔滨哪里看癫痫病作用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