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旧林寻踪(散文外一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武侠仙侠

这片林子,是我曾经的乐园,若干年里,与我居住的大院毗邻,成了我生命中最为依赖的好“邻居”。试想在今天这个时代,终日生活在成堆的水泥钢筋之中,如若没有这片郁郁葱葱的树林,该是多么单调乏味啊,也必定会感觉缺乏某种灵气与生气。

不由自主又一次来到这里。此刻,残阳如血,天色向晚,暮云合璧,归鸟寻巢。七月的暑气销蚀着周围的静谧,显得有几分躁动不安。徘徊于林中弯曲的小径,可谓“丰草绿褥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在炽烈的夏季,路边蔫蔫地站着些花花草草,懂事或不懂事地向你颔首微笑。生命是不可以漠视的,哪怕草芥般普通,你理当领情,理当受宠若惊地报以友好的微笑,这是生命对生命的尊重。漫不经心地徘徊于树下,许多或清晰或模糊的影像纷至沓来。自己到底是个念旧的人,自从年初搬迁新居之后,这片林子已然成了我的过去,如同一幅泛黄的轴画深藏于记忆深处。

很多个日子,我在清晨和傍晚都喜欢走进这片林子,或疾走,或漫步,或驻足。尤其是新雨过后,林子里氤氲着草木的芬芳,四周安然静谧,不由得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再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吐纳功”的好处真是妙不可言。曾经有那么一刻,恍惚这林子原本就是为我而建造的,我如此地喜欢它也爱护它,它成了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旧林留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某一个清晨,某一个夜晚……

是的,记得有一个清晨,适逢周末,鸟儿清脆的啼鸣,将我从梦中缓缓唤醒。睁开眼,晨曦透过乳白色的窗帘散落在我的窗前,哦,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旋即翻身起床,洗涮、吃饭、换衣服。收拾停当之后,伸展着胳膊进入那片林子。林子中间有一个新建的亭子,不知道出于哪位有想法和创意的设计师之手?看得出试图将中西风格融为一体。亭子的主体造型有中国古典建筑中周周正正的风格,而亭子的顶部却又带上了西方的圆庐特色,颜色也是青灰色基调。看上去很美,是一种不伦不类、别别扭扭的美,近些年艺术讲究“混搭”,难道这亭子也是吗?阳光从树的缝隙里漏下来,闪烁着,闪烁着,人站在亭子中间,情不自禁地吼上几句平日里喜爱的歌,旁若无人,周围立刻回荡着响亮的共鸣声。这时,积郁于胸的倦意与烦闷顿时全都释放出来了,真想用上两个词:荡气回肠、神清气爽。即刻,惠特曼《草叶集》里的诗句跳了出来:“呵,我的灵魂,我们在平静而清冷的早晨找到我们自己了。”

还记得一个落日熔金的傍晚,我独步来到这片林子里,一簇茂密的竹叶里,隐藏着不知其数刚从四面八方飞来的鸟儿,褐色的,它们欢快地叫着,热烈地嬉闹着,你若蹑手蹑脚走近,不怀好意地摇动一根竹子,立马就有几只小鸟惊慌失措地飞走了。再过一阵子,鸟声终于慢慢安定下来,林子归于寂静。然而,隐隐约约觉察到还是有动静。一些不睡觉的动物时不时在这里游走,我想它们或许为了一口食,没准会打斗,猫犬之间、猫鼠之间、蛇犬之间、蛇蛙之间,甚至蛐蛐与蛐蛐、蜈蚣与蜈蚣、蚊子与蚊子,等等。思维正进入某种想象中时,听到一旁传来几分怪异的声音,我扭头一看,原来一棵树上有两只猫正对峙着,一只黑猫与一只灰猫,我不由得停住脚步,看它们那样子,都憋足了劲,大有比个你死我活之势,不太像是逗着玩儿呢。几秒钟后,那黑猫掉头往上面爬,灰猫也跟着爬上去,黑猫猛一回头,龇着牙,对着灰猫大吼几声,然灰猫也毫不示弱,死死地盯着黑猫,嘴里呼呼呼地干嚎着。两只猫就这样对峙着,做掐架状。我本来想学学《昆虫记》的作者,继续观察一下“动物世界”,冷不丁从哪儿窜出一条小黄狗,看到树上的两只猫正在玩游戏,便冲着它们汪汪汪地叫个不停,我纳闷它这是劝架还是助威啊?动物之间的是是非非,人类哪里能够辨识呢?

天色渐渐暗下来。突然想起某天曾误打误撞闯进一片大森林——亦真亦幻?似梦非梦?同行的还有我的几个伙伴。这座森林树木葱茏,参天大树,一棵棵坚挺地站着,安静时有种疏阔的拥挤,风过时又有一种神秘的喧嚣。我不知道这些树到底生存了多少年?几千年?几百年?几十年?小时候看过很多童话故事,有句歌词说,“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座大森林,大森林里住着一群可爱的蓝精灵”,多么让人神往的地方!导引者信誓旦旦地说,没事,只要你们一心一意、坚定执着地朝前走,一定会有收获的。然而,大森林里时不时也会发生令人毛骨悚然、心惊胆战的故事。一不留神会遇上些可怕的鬼魅、妖魅,《西游记》里出现的种种诡异现象,不就是在森林里发生的吗?至于会否遇上吃人的猛兽,如狮子、老虎与毒蛇,那就要看你命运之神如何安排。但丁在《地狱》篇中叙述说自己在黑森林中迷路了,他用诗歌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啊!这森林是多么荒野,多么险恶,多么举步维艰!/道出这景象又是多么困难!/现在想起也仍会毛骨悚然,/尽管这痛苦的煎熬不如丧命那么悲惨”,毫无疑问,但丁的这种困惑与恐惧,不论谁遇上类似的情形,恐怕也是在所难免吧?

但丁最终会走出那片黑森林吗?

天完全黑下来了,整个林子变得黑魆魆的,有点像但丁笔下的黑森林了。不时有虫鸟奇怪的声音传到我的耳中。我想我应该尽快离开,离开这个我曾经多么熟悉的旧林,它以后只属于我的过去,只能留在我的记忆深海。今晚从这里走出后,我不想再回头,我将要去寻找我新的林子,新的乐园,它在哪里呢?我现在也不知道。那就且走且看吧。掌灯时分,前面有了稀疏的灯光,周围的人们,会陆陆续续将灯火点燃,为这个黑夜传递出温暖与光亮。就像巴金说的,几盏灯甚或一盏灯的微光固然不能照彻黑夜,可是它会在夜里给一些人带来一点勇气,带来一份温暖。

人都在寻找温暖与光亮的。周围,回荡着梦幻般若断若续的应和声。我迅速回望了那林子一眼,然后转过身来加快步子,朝着前面的路走去。

【樟林深处】

入春以来,天气总令人捉摸不定,忽而阳光融融,湛蓝的天空游动着几朵白云,光洁而纯正;忽而细雨霏霏,近前的浅绿点缀在蓊郁的远山,清新而明快。穿过冬天漫长的夜,我们一路寻访春的踪迹,寒冷的影子,每天都瘦下去一圈,春色就像等待化装的新娘,正急不可待地将花朵插上枝头。

吃过晚饭,暮色渐沉。原想借着慵懒躺下来看看电视,孰料听到窗外渐渐有了滴滴答答的雨声,心里怦然一动,也许到底经不住春的诱惑,便有了一种想去户外看看的念头。尤其是后山那片樟木林,在日复一日的忙碌中已许久未去,心里隐隐地生出几分牵念,于是,披衣提伞出门,想去虚空中聆听绪风,然后悟天地之灵秀。

行经一碎石小道,再绕过一园林花圃,便到了那片我熟悉的樟树林。当年,位于山脚的这里曾是一片废地,但见藤蔓缠绕,灌木丛生,茅屋麦陇,涧水中流。后来不知道是哪位人物偶尔踅足至此,感慨如此宝地,竟无人能识?于是以最快的速度做好植树计划,随之,振臂一挥,一呼百应,不出一月功夫,尽见拇指粗细、一人见高的幼樟排列开去,遍及山脚,与山上的林木相接,缀成了后山一方新景。若干年过去,幼樟均已长成碗口粗的大树,三步一棵,五步一株,坚挺地站立成一壁丛林。树的枝干与枝干沟通,叶与叶重叠,几乎是遮盖住了整个天空,只漏下斑斑点点的零碎光亮。所经过者,无不驻足侧目,好一处赏心悦目的林子,真乃风光占尽,不虚此归。于是,从前偏于一隅的山地,如今已成喧闹中人求得片刻安静的“世外桃源”了。曾几何时,我亦最喜择暮云合璧的黄昏携友来此闲游,或窃窃私语,或空对远山,你置身其间,哪里还会生出烦恼和忧伤呢?就是偶尔惹一些创痛,来此间转悠一圈后,竟也可以不治自愈。

循樟林纵行数十步,恍闻声响,不由得有些怵然,毕竟天已向晚,人迹杳然。但念及自己一向是个喜欢尽兴的人,慢慢呼出一口气后再朝纵深处走去。岑寂之中,忽见池中细鱼,亭上飞春,雨后清响,如鸣佩环,石壁光滑,五色杂错。如何地纤埃不至?如何地宜咏宜诵?欣欣然有若入神仙府第,浑然忘我!难怪陶潜那样“种豆南山下,悠然见南山”,而柳宗元则至爱山中的石潭和小丘。如此说来,还真可以忘却红尘与闹市的喧嚣与芜杂,真乃依山瞰水,心远地偏。

忽然听到小提琴协奏曲《神秘花园》于幽暗处渐渐响起,其声忧伤清婉,千肠百转,欲沉欲浮,欲飞欲止。朦胧中犹见一仙袂飘飘的失意女子面对远去爱人缱绻不舍,如诉如泣,如痴如怨,有无限思念的缠绵,也有永世难忘的伤痛;又仿佛站立着一位在成败中沉浮的如山好汉行走在逐日的荒径中,有顽强追求理想的勇毅和执着,也有背负青天的沉重和压抑。我的一颗心此刻穿行在这样的旋律中,刹那间痴痴怀想冥思久久不能够自已。仿若半空里忽飘下云朵,那云朵里浸透着淡淡的蓝色,又甚或是月夜里落下点点星光,携带着朗月浩然的清辉。人在幽僻的花径漫步,全然忘却此时何年?此处何方?但见这音乐的好处,恐是断断不能用言语来描述的。而且很自然地让人联想起一些最为实际的问题,比如: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到底是什么?人在现实中须得如何应对种种方能够安然生存?人什么时候才可以将自己安放在一个舒心惬意的地方?

路,还在前面延伸,我的步子稍稍放慢了一点。这时,突然记起了一句犹太名言:“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不免汗颜起来。以写《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昆德拉曾经解释说:“为什么上帝看到思考的人要发笑呢?那是因为人在思考,却又抓不住真理。因为人越思考,一个人的思想就越跟另一个人的想相隔万里。”难道哲学意义真是这样理解的吗?那么我想问问,如果我们现在都站在这片樟林里,是不是会有同样的感受呢?如果你志存高远,想突破自己的围城去努力完成将举未举的事功,还能够在你的周围发现理解和接受你的人吗?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是之谓也!在理想与现实面前,我们究竟应该沉湎在传统生活方式消失的挽歌里,还是应该沉醉于文明进程推进的讴歌中呢?记得陈建功先生在《奔波的人生与诗意的守望》一文中说得很好:“传统”令我们活得从容不迫。我们可以“戴月荷锄归”、“把酒话桑麻”,却又时时陷于被时代潮流抛到一边的恐慌,却又时时地处于脚逐的紧张和对生活终极意义的怀疑之中。

就在这样行吟似的漫步中,我的心如同在小雨中洗涤了一番似的,不期然而然地开始明晰起来,多日来的焦虑和郁闷逐渐消逝。此时,一只鸟儿正好从远处落在前面的树上,看不清是什么颜色什么模样,只听见它清亮地叫了几声之后复又扑哧扑哧地飞走了。难道说前面还有一个更合适它栖息的地方吗?莫非它一直处在这样的寻觅之中吗?循着鸟声我向前走去,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再不会有孤独感了,也再不会害怕黑暗,我的周围荡漾着热烈的旋律,弥漫着快乐的气息,我感到周身的毛孔都浸透着喜悦。

游眺甫毕,心若有察。雨在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当我回转身慢慢走出那片幽深的樟树林时,我看到前方一幢幢楼的灯光次第亮起,淡淡地传递出许多温暖。我放开步子,感觉春寒正从身边渐渐消遁……

手术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呢哈尔滨比较好癫痫医院有哪些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费用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