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之韵”征文】秋天里的微笑(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武侠仙侠

午后的一觉醒来,忽而想起,按惯例,休息日是要给老家的父母通个电话的。每次都会先打给母亲,拨不通时,才会拨父亲的号码。

白天父亲常会忙于田间,嫌兜里揣个手机干活不便,就常常不带在身边。到了晚间通话时,一说起田间的事,父亲都是问一句答一句,寥寥几句彼此无话,便只好挂了。

母亲则不一样,特别健谈,一个关于天气的话题,就能聊上大半天。

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待说起身体状况时,不忘了顺便问一下父亲的情况。母亲说,父亲依然是大拇指时有疼痛,其它都好,能吃能睡。

大拇指疼痛,多年的顽疾了,是长时间抓握各种劳动工具导致的积劳成疾。到医院拍过片子,贴过膏药,也吃过药,仍不能彻底根除,只是稍微缓解了一下疼痛。

曾在一年的开春,我劝服了父亲和母亲进城一起生活,怕父亲无所事事,不能久留,就在海边景区给他寻了一份清扫卫生的活儿。

乡下人务农不像城里人做工,劳逸结合,有休息日,父亲头脑里根本没有休息的概念,也就没有休息的习惯。人家说明天你可以不用来了,在家休息吧,父亲不肯,照样去上工。过年那天上午,父亲都去了大半天,我还暗自窃喜,以为父亲喜欢上了这一份工作,不想过完了年,父亲就张罗着要走。过完十五,父亲坚决地背上了包,带着母亲弃城回乡,继续其耕种的生活了。

在寒冷的冬天里,我专门接二老进城过冬,毕竟乡下的平房不如城里有暖气的楼房暖和。父亲自从住进胃我家里,每天除了呆坐着看电视,就是躺着昏睡,总说浑身不舒服,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我知道,父亲就像老家山坡上的一棵树,早已习惯了那里的土壤和水份,突然移到城里,他就会不适应。

父亲这棵树毕竟是老了,枝干枯槁了,已不如从前那样有韧性了。

听母亲说,父亲也承认自己的身体不如从前了,有时说累了,念叨着来年地不种了,可到了来年,春风一吹,又来了精神头,又去田里种了。

在电话里,我多次说过,别种了,父亲不语;我多次质问过,到底要种到何时?父亲也不语;我甚至还带着不屑的口吻嘲讽过,种那几样破东西也不值几个钱,我给你在城里找个看门的活,一年的工资不知能买下多少你种的那些东西呢?电话那头只能听见父亲喘粗气的声音……

聊过多时,放下母亲的电话,听见窗外有“啪”“啪”的敲击声,疾步窗前,只见前楼下一个老阿姨正蹲在地上,左手撰一把豆棵子,右手握一根木棍,一棍敲下去,干燥的豆荚受力瞬间炸开了,一颗颗金黄的豆粒便滚落到地上一块平铺的塑料编织袋上。

我知道这豆棵子的来源。新建的小区的围墙外闲有一块空地,地上坑坑洼洼的,还被人倾倒了几堆建筑垃圾。

今春一日路过那里时,发现石块和砖瓦块被搬到了地边上,空地上拾掇出了一块干净的地方。我猜想这是有人要在此开荒种地了。

又过几日路过那里,果不其然,一位老阿姨正弯腰用铁锹挖土,挖起一锹在地上摊开,拍碎了里面的土块,再拣出里面的石块扔向地边。我想这阿姨应是来自农村,多半是奔儿女而来的,闲暇之余也不忘本。

待草木青青之时,那一小块面积不大的田里种的样数还真不少,有生菜、茄子、西红柿和小白菜,还有几垄黄豆。

望着老阿姨身边的一堆豆棵子,“啪”“啪”,老阿姨不紧不慢的敲击声。那声音由远及近、由弱变强,在我的耳畔响起,那声音好像有父亲一声声“嗨,嗨”的用力嗓音……

记得小时候,秋天收割回来的豆子,会在天寒地冻之时铺开在整个院子里,要等到地面上冻打豆,以避免打豆时豆粒嵌进土中。

打豆,需要挥动着连枷不停地连续地捶打。父亲会从院子的一角开始打起,整院子的豆棵子被打平了、打实了,需要半天的时间。待一面的豆棵子被打得皮开肉绽后,又会翻到另一面继续捶打。父亲挥动着连枷捶打时,口中会发出“嗨、嗨”的自我鼓劲之声,那声音听着充满着力量、充满着豪情,引得我蠢蠢欲动,走上前接过父亲手中的连枷抡了起来。挥动连枷是需要一定技巧的,要会使那一股子劲儿,抡不明白的话,翻飞的那截连枷会击打到后脑勺,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整院子豆棵子被打得支离破碎后,会被捆成捆垛到别处,地面上就呈现出一层金黄的豆子,母亲这时会喜形于色地拿着簸萁出场簸豆了。父亲一会用扫帚扫,一会用木锨推,把地上的豆粒聚拢成一堆。此时我发现,平时不善言笑的父亲,叼着老旱烟抿着嘴,眼角和眉梢里都盈满了微笑……

老阿姨敲打完了她的豆棵子,便用双手把豆子在编织袋上收拢到了一起。豆虽不多,但老阿姨笑盈盈地望着那一堆豆,很是满足,很是开心,很是享受。

此时,我不由地想起了远方的父亲,自从离开家乡二十多年未见父亲秋收打场的场景了。

付出,总会有得到,有些得到,能够看得到摸得着,而有些得到,只有自己的心知道。

天色将晚,落日西陲。此时的太阳收起了它耀眼的光芒,露出一张圆圆的笑脸,笑得那么迷人,笑得那么美丽。

此刻,我莫名地有了一股迫切的冲动,一会要拨通父亲的电话,好好地和他聊一聊今秋的收成……

合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癫痫病的早期怎么治沈阳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