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老牛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武侠仙侠
摘要:九斤老太疯了,再也不提一代不如一代,逢人便问:“天黑不让点灯吗?” 赵二爷在末庄出生在末庄读书,后来经在京城做官的大舅子提携,做了半年小吏,去京城见过他的人回来说,那威风、那阵势、啧啧!他们把皇上出宫的威严安在他赵二爷身上。道听途说的赵二爷威风劲儿,末庄人是领教了,如今赵二爷真的做了县太爷,更是前呼后拥,生人必须统统回避。每次出行必兴师动众,很容易让人想起湘西人赶尸。赶尸匠大都在夜里赶路,领头的敲着一面铜锣喊:“湘西赶尸,生人回避,家家闭户,户户关灯”,诡异而神秘。   赶尸怕受惊,铜锣一响,家家户户关门吹灯,绝不敢看的。据说更怕狗,若是被狗咬了,那尸体就再也迈不动脚,天一亮就麻烦了,鬼魂怕见日光,公鸡打鸣就能吓它们一哆嗦,赶紧找座破庙打尖休息。   赵二爷是活人,不怕光,可是他怕生人,熟人也防着,所以每次出门视察他的田地,都是前呼后拥的仪仗,早早地贴了告示,赵爷定于某月某日到此视察,请家家闭户,不许随意走动、不许交头接耳、不许拿弹弓、菜刀逐户登记,没有衙门证明,镰刀锤子禁止销售,违抗者后果自负。一时间,保长、里正跑前跑后挨家挨户地通知了一遍,这也不放心,临时抽调一批乡勇、团练把守各个路口制高点。这阵势咋看都不是防狗,明显地是防人,防谁呢?当然是那些末庄的百姓。   小牛是老牛的儿子,从懂事那天起,就知道阿爹老牛租种赵二爷家的地,自从邻村的杨白劳喝了卤水,老牛家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赵爷派人来说:“邻村死了人,时代也进步了,我们也要与时俱进不是,秋后算账容易,出杨白劳式事故,赖账不成就自杀,他丢了性命,却坏了赵二爷的名声,打今儿起开始,种地要上打租,实在交不上赵爷的小舅子放贷,你们可以到他那里借!”   老牛抽一口旱烟袋叹一口气:“一代不如一代,不好过嘞!”九斤老太就说:“你咋抢我的话说,哼,一代不如一代!”拐着一双小脚轰小鸡去了。   过了几天,赵二爷的仪仗果然摆开了阵势,开路先锋,保驾护卫,俨然皇帝出宫,浩浩荡荡,煞是威武。临时组团的兵勇团练就不一样了,他们无精打采地在各个路口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闲话。内部消息说,赵二爷穿的新装是从丹麦宫廷高价聘请的御用大师设计的,末庄人兴奋不已,都希望一睹赵二爷风采,谁知一道告示把大家锁在家里,开个门缝偷看两眼没事吧,伟大光荣正确的赵二爷要来视察呢!   七月的太阳炙烤着末庄空旷的街道,石板路煞白,明晃晃地如镜子一般,商户早早关了门,行人早早回避,屋角的阴影里一条狗伸着舌头在打盹,树荫下几只母鸡扑打着翅膀,扬起一片尘土。   黄昏的时候,有风吹动柳树枝,先是几匹快马,哗哗啦啦地跑过,接着又是几匹快马,鸣锣开道的仪仗走过来了,通红的一片,先过来的两边站好,肃静,回避的避讳牌储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声音,也没有舞台上的伊伊呀呀,老牛才知道外面不是演戏。   小牛偷偷把门打开一条缝,正好与赵二爷的仪仗打个照面,他哪里见过这么威严的阵势,心里一哆嗦:“俺的那个娘来,怪不底不叫看呢,心慌着嘞!”   老牛过来敲了小牛后脑勺一烟袋锅:“你龟仔仔知道个甚嘞?老子过去见过县太爷,磕过头呢!心慌个什么幌子?去,关门屋里黑,把油灯点上”“你说那是老黄历,老百姓哪有不怕当官的?人家是官家!”小牛嘟囔。   九斤老太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过来趴在门缝往外瞧:“一代不如一代,你汪汪人家,啧啧,一代不如一代!”   一家人正说得热闹,就听“嘭”的一声,门被人一脚踹开,后面跟着冲进来几个穿制服的兵勇,老牛当时就傻了,九斤老太也张大了嘴,小牛一个箭步挡在兵勇面前:“咋的?你们要干啥?”   为首的一个小白脸估计是个官,走到小牛跟前说:“干啥?保卫我家赵老爷的,你挺牛逼呀?”说着轮圆了胳膊一巴掌扇过去,把小牛煽了一个跟头,后面几个兵勇一起向前,一顿拳打脚踢,小牛在地上缩成一团。   老牛看孩子挨了打,这还了得?拎起屋角竖着的一把撅头大吼一声:“我看哪个鬼仔仔再动一下?”   “你敢造反?”小白脸回身紧紧盯着老牛,“上峰有令,不许交头接耳,不许议论赵老爷,头更天不许点灯,你不知道吗?触犯了王法,该当何罪?”   小牛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有气无力地辩解:“我们只不过说了几句家里话,又没说赵二爷个不字!”   “那我们不管,我们就是执行命令,随便说话就不行,一会儿你们得跟我们走一趟!”   “什么?还走一趟,你们踢坏了我家的门,随便打人,还跟你们走一趟?还有没有王法?”   “少他妈跟我提王法,赵老爷就是王法,老子就是王法,他妈的你不服是吧?给我打!”   天地一片黑暗,黑暗里是恐怖的撕裂声。   不知过了多久,小牛清醒过来,身子在地上,他想翻个身,胳膊腿软绵绵得疼,试了几次身体都没有反应,估计可能骨折了,脑袋晕乎乎的,眼睛被血糊成一条缝,余光里九斤老太正趴在老牛身上哭。   老牛死了有一会儿了。   九斤老太疯了,再也不提一代不如一代,逢人便问:“天黑不让点灯吗?” 武汉专门医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家河北儿童癫痫可以治疗吗哈尔滨看羊羔疯去哪家医院好湖北能治愈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