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南】父亲做的面板(散文)

    望着眼前这张手工制作的面板,我内心充满了柔情。我家的这张面板,出自父亲之手。婚后第二年,为解决两地生活,分家搬往异地。当时,家里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一张面板。因为面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看点·红尘】半学修心半读书(散文)

    细说起读书的往事,总会想起一些人。有些是认识的,有些是不认识的。但不管怎样,在我踏上读书这条道路之后,是他们一个个往前推我一把,再推一把,我很是感激。80年代中期,我在城里读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旧林寻踪(散文外一篇)

    这片林子,是我曾经的乐园,若干年里,与我居住的大院毗邻,成了我生命中最为依赖的好“邻居”。试想在今天这个时代,终日生活在成堆的水泥钢筋之中,如若没有这片郁郁葱葱的树林,该是多...[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回忆我的外公外婆(散文)

    清明节到了,舅舅和表兄弟们要为去世多年的祖父祖母立墓碑,记忆中外公外婆的点点滴滴便涌上心头……1918年,是近代史上新文化运动开启之年,那一年,外公外婆相继出生了。外公叫王炳泉,是...[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金水水 奶水水(散文)

    “爱英,你记不记得我奶过一个女子?”三妗子盯着我妈问,声音里满是期待。“你还奶过一个女子?甚会儿?我记不得了。”妈说。“怎么?你不记得?我生了第一个孩儿没养住,就奶了一个女子...[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话说“腊八”(随笔)

    凝寒迫清祀,有酒宴嘉平。宿心何所道,藉此慰中情。——北齐·魏收——《腊节》常言道:腊七腊八,冻死俩仨。每年我都并没注意,今年可谓实实在在地感受了一番。昨天的天气还没感受到那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秋之韵”征文】秋天里的微笑(散文)

    一午后的一觉醒来,忽而想起,按惯例,休息日是要给老家的父母通个电话的。每次都会先打给母亲,拨不通时,才会拨父亲的号码。白天父亲常会忙于田间,嫌兜里揣个手机干活不便,就常常不带...[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摆脱失眠的困惑(散文)

    当她是还我女朋友的时侯,我就见她总是在吃一种小袋包装的药。好奇心驱使我探个究竟,原来这种绿豆大小的中药粒的名称是“益脑安神丸”。她告诉我,她的睡眠不太好,需要吃些安神类的药物...[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星月】用心灵记录时光_1

    清晨,我照例想出去走走,时钟刚刚指向7点,洗漱完毕,迎着早晨清新的空气向外走去。  天空淡蓝,雨后的大地,散发着泥土的芬芳。太阳还没有露出它...[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11【轻舞】老牛

    摘要:九斤老太疯了,再也不提一代不如一代,逢人便问:“天黑不让点灯吗?” 赵二爷在末庄出生在末庄读书,后来经在京城做官的大舅子提携,做...[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