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墨海】平凡家庭里的那些平凡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理论
摘要:平凡家庭里的那些事也是极其平凡的,可是我们时时处处都能感受到亲情和爱情的甜蜜和幸福。    一、叫来的媳妇   我高考落榜不久,有人就给我介绍对象了。我还想复读,一百个不情愿。可是我妈见那女孩比我还高出半头一口应承下来了。人说梢头瓜大,可我在几个兄弟中个子最矮。我想:找个个子比我高的女子做媳妇也不错啊。后来我也就同意了。   放寒假,要过年了。妈说:“给你丈人家送礼去。”那时我正在复读,第一次给丈人送礼,既迷惘又激动。妈早把四份礼准备好了,烟酒活鸡,还有两条大红鱼。那时未婚妻已经在供销社当营业员了,我欢喜异常,就三下五除二把烟酒和鸡绑到自行车上。年年走丈人多,街上红鱼脱销不好买。我家不仅买到了,两条大红鱼还一般大小。比我大两岁的小柱子连赶三四个集都没买到,见到我家的大红鱼特羡慕。被人羡慕是件开心的事儿。妈把两条大红鱼装在袋子里包着。我说:“挂在车后架上也中。”其实我就是想炫耀一下,让更多的人知道我走丈人有大红鱼。妈没说什么,我就用柳树枝穿住鱼鳃把两条红鱼别在自行车后架子上。那天,天气特好,没风,比旁天暖和多了。我兴高采烈踩着自行车脚板,右腿轻轻一抬,我就骑自行车走丈人了。一路朝阳一路歌,自行车在通往丈人家的小路上行驶着,两条大红鱼在自行车后面欢蹦乱跳,像两团燃烧的火焰,我心里暖暖的,开心极了。快要到丈人家了,我转脸朝后一瞧,自行车架上的两条红玉不知什么时候没了。通往丈人家的路蜿蜒曲折,一定是被我颠掉了。我顿时慌了手脚,赶紧打道回府找鱼,可是过了一沟又一坎,哪有鱼的影儿?路上行人不少,我见一个问一个,可也没问出半点线索来。原先走丈人的欢喜劲儿一下子烟消云散。   到了丈人家,我不敢把自行车上的礼品卸下来。坐在丈人家的凳子上一言不发,一动不动。丈人问我:“你爸今年多大了?”我只知道丈人比我父亲大,可是我父亲多大年龄了,我不知道。丈人又问:“你家几亩责任田?”我每年农忙都要下田做活,可是有几亩责任田,我也不知道。那时未婚妻也在场,好像不开心,走出了堂屋。我心里老想着路上丢鱼的事,就紧紧地跟在未婚妻身后。我见旁边没人了,说:“妈买的两条大红鱼,路上我弄丢了。”未婚妻很意外,不说话。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恨自己粗心大意。这时丈人过来招呼我上桌子喝酒吃饭了。我急了,抓住未婚妻的手说:“大姐,我求你了!”未婚妻先是一惊,很快又扑刺一笑,说:“快去陪我爸喝酒吧。”一脸的没事儿。后来,丈人丈母娘知道我过年送给他们的两条大红鱼路上丢了,也没说什么,倒是抿起嘴直乐。   哎!是不是我叫未婚妻一声“大姐”的缘故呢?我的婚姻是媒人撮合的,可是我觉得也有我叫来的一份啊。      二、夏天做番茄酱   做番茄酱,留着冬天吃。   那时我家穷,没有取暖器,也没有电热毯,冬天被窝冷似铁,我就用盐水瓶焐脚。夏天不用盐水瓶焐脚了,我就把番茄酱装进盐水瓶里。   有一年夏天,街上番茄烂贱,十块钱装一蛇皮袋不是神话。那天下班了,我就花十块钱买了一蛇皮袋番茄。那时女朋友在我家过夏(过夏又叫过六月),见我拖一蛇皮袋番茄,一脸的惊讶和迷惑。我说;“吃不完就做番茄酱。”女朋友睁大眼睛还是不相信。我拣出一些个大皮薄红透了的番茄,用清水洗净,就放在阴凉处。番茄上的水干了,我就开始做番茄酱了。没皮的番茄不仅好看,口感也不错。我就一个个剥去番茄皮。番茄皮全剥去了,我就用刀把番茄切成碎丁状塞进盐水瓶里。盐水瓶口小,朝里塞番茄不能心急,要耐着性子一点一点往里送,这就像我当初追女朋友时用的是文火慢功。   焐脚的那个盐水瓶塞满了番茄酱,我又跑到药房要了几个。记得那次我做了三瓶番茄酱,我对女友说:“煮番茄酱吧。”我说,生番茄酱容易腐烂,熟了的番茄酱则不会。我把三个盐水瓶绑在一起,立在锅里。天空里没空气,人活不了,瓶里要是有空气,番茄酱受到空气的氧化,就保存不了多长时间。我就在每一个瓶塞中间插上一根空心皮筋。水温升高,瓶子里的空气就会通过这根空心皮筋冒出来。水开了,番茄熟了,我立马把瓶塞上的空心皮筋扯掉,重新把瓶口封好。这样,番茄酱就能一直保留到冬天,甚至过了年也不会变质。   冬天到了,女朋友已成了我的妻子。也许她早已忘了夏天我做番茄酱的事。可是那时她怀孕了,妊娠反应厉害,吃什么都闹心,两颊憋得绯红。我看着心疼,可又不知如何是好。那天她又呕吐了,吐的胃里空空的,却什么也不想吃。我忽然想起夏天我做的三瓶番茄酱,就对妻子说:“番茄酱,你吃吗?”妻子一听,两眼放光,立马来了精神,说:“我就想吃番茄酱,快!”我抱出一个瓶子就朝碗里倒番茄酱。妻子有些等不及了,说:“我先尝尝。”就用汤匙舀了一下送到嘴里。我知道白糖拌番茄最好吃了,就对妻子说:“放点白糖吧。”妻子头也不抬,说:“不用,这就很好。”一口气吃了小半瓶。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没想到我做的番茄酱派上了用场。   现在,反季节蔬菜到处都是,谁还稀罕做番茄酱?可是妻子忘不了那年夏天我做得番茄酱。      三、跟父母分家   婚后不久,有一天妈说:“分家吧。”分家就是我从今往后不跟妈一锅吃饭了,而是自己另开灶了。树大分叉,人大分家,我知道是这么个理,可是心里老是觉得不是个滋味。分家了,妈给我米面,还让村干部把妈种的地划了一块给我。我看着妈为我买的崭新的锅碗瓢勺一脸的茫然,媳妇也不知所措。   分家,第一顿饭吃什么呢?我问媳妇,媳妇问我。我对媳妇说:“下饭店吧。”媳妇高兴了。可是妈挎着一只小竹篮过来了,里面有把洗净的青菜,有块刚买的豆腐,还有两棵嫩大葱。妈把篮子朝地上一丢,说:“自己做去。”就走了。媳妇傻眼了,就用刀咔嚓咔嚓剁青菜。那时我们做饭还是烧柴火。媳妇对我说:“到草垛上扯抱草来。”稻子收下来了,稻草就堆在看场上。我去了,很快扯了一抱草回来。这时媳妇把青菜剁好了,豆腐也切好了。媳妇说:“你烧火,我掌厨。”平时媳妇伶牙俐齿,心灵手巧,我一百个同意,就把稻草塞进灶洞里。我不会烧火,灶洞里的稻草塞了不少,火却灭了,尽冒烟。媳妇被呛得咳嗽不止,我也闭着嘴跑到锅屋外面透口气。我在外面透了几口气,又钻进锅屋烧火。媳妇低头朝灶里看,见里面草也不少,灰也不少,就训我:“这草你不能匀着朝里放?”说着,就用根木棍把灶底里的灰往下扒。灶里有空隙了,火才呼呼地着起来。铁锅在火的作用下,腾腾地直冒热气,媳妇手脚不停,怕菜炒糊了,就用铲子在锅里翻,还不时的朝锅里添水。   火灭烟尽,我们分家后的第一顿饭终于做好了。媳妇把青菜豆腐放到桌子上,我捧着碗,捏着筷子却不吃,心潮起伏。以前我跟爸妈姐弟一桌子吃饭,叽叽喳喳,热闹非凡,不亦乐乎。可是分家了,我就跟媳妇两人面对面,有失落,有无奈,还有几分羞涩。媳妇见我不吃,就夹了一筷子菜放到我碗里。我吃了,心头一紧,对媳妇说:“呀!这菜里你忘记搁盐了。”媳妇不信,说:“我尝尝。”果真如此。媳妇说:“炒菜时,我好像搁盐了,怎么一点儿不咸?”我说:“油,你也忘放了。”我们吃的都是菜子油,平时妈无论做汤还是炒菜都是油汪汪的浮在上面,很是惹人注目。可是媳妇炒的青菜豆腐,连一点油星都没有。媳妇见菜里也忘记放菜子油了,唉声叹气,说:“忘了忘了,全忙忘了!”我就冲媳妇笑。这时,妈从外面进来了,就把她炒好的一份菜端给了我们。妈说:“不分家,一辈子也不会做饭。”媳妇和我就不住的点头称是。   分家,我和媳妇没了依赖和指望,就亲自下厨,渐渐的就什么饭也能做了,什么菜也难不住了。不过,有时我和媳妇还会到妈那儿噌吃。我和媳妇有好吃的,也会送一份给爸妈。分家,不分心。      四、过年吉利话   记得有一年我还在苏州时,乘车到市区逛观前街,片片竹林不时映入我的眼帘。我们那儿也有竹子,但只能在父母的乡下见到。   要过年了,老婆说:“去,买棵摇钱树来。”我只知古时在节日或喜庆日用火烧竹,发出爆裂声,以为能驱除山鬼。可是竹子成为摇钱树从何兴起的呢?哎,老婆图的是吉利,我只得上街去买。可是我寻了几处都不见竹子的身影。老婆就让我到乡下弄。县城离乡下的老家有二三十里路,乘中巴载竹子显然不妥。让年逾古稀的老父送来更不行。我干脆骑自行车回乡下。竹子弄来了,用老婆的话说是摇钱树进家门了,老婆兴高采烈,把早已染了好几种鲜艳色彩的花生和白果捧出来,一粒粒捏开道缝儿衔住了摇钱树的叶子,一会儿摇钱树笑得弯了腰。   小时我在乡下,父母也让我到小镇街上买过竹子。买回来的竹子我就朝磨盘孔里一戳了事。那时磨盘是先辈用来磨面粉或磨粥用的,就在院子中间。过年了,不推磨了,闲着就用来戳竹子。现在到了城里,住进了筒子楼,摇钱树“种”在哪?我笑老婆俗气,甚至迷信。可是走到阳台上,推开窗户一望,不少人家的摇钱树都缚在防盗窗的栏杆上,也有戳在小区的草坪上的。风一吹,摇曳生姿,哗啦啦响个不停,就像燃放的爆竹。图吉利,没想到摇钱树成了小区过年一景。   平时吃饺子,我离不开醋。过大年了,吃年夜饭了,老婆说什么也不让我吃醋。北宋苏东坡有诗“龙邱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柱杖落手心茫然。”因妒妇吵闹如狮,动物园里的狮子又要天天吃醋调味助消化,所以人们就把男女之间在爱情生活上产生的嫉妒心叫吃醋。过年了,包饺子,吃年夜饭,老婆不让我吃醋,也说图个吉利。可是不如意的事儿也会发生。老婆掀开锅盖,一股腾腾热气扑面而来。老婆惊叫着:“呀!挣了!”有几分兴奋,有几分激动。我莫名其妙,上前探头一看,原来有几个饺子在开水锅里破了皮,饺馅全跑汤水里了。老婆先盛一碗饺子给我,我伸手刚接过,就听“啪”的一声,灶台上的一只瓷碗落了地,唏哩哗啦摔得粉碎。女儿惊得目瞪口呆,我也不知如何是好。我想一定是老婆不小心碰着了碗。这时老婆乐得脸上如盛开的一朵春花,红光灿烂,老婆说:“岁岁平安。”一脸的没事儿。也难怪,老婆从厂里下岗,一时无所事事,就在步行街摆摊卖水果。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辛苦得很,不像企业白领或机关里的公务员,风不吹发日不晒脸,有舒适的工作环境,有稳定的工资收入。有时行情不好,老婆白忙乎或陪钱是常有的事。饺子挣了,老婆是希望她的水果生意来年日进斗金,甚至天天见大元宝。我呢?客居他乡,在民办学校做教师有几个年头了,彼此牵挂是难免的。记得过去有一天夜里,我睡得正香,手机响了,原来是老婆打来的。我觉得不祥,劈头就问:“出了什么事?”老婆幽幽地说:“睡不着。”然后就叮嘱我多穿衣服防止感冒。我说我们这儿暖和着哩。老婆又叮嘱我不要因为忙着上课不吃早餐,我说学校一日三餐定时定点,我没落一顿哩。老婆还不放心,又嘱咐我学生家长请吃酒,不要喝醉了,我说我本来就滴酒不沾,不用你担心,老婆放心地放下电话,我却一夜无眠。   如今过年了,吃年夜饭,老婆就是祈愿我孤身一人在外,健康平安,没有什么事。      五、给父母送过年钱   那年寒假快要开始了,但离春节还有不少天。   我回乡下,在母亲那儿吃过午饭,我才想起自个来时太匆忙了,什么也没带,连母亲血压高常吃的降压药我也忘了。临走,我从中包中掏出200块钱给母亲,母亲说什么也不要。母亲进入古稀之年,跟老父一起还在家门口开了一爿代销店,生意不错,收入也不错,平时花销根本不用我掏腰包。我急了,就说:“妈妈,这是我给你的过年钱。”母亲说:“离过年还远着哩。”母亲还是不要。我说:“寒假,我要是给学生补课了,春节前我就不回来了。”无奈母亲只好收下这200块钱。   我有四个姐姐,两个在乡下,两个在城里,腊月26这天几人说好了要到母亲那儿,我也跟着去了。几个姐姐大包小包买了不少过年礼物送给母亲,临走各人还掏了500块钱。我这次随行,自然也不会空手。酒足饭饱后,几个姐姐就先后把过年的钱掏了出来。我在一旁就拿出300块钱来。可是母亲不要,母亲说:“过年钱,你不是给过了吗?”几个姐姐对我先行一步的孝心也觉得意外,就对我说:“给过了,这次就算了。”可我想:现在物价这么高,200块钱实在买不着什么东西,就觉得寒碜,太少了。我急中生智,就说了假话:“那次过年钱是我给你的,这次过年钱是祝华(我妻子的名字)给你的。你要不接,可就把儿媳妇当成外人了。”几个姐姐听的有道理,也就劝母亲收下了这300块钱。   后来,一个老婶子见到我直夸我孝顺,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觉得离孝子还有一段距离。原来母亲那天拿着我提前给她的200块过年钱,逢人就炫耀,整天乐呵呵的。   人说,一个人的灾难两个人来扛,灾难就减轻了一半;要是一个人的欢乐匀给两个人,就成了两个人的欢乐。若把一年里,甚至是一辈子的孝心分开来,一份一份送给父母,父母就说不定早一点拥有更多的满足和幸福。你看,平凡家庭里的那些事也是极其平凡的,可是我们时时处处都能感受到亲情和爱情的甜蜜和幸福。   武汉哪家医院羊角风治的好武汉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佳木斯癫痫病药物治疗好吗武汉中医能治癫痫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