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轻舞】亮枪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微散文
摘要:凿顶亮枪,是新与旧的对话,是与那些顽固守旧势力面对面的交锋。    年轻时当铁路建设工人,从事水电、路铁等隧洞开挖。亮枪,指的是在隧洞施工中的凿顶作业,凿顶的工具就是凿顶工人手中的“枪”。   通常情况下,凿顶的枪都是用不锈钢管做成,大约两米左右长,顶端部是二十厘米左右长的锥形,便于刺击。称之为枪那是形容,虽是金属质地,但它真正的名字还是叫“凿顶棍”。凿顶棍不能太重也不能太轻。隧洞施工渗水都很严重,在现场,工人们一般都是一身工装外套着雨衣雨裤及水靴,太重了,就笨,不便持久灵活地操作;隧洞施工面对的是坚硬的岩石,太轻了,飘浮无根,在与岩石的搏斗中,刺击又会软弱无力,不能肩负重任。   两米左右长,那是要保持与岩石搏斗的安全距离。   爆破后的凿岩现场称“齐头”。齐头,就是隧洞开凿的位置与山体、岩石相齐,这个齐头的名称一直要用到隧洞贯通。隧洞凿穿,"齐头"的称谓自然也就化为烟云,作鸟兽散,至此,施工与山、与岩石的对峙也便暂告一个段落。   “齐头”也称“掌子面”。   俗话说不破不立。搞建设,自然就是一种改变;改变、破坏旧秩序,成就蓝图、建立新秩序。   刚经过爆破破坏的掌子面面目狰狞,笼罩着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坍塌的危险。很显然,早已经习惯成自然的大山,顽固地恪守着旧有秩序,绝不会轻易向建设的新秩序作出丝毫让步。   凿顶亮枪,是新与旧的对话,是与那些顽固守旧势力面对面的交锋。其工作程序就是把爆破后岩顶已经松动、存在坍塌危险的岩石、岩层凿下来,从而解除或降低安全风险。   凿顶是爆破后掌子面上展开的第一道、也是最为重要的工序。新开辟出的掌子面是一个混沌、“上下未形,何由考之?”的世界,凿顶工将是在这个世界出现、并且活动的第一人。凿顶用时会因爆破后的岩层状况而长短不一,通常会持续十分钟左右。虽说是术语,但我们私下都叫这项工作是“找顶”。   实际工作中,找顶就是“探天之威”,或者是“摸老虎屁股”、“找老虎茬儿”,变与山体、岩石的角逐相对被动的局面为主动。当然,探天,有时候会招来雷霆之怒,一枪戳过去,就把天透了个窟窿,一时间“天倾一隅,地陷东南”,引来小坍方或大坍塌;摸老虎屁股、找老虎茬儿,也有摸、找得老虎暴跳如雷的时候,情况与探天差不多。不管是小坍方也好大坍塌也好,把安全隐患找下来了,也就把死神和事故圈定在了可控范围之内。   摸老虎屁股,我们自然是希望摸得顺顺当当,将老虎摸得服服帖帖。老虎不暴跳,天威不震怒,说明我们施工过程中诸如炮眼布局、凿眼深浅、炸药用量等环节都相对合理,我们为之付出的艰辛也将得到肯定和回报。   凿顶工人手握长枪,站立在隧洞边壁向“天空”瞭望着。当时,爆破后的硝烟眷恋着旧时光,依依不舍,一时还不肯散去,掌子面上的灯光在薄雾里左右摇摆,一付难以适应新局面的尴尬模样,找顶工借助身上的手电四下照耀着,为自己的思考探路。他以高度的警惕性、敏锐的观察判断能力,审度着敌我双方眼前的态势。接着就将蓄积已久的那静如山岳、灵如猿猴的力量注于枪端,迎着掌子面凝重娴练地就开始了雷霆万钧的“亮枪”。   随着脚下步伐坚定地迈出,金枪一抖,凿顶工人以逆袭的方式,朝着面前扑朔迷离的世界就刺出了侧击的第一枪。爆破后如山拱起的石碴就是为他搭设的工作架。身体紧贴边壁这也是常识,新段面坍塌,绝大多数情况都是从上往下塌,边壁连接着经过支护的成型隧洞,一般不会发生坍塌。   钢枪每一次刺出,都会有岩石脱落。松动的岩石脱落,作业面就多了一片稳定,安全系数也得到相对保证,代表旧有秩序的这只老虎的势力范围同时一点一点地被缩小。老虎退却一步,长枪就朝前闪亮一步,找得老虎手足无措,不得安宁。   找顶金枪在掌子面不停地闪亮、抖动、击刺、翻转。岩石上持续有力地刺击像是在向旧秩序发出严正的警告,警告它们尽快放弃顽抗,向人们梦想的蓝图缴械投降。严肃而又严正的警告震慑着建设路上的那些落后、阻碍进步的力量,就像是正义震慑着邪恶、贪婪、丑陋一样,金枪谨慎地将它们一一进行暴露、批驳,随之坚决、迅速地重拳严打,将其铲除。   当寰宇得到澄清,天空的湛蓝祥和又将回到人们的身边。   找顶的金枪像一支笔,找顶工人的双手紧紧地攥着这杆如椽巨笔,在掌子面的宣纸上或轻或重、或疾或缓、或高或低地挥毫、泼墨、运腕、拧身,每一笔亮出,都是惊心动魄,力透金石。金枪刻画出的线条方圆有致,猎猎生风,中锋遒劲,侧锋轻盈,横如列阵,顿如山崩……一笔一画,清清楚楚地书写着幸福、美好、平等、富强等等建设的标幅。   紧握钢枪的找顶工人,紧贴着隧洞的边壁移动着身体,前进的每一步,凿像是在黑夜里攀爬。他先是从一边的边壁朝掌子面亮枪,找完一边,退下来,绕道从另一边的边壁又开始亮枪。找完两边,猫身到齐头,背对着山体继续亮枪。一路上金枪闪耀,与岩石斗智斗勇。时而敲,时而戳,时而撬,时而迂回,时而包抄,时而声东击西,时而又釜底抽薪……看来,黎明虽然就在眼前,然而脚下的路却是关山万重,寸草不生的山洞里不光遍布荆棘,也同样长满了坎坷和崎岖。   找顶工人紧握着手里的钢枪,一路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朝前探索着。未雨绸缪,运筹帷幄,此时的找顶工人好比又是一位画家,紧握着的钢枪就是他的五彩画笔,他一丝不苟地勾勒、审视、涂抹,在那莽莽大山的山洞深处,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描绘着眼前的这一幅“安居出行图”。是啊,怎能不小心、不审慎、不上下求索呢?安居的家园一定要画得面对阳光、春暖花开,出行的路线也要画得看到山河壮丽,心花怒放,令人神往……   找顶的长枪又似一根金针,它走针引线,飞越高山、峡谷,穿越重重阻挠,一丝一毫地将黎明的曙光织进深沉的隧洞、织进掌子面,于是,当霞光在齐头驱散危险沉闷的阴霾,“探天之威”、“摸老虎屁股”、“找老虎茬儿”的亮枪战斗便宣告结束,隧洞施工爆破后的这第一道工序也便画上句号。   于是,寸草不生的隧洞里,播种希望的航船又开启了新的征程。   二十多年前,我有过一位凿顶工友,他机智、灵敏,曾参建过诸如成昆铁路等一些著名的铁路干线。每一年雨、汛期,大江南北的铁路总是会发生些像泥石流、铁路桥被冲、铁轨拧成了麻花之类的险情。那时,我的找顶工友已经五十多岁,然而每一年抽调抢险工人,他都是突击队里的重要战将!   后来他在南疆铁路建设工地退休,离开了他为之奋斗的建设事业。他是一位真正的艺术家,他在一次又一次亮枪的创作中,铸就了无数辉煌、足以留芳百世的经典巨作。不过,那些伟大的艺术作品,都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其落款题名的地方,都清晰地书写着"中国工人"四个大字。   隧洞“亮枪”,传递的就是中国工人的气魄和胆略。      能治好儿童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武汉哪个医院治羊角风专业癫痫发作都有哪些症状武汉检查癫痫病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