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遗落在山里的家(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txt下载

(一)土坯老屋

一个坐落在山中的小村庄。

走进这里的时候,讶于山中的植被为何如此茂盛。满眼的绿瞬间就能让我陶醉。也许是城市的喧嚣衬托了这里的安宁,也许是我的浮躁导致了这里的静寂。村庄、房子、树木、花草、老牛、小羊、还有一些追着乱飞的鸡鸭。似乎都是风景。尤其是这里的房子,确切的说是一栋老态龙钟的老屋。

老屋。我挪动着脚靠近它,努力的靠近,土黄色的斑驳在日照下,更加斑驳,脉络清晰、纹丝缝隙,刹那间,闪出熠熠辉煌。那辉煌又在一瞬间消失,留下的便是我的激动和幻想。

据说,老座屋始建于光绪16年。我扳着指头算算,也没有查出老屋的年纪,百度搜,才出来一个准确的数字122年。老屋的土坯墙稀松了。有些地方的土坯松落落,似乎轻轻一碰,便会脱落。老屋的土坯,看起来较大,感觉要大出正常的土坯不少,可能因为土坯大,墙体看起来很宽,很厚。

我用手指量了一下老屋的墙,至少有两把。从老屋的左右墙向上看,在房檐处有一小片青砖砌的檐,砖砖相错,便成了花形,似风景。

正面看老屋,三间房子面朝大山而座。门前有一个小小的塘,水清澈,一览无余,可见水底。我想起了那句:“水至清则无鱼”。确实这小池塘里,一尾鱼也没有。

没有院墙,老屋显得空荡些,旁边有两个柴堆。硬木柴堆。有条理的堆放,整整齐齐,齐齐整整,看一眼,心生欣喜。我知道乡村的柴堆,一垛一垛温暖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们。

老屋的两扇门灰灰暗暗,门卡很高,但是可以随意摘掉。老屋的窗子是最奇特的地方。一般农村房子,在门的左右两边,离地三四尺左右,各有一扇窗子。这座老屋,每一边却有两扇窗子。下边的窗子大些,和一般人家的一样。上边的窗子距离屋檐很近,估计一尺多一点。窗子小,正对着下边窗子的中间。一大一小,两扇窗子,让黑乎乎的老屋亮了许多。

老屋的瓦呈灰色,也许因为年代久远,越发的陈旧,深绿的青苔加重了它的年龄。老屋的外观古朴、厚重、简单。我在心里闪出一丝念头,老屋就像一件老棉袄,外表不起眼,却暖暖的沁人心脾。

走进老屋,一股霉味直扑鼻子。情不自禁的拿手捏着鼻子。却又不由自主的放下。久未住人,老屋地面潮湿,甚至残留下雨时节渗进的水痕。脚,用力碾一下,细碎的土面便有一层层,脚底也凉凉的沾了湿气。那层湿气,就像神话,能穿越,而我,此刻就在穿越历史。

三间框架老屋,中间用土坯隔开。左右山墙中间各留一道门。没有门,一眼便能把三间房子基本看清楚。房梁上的檩条全部成黑色,山墙上的横梁也无二色。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呆在老屋,傻傻的看,扫视一切。在老屋堂屋的后墙中间,也有一个门,可能是贯穿后院的门,但是用土坯堵住了。如今的三间房子,只能从前门出去,这是真正的农村民房。

新型农村社区改造,老屋的主人申老先生特地从从城里赶回来。有人问他:“新农村建设,您觉得好吗?”申老先生看起来很激动,说话竟然有些颤,以至于右边脸上的一个小疙瘩都抖了起来。他的眼睛些许湿润。

申老说,他79岁了。自1959年入党到今天,已经整整53年。他说他没想到还能活着看到新农村建设,更没有想到,他的老屋竟然是村里第一座改造的老屋,党的政策好。他还问新农村规划的工作人员,什么时候老屋能改造好,到时候无论如何也得再回来看看。

老人走进屋里,娴熟的在屋里翻,最后在一个框里找出一个红本本,那是他的党证,上边清晰的记录着第一次交党费的日期。整理老屋的工人还找出一个绿皮的小本子,上边写着自行车驾驶证。干活的人都笑了起来。自行车原来也曾经有过驾驶证。看着那个本儿,我猜测那是一种什么牌子的自行车呢?是“凤凰、永久、还是白鸽”,我想不管哪一种牌子,这些都是身份的象征。我甚至还想到,老人骑着自行车的神情,在山前、屋后、林荫道上,他沐浴着新社会的新风尚,那种兴奋和激动的情怀。

老屋的家什一件一件被抬到屋外。不算屋外的那扇大磨盘,老屋里竟然还有四扇小磨盘。磨豆腐的那种。一对瓦罐,一个左边有柄,一个右边有柄,我戏称为“鸳鸯瓦罐”。一个大木桶。一口大缸,带着箍,看着特结实。不少人围着缸嘀咕,这么大的缸是装水还是装粮食。我想,不管装什么,一口缸,经过百年,总也是见证了岁月的风云。旧社会也许是装粮食,新社会也许是装水,到现在,它却是一道风景。透过缸的那道箍,我看到一篇历史的故事,也或者可以说,是乡村沉淀下来的文化。

一口木箱子,腐朽了一般。令人想不到的是,这口木箱子的锁鼻却是用“康熙通宝”的铜钱制成。一口木箱子,正面两个锁鼻,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箱子后边还有两个,一口箱子,六个铜钱。老人说,这箱子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年了。

一件件百年以上的物件从一座百年老屋里搬出来。阳光直直的照射,旁边的树木,绿得精神。申老先生背抄着手,在老屋前边的空地上转悠。小水塘被简单的架了一座桥,木头桥,那些木头也是从老屋里搬出来的,黑黑的。我没有打扰老人,在一边默默的看他,他身上的蓝色中山装虽然很旧,但是很干净。黑色的裤子,黑色的布鞋。老人脸上布满皱纹,眯着眼睛,神态矍铄,眉毛长长,尽管全是白色,然,喜悦着。

老人站在木桥的边上,面朝老屋,后边是一塘清水,清水的倒影里,是高山。山上郁郁葱葱的植被,把一池原本清澈的水染绿了。

我紧赶一步,躲在阳光的夹缝里,拿出相机,对着老人侧面,留一张岁月的画面。那些古老的盆盆罐罐,陈旧的木木桶桶全在我的脚旁。老屋直直的看着我以及别样风情的乡村世界,这些,我都懂!

(二)天井院

天井院,端端正正,摆放在村子中间。

天井院房子较多,不算堂屋的三间正房,左右两边还各有三间。正房对面是一座空架房,可以称之为廊房,对,就是电视剧的廊房。雕梁画檐,是天井院最美的一处。

天井院的墙体是土坯的,不过外边被主人刷了一层白灰,所以,整座院子是白色的墙壁。灰色的瓦。可能就是外边的白灰太亮,单从外边看,根本看不出天井院的年纪。让人耐心追寻它的是房顶的瓦,以及瓦所摆出的造型。正房和左右侧房的屋顶和乡村老屋的屋顶基本没有区别。所有的独特之处,均在廊房之上。

廊房内的檩条粗细均匀。从里屋的耙簸上,能看到最外边的瓦面匀称。因为那些耙簸没有凸凹之处,平整的很。廊房上的瓦和几座房子的瓦一样,呈灰色。在廊房顶上的左右两边,有瓦块拼出的花型,像荷花,也像桃花,在花的上层,又放两个交错的瓦,似乎是遮风挡雨的意思。于是,整个花型看起来,规矩、奇特、却又含情弄水,那种造型,看一眼,活灵活现的留在心里,挥之不去。

据天井院的老主人说,天井院已经有二百多年了,建这座天井院的是旧社会的一位伪保长。当时伪保长花了大力气,从湖北老河口请来的工匠。花费数日才建起这座天井院。解放后,土地改革,政府没收了伪保长的天井院。天井院几经变革,先后做过政府的“办公室、村部、财政所、供销社。”最后被如今的主人,村支部书记买来。再次成为一方父母官的宅邸。

佛说:万法缘生,皆系缘分!

我感慨这座天井院在新旧社会的际遇。如果按照中国的官职分类。旧社会的伪保长和新社会的村支部书记,官职应该差不多。最初建这座房子的是伪保长,最后住这房子的村支部书记。起点和终点,因缘际合。折射出的却是两个社会的巨大区别。

从最外边的大门口看院子,活脱脱的三重门。大门、廊房门、堂屋的门。直线的三道门,从外边能看到里边,从里边能看到外边。

我很喜欢这座建筑,虽然简单,却甚是美观。

在主人的邀请下。碎步走进院子。站在天井院中间,抬头,一块四方的天,蓝莹莹的,飘过一朵云彩,我拢起双手,尽力的想拦进一片梦想,有关于天井院的传说和故事。那朵云,却悠悠的飘走。我哑然失笑,开始打量这座院子。

左右两边的侧房,稍微的低些,矮了一截。当然,中国自国以来就正房为大,侧房必然是低些的。我甚至天花乱坠的想,也许左右两边的侧房,分别住着旧社会伪保长的小妾。不然,为何两座侧房一般大小,而且结构也是同出一辙。包括门的位置。于是,我很幽默的勾勒出一个画面,大宅门里的太太和小妾,那种争风吃醋,勾心斗角的龌龊场面。

天井院的年轻主人喜爱花草,不仅院子外边繁花热闹。院子里也是盆盆罐罐的装满芳菲。一盆一盆的花花草草摆在院子的边边沿沿上。盆里或罐里,随意的摆上奇石,无形的点缀了花和草的分量。这些盆景中,名贵的品种不多,大多是山里本就生长的野花野草,但是,经过主人的细心培育,茂盛的、精神的、快活的在天井院安家落户。

在廊房的左右内侧,各有一堆苇竹,绿绿的,满院子都能感受到绿意。苇竹很高,有点想出廊的气势。天井院的小主人很热情,笑容可掬。盛情之下,迈步进入正面的三间堂屋。堂屋前有三层台阶,一脚踏上去,猛然的心跳。情不自禁的低下头,三块整体大青石台阶,霸道的搁在地上。脑袋忽然沉重,这么大块的青石,足以体现伪保长的权利了。堂屋的陈设很温馨,靠两边的山墙,摆着黑色的沙发。屋顶被白色的装饰板遮挡了。看不到屋顶的檩条和瓦,我所向往的旧事被新生事物代替。多多少少有些失落。

不过,新社会的发展总是踩在旧社会的脊梁上。惟有如此,才能具有时代色彩。不是吗?就如天井院白色的装饰板和外墙白色的石灰。这些近时代的产物,不经意的就淹没了过去,连同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堂屋的整体品位全部围绕在黑色的沙发上。凝重、厚实、简单、古朴、怀旧。我伸出手,悄悄的摸摸沙发,心里生出一份渴望。渴望从这些蛛丝马迹中,捞出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

夕阳红彤彤一片,天井院倍加温馨。我依在堂屋的门框上,看老屋的小主人忙忙碌碌,廊房里的身影来来回回,他正在布局的是不久以后的农家乐,是农村的新农村,是吸引四方游客的老屋文化。

我的心情极好,随着老屋的每一个动作摇摇摆摆,屋外的月季开得正艳,洁白子的栀子花也不甘寂寞,丝丝缕缕的芳香不断的随风钻进我的鼻孔。葡萄架上的小葡萄一串一串,肆意招摇,这纷纷缭绕的馨香,张扬了季节。让善良的山里人,静静悄悄的沉醉,沉醉于鸟语花香中,沉醉于山村潺潺的溪流中,最后在老屋的怀抱里,安然入梦。

原发性癫痫病的发病原因有哪些呢沈阳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成都哪里治小儿癫痫武汉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应该怎么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