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相亲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txt下载
第一次相亲是经朋友介绍在银座店内。他按约定时间早早到了。他为了相亲穿了一身笔直挺拔的墨色西装,脚下的皮鞋铮明瓦亮,反射着天花板上雪白的光,耀得身边行人忍不住怀疑他脚上安装了LED。他站在电梯旁,若无其事得扫描着流水一样的顾客,嘴角划出一道浅浅的微笑。   你好,你是思贤?他背后传来一个柔媚动听的女声。思贤顺着声音扭回头,一个时尚漂亮的女生袅袅婷婷立在他身后。思贤腮上一红,急忙回身嗫喏着说,你好!可是女生瞟了他一眼,脸上就挂上了面谈牌。她皱皱眉,没有问别的,倒是问起他的身高来。   你多高?女生嘴角拉得老高同时掩藏不住鄙夷的笑意。我,我啊,一米七吧?思贤有些难为情。   搞笑,你一米七八?女生不加遮掩地笑起来。思贤脸涨的通红,嗫喏着说,我一米七。女生俯视着他笑着问:“你不问我多么高吗?”思贤仰视她说,你大约有一米七五吧?   那咱们还谈吗?女生的不满已经到了没有耐心的语气。   思贤心里一紧张,谈一下吧,你不是刚来吗?女生鼻孔里哼了一声,转过身,发出最后的通牒,有车有房有存款吗?   有啊。思贤解释说,有车,是跑了三年的电瓶车,有房是郊区九十年代的50房,有存款是家里那一叠银行卡刷烂了也取不到10万的小金库。   神经病!那女生撂下一句话,扬长而去。思贤看着她渐渐沉没到电梯横线下面去,嘴角冷冷一笑。   他看到媒人像旋风一样追下去,他想拦为时已晚。他远远看到媒人扯住她的胳膊,不停地摇晃着,待她停下脚步又比手划脚的在吹嘘着什么。他看见那女孩把头摇动得晃眼,长长的披垂的头发如风吹的波浪。但末了,看到那女生甩手义无反顾的离开了银座的大门口,消失了。   媒人回到思贤身边一个劲抱怨他。思贤冷笑了一下说,她这种女人倒贴我我也不要。媒人叹口气说,可惜了,她不信怎么办?思贤摆摆手,示意不再谈论,媒人尴尬的不知接什么话说。   首次相亲还没正式开始就这么轻松流产了。这让思贤骨子里更讨厌自作聪明的女人。      二   人们常说失败是成功之母。然而对于思贤相亲却是失败仍然是失败之母。在他朋友圈子里对他性格熟悉,以为他头次相亲就碰的头破血流一定会打退堂鼓,他们想象中他一定疾言厉色对下一次相亲说拜拜,或者说滚蛋,或者说永不;但是谁也没有猜到他竟然说:从头再来!于是接下来是岁月里,一向以单身狗为荣的思贤成了最积极的脱单先锋。   他的一位好朋友的一个劲在他耳边聒噪,向他推荐他的表妹多么多么漂亮多么多么优秀,最重要是人品多么多么好的罕见。思贤身子陷在皮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不停地一甩一甩。听好朋友推销完了表妹,思贤睁开眯着的眼,点点头说,依你这么说,这么好的女孩早就很多人追了,还轮上我这个大叔级别的份,再说你表妹能看上我吗?说到这,思贤想起首亲的时场景忍俊不忍地问了一句:她多高?   他朋友说,一米七吧。思贤笑得眼泪从眼角里蹦出来,他笑着说,这么高,模特吗,快一米八了。他朋友摇摇头,一米七。吧是口咬尾巴!思贤你怎么越来越没正经了,受刺激了?   思贤的笑还打不住,仿佛脱轨的火车一样无法控制。老半天,他才强板着腮说,算了吧。我这么矮,人家看不上。再说我多大了,也不是钻石王老五,去了很尴尬。他好友把胸脯拍打的啪啪响,我敢保证你们一定能成!思贤瞥了他一眼,问,你凭什么保证?你要是敢揭我底,我和你没完!他朋友笑着说,咱们约定的秘密,你打死我也不说。可是,我告诉你,我表妹可是个真好女孩子,要不是她表哥,我早就下手了。思贤撇撇嘴,你这是贼心兔子胆!好了既然你都这么辛苦说了,不见一面似乎对不起你那张吐沫横飞的嘴巴,你说个时间,见一面吧!   她还没毕业呢。他朋友伸伸舌头,做个鬼脸。思贤说,没毕业你还说得什么劲?他朋友说,这不是怕你被别的女人抢走了吗?思贤再次笑起来,我都给人当残疾晒了,你还嘲笑我?   他朋友说,这次他是满脸严肃说,到明年夏季她就毕业了,到时我安排你们约会。思贤腾地从沙发上立起来,到时你表妹要没有对象,我还等她。他朋友笑着点点头。对了,思贤又问到,她叫什么名字?萧诺。他朋友一字一板的说。思贤点点头,好名字。   思贤活动了一下发麻的腿脚,扭扭身子,甩甩胳膊,大步向门口走去。干什么去?他朋友嚷道。思贤头也不回,相亲去。啊,他朋友嚷道,你不是答应等我表妹吗?我时间有限,我不能干等啊,如果等到明年夏天,我就去见你表妹,等不到,呵呵,对不起了,我要先脱单了。你这人怎么不守信?思贤身子靠在敞开半边的门口,回头说,你应先问你表妹她守不守信,别忘了,她叫萧诺,好像是不践诺是的。你这是强词夺理!他朋友气呼呼拎起办公桌上的皮包,向门口追了去。   思贤驻足一家商店的门前,他抬头仰望了一下,精美的红底色匾额上镶金嵌玉几个飘逸流畅的大字:扎西德勒。这是一家正规的扎西德勒全国连锁专卖店。透过门上如洗的晶莹剔透的窗玻璃,思贤看到此刻里面只有一个披垂着头发女子趴在橱柜上,两只玲珑的手灵活地的转动着,好像在穿织什么。他走上门前台阶,轻轻地敲响了门。随着一声动听的“请进”,思贤走了进来。他先四顾了一下店内的摆设。店内打扫得一尘不染,四壁是以红色黄色为主调配以蓝色的组成的精美图案。店内深处供奉着慈祥而威严的高大的佛像和观音菩萨像。店内香气缭绕,沁人心脾,给人以安宁祥和的舒适感。   “您好,您有什么需要?”趴在橱柜上的女子挺直了身子,笑着迎上来。思贤转动的眼光转到她身上,笑了笑,你是唐可?不不,那个女子急忙摆手说,那是我们店长,她?她刚想说她还没有来,门响了下,一个着装时髦面容姣好的女子姗姗走来。店长,有人找你。那个女子低头一边把挎着的黑皮包从肩上褪下,一边说,我知道。妹妹,你回去吧,我这有点事。那个售货员嗯了一声,姐,我走了,祝你好运。说着,她冲着唐可狡黠的一笑。她走到门口还扭回身冲思贤这儿看看,才恋恋不舍地推门消失了。思贤端量着唐可。她身体高挑,皮肤细腻洁白,瓜子脸上一对灵活多水的大眼睛被美瞳装饰下更加魅人。唐可看一眼思贤,多少有些失望,淡淡说了一句,你是思贤先生吧,请坐。思贤笑了笑,你这店开得够大的,生意不错吧?唐可点点头。沉默了一小会。思贤见她带搭不理的,心中不悦,但是也不能刚到马上就跑路。我也信佛,你这儿真是不错。思贤又开始打量橱柜里躺着的精美饰件。思贤,你别拘束哦,坐下吧。唐可说着,给他倒了杯水,继续说道,我经营了三四年了,还可以吧。你这么一说,我们倒是有缘的了。唐可说着,抬手看看一块金灿灿的腕表。是佛缘吧。思贤说。唐可楞了一下,你是上班,还是自己干?她问到。上班。思贤未加思索说。唐可轻微地皱皱眉,但很快就回复到常态。   请喝水。唐可把一只透亮的玻璃水杯递到思贤面前,脸上绽开了笑容,但是在思贤眼里,这笑只是皮笑肉不笑,那么僵硬别扭。思贤眨了眼睛两下,接过水杯,抿了一口,笑着说,你生意不忙,咱们就聊聊吧。唐可点点头,虽然她不喜欢眼前这个只面庞有些英气的男人,但自己生意人,连这点气量都没有,还怎么做大自己的产业?思贤笑着——在唐可看来,他有点二,老是动不动就笑,她心里真后悔答应闺蜜来相亲这么一个二货。但是她转念一想,她闺蜜也很有成就了怎么把这么一个二男人向我怀里推,他哪里有一星半点过人之处?也许是她认为他老实忠实可靠?想到这,她不由在脸上放出了揶揄的笑。   思贤说,咱们就聊聊信佛的事吧。你为什么信佛?唐可一下子被问住了,她脑袋里完全被闺蜜的咸吃萝卜淡操心气恼所牵绊,一时没回过神来。那让我先说吧。思贤说,眼睛没有看唐可,他认为自己的看,在唐可心中就可能是侮辱。   我不说高深的佛法,因为我不懂。我只说一下佛和这个现实世界的关系,当然我自己的管见。我觉得生命其实是最无常的,你看到一个人活生生的,但是你很难预测他的明天怎么样,不论你幼小、强壮还是老弱;不论你是少年、青年、中年还是老年。他今天好只说明他今天好,谁也不精确知道他明天怎么样,疾病,灾祸,巧合任何一个小小的细节都有可能夺走一个生命。世界,活着的生命世界为何是这个样子?有没有办法去预防和改善我们永远无法把握的明天?佛法能给我们提供一个途径。修佛是件大善事,一个修行的人天天做好事,年年做好事,都是在积累自己的功德,这功德只有冥冥苍天替他记录并考核。你做了坏事,也许不一定马上就报应到你身上,但是迟早会报应到你身上也许是转世你的身上,总之,天道不会忘记。信仰唯物论的人只看到这个世界有的东西,看不懂这个世界存在却看不到的东西,所以他们可以宣扬物质决定一切,因为人身也是物质,所以就没有所谓的敬畏,肆意妄为,贪婪狂妄,一切都以满足感官器官为要。世界生命本是两元论,但有些人都归于物质论,所以惨遭报应也是必然的事情,只是这报应不一定那么快兑现。千百年来,那些得道高僧那一个不是真正有智慧之人,他们为何那么相信佛法,那么苦修?绝不是仅仅精神上的安慰。民间信仰观音菩萨,一定有存在的客观原因,决不是迷信。只有眼中光剩下物质的人才会觉得这迷信,那迷信。天道有意这样安排,不然,如佛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佛教弘扬慈悲、善念、不杀生,戒掉贪嗔痴,绝对是度化众生的愚昧无知,为人间消灾祈福延寿。佛讲究有缘之人,因为天道不允许所有人都信佛,否则就不会出现世界的生杀予夺。天道在给与众生鲜活生命同时也在不断派遣收回生命的使者下凡世间,这使者就是吃肉的动物,就是杀人的人。不仅为自己也为别人,所以我信仰佛。这是我的理解。   思贤说完这席话,侧脸看看唐可。唐可被他的大言论惊得大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心里的鄙视沉到心底看不见的地方,再也不冒头。但是她也就多了几量尊重,她心中仍然无法和她的择偶标准对齐。思贤看着她的眼睛只闪亮了一小会就熄灭了,知道她对自己不感冒,再呆下去就有些死皮赖脸了。他抬起双手合在一处搓了搓,说,我还有事,先走了。唐可不置可否地站起身,突然问道,思贤,咱家叔叔和阿姨做什么工作,他们身体好吗,请给我捎个问候。思贤看了她一眼,笑着说,多谢。我爸是工人,还没退休,老妈是家属。另外我们家现在还住90年代50的房子。我呢,真正的三无产品。没房,没车,没存款。像我这样的大叔大约适合当单身狗。唐可不自然地笑了下,哪能呢?可能我们真的不适合,但肯定有适合你的好女孩。思贤眨眨眼,说了声谢,就大摇大摆出门而去。   思贤正不急不慢走着,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女人尖声喊叫自己的名字。当思贤回身时,那个气喘吁吁的女人已经站在自己身前。唐可?思贤惊讶地问,有什么事吗?他发现唐可如剥壳蛋白一样的腮上泛起红晕,眼睛闪烁出柔媚的光泽。唐可上气不接下气说,思贤,我,我想对你说,刚才,我说错了,我请你原谅,我愿意做你女朋友,你,你不介意我刚才鲁莽吧?思贤愣住了。他不明所以,呆了半晌说,你说什么?唐可垂下头,小声嗫喏着说:我说,我愿意当你女朋友?思贤笑了一下,你开玩笑吧?你刚才不是言辞凿凿地说,咱俩不合适吗?   我,我刚才太鲁莽了。鲁莽?思贤笑道,这么快食言不大好吧。再说了,我不是什么钻石王老五,这亏了你啊。依你的长相和事业,我不配啊。唐可抬起头,满面通红说,是我不配,我,我真的看中你了。思贤发现她说话颠三倒四,心中一咯噔。他摆摆手说,算了,咱们真不合适。思贤说完,扭身就走。唐可跑到他前面伸出白嫩的胳膊,像一只白色的信天翁舒开长长的两翼。你想怎么样?思贤压住怒火,声音严厉的说。唐可竟然哭了,她一边哭一边说,是我不好,能给我一个机会吗?思贤动了恻隐之心,说,我回去考虑一下行吗?再说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彼此都了解甚少,你干嘛这么急呀?唐可点点头,才放了思贤一马,让他走了。   哪里治癫痫的好医院睡觉时突然抽搐是因为癫痫吗癫痫病人的平均寿命大概是多少哈尔滨儿童羊角风权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