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月光花语组诗散文诗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TXT小说

   【谁把海棠误】
   远远望去, 你迷人的姿影,飘忽不定的伫立着。不知道,你是在为花儿解语,还是在为风儿祈祷。猜想,解语的你定与春有染。否则,画里的风景,怎如此温暖?准是,你偷偷打开心窗,让嫣红溜了进来。浪漫,才溢满你的容颜,未曾想,你们的关系如此暧昧。
   凝望着落满芬芳的阳光,本以为,你的解语必是一种无关风月的淡然。
   怎知,你小小的花瓣上蕴藏太多,太多怅惆的心语。岁月的枝头,你的笑容,点燃思念的苍穹,灼烤双眸。生命的章程里,你站成永恒的凝望,在一笔无奈的写意里,看落花成雪。任欲语还羞的风儿,掠过你清瘦的容颜,任绿肥红瘦的诗词,缠绵你清幽的脚步……
   一地春心,拽不住流年的衣角,温情无从阅览。季节的深处,你把心语酿成了一杯寂寞的酒。风,醉得无力与你斯守。翩跹舞动的心事里,离愁落进春花,瘦枝逝了容华,岁月隐入孤独,你披一身落红,等待着情爱生根,发芽!
   经年的守望,惹你青丝又染花白,心页又添酸楚,痴守着那缕春光。谁知,玫瑰却无端做了它的新娘。望断风月的苍凉,泪水已将你的双眸,哭瘦。
   花开花落的誓言里,谁的、谁的承诺,误了风中的海棠?
   原来,原来,春也喜新厌旧!
  
   【风过的怅惆】
   季节无情。风,跋涉而来,用怅惆抖落了几片暗香;水,随之漾起。浅曳中,一颗没有玷污的荷魂思绪飞扬,打捞着情感的真谛。
   岁月,正在梦境中衰老,繁荣,已剥落成了遗迹。一道缺憾的风景,站在轮回的渡口,为了一滴相思的泪,秏尽落红。夏逝秋殇,凋残的身影,纷飞出无端的思绪。萧瑟中,那些说过的话,都已凝霜。
   灵魂,透明成一颗露珠,悬挂于荷叶尖上。心事,找不到靠岸的地方。悲凉,处于半醉,如梦似幻的影像,在斑驳里缠绵。心路蜿蜒,分不清哪痕是情,哪痕又是伤。记忆中,诗般凄美的话语如此意味深长,如荷塘上空走过的一缕风。
   谁知,无影无声的后面就是无边的远,无边的空。
   相聚和离开总是那么如影随形。心音,穿过梦境,昔时的人,曾经的西安治疗癫痫病最新办法事,本应模糊的却变得清晰,本当清晰的却又是薄雾一片。藕断丝连的情感,在磋跎中守望,在守望中蹉跎。朝朝暮暮,世事一场,遗落的足音,是谁回不去的绝唱?
   经年的渡口,聚了又散,离别,写满红尘的两端。暮钟,叩落四季的清香,却敲不醒风洗流年的忧伤。虚空的心门刻下残荷的惆怅,轮回的无情让荷的心事,在一首残词上枯萎、枯萎……
  
   【桃花的心事】
   在生命的渡口,桃花的心事,暗太原治癫痫三甲医院哑着苍白的阳光,从中国最深处漫溢出来。随着荡漾的春意,跫跫之音,从花季深处滴落于《诗经》,唐诗和宋词。
   解不开的桃红情结里,欲滴的心事,将一滴血色的思念挂在春天的枝头上,绽放成人面桃花。桃花开放的细节中,如此这般的春风,却围阻不了一场繁华的情感,更锁不住相思的缠绵。诗人,曾试图用桃红的笔,虚构一场风花雪月。
   桃花,确实瘦了。
   一身的瘦骨,如参悟的禅。你看,那些被拦截的光影,都已停滞。倘若你还不信,你可以伸手触摸那一颗被春风叫醒的心,一半是疼,一半是愁。
   季节的枝头,桃花以自已的倩影在摇曳中打开身躯,轻说愁闲。缄默不语的桃树下,桃花伴着雨丝以馨香的魅力,将悠远绵长的心事随着薛涛的情愫,在元稹的吟唱声中解读一颗无语的花魂。
   本想,那一枚花语定会灿烂成一片云霞,怎知,风过,枝摇,无情的刀光剑影把将桃红剪碎。撒落一地斑驳,在薄凉的时光里,成为破碎的印记。
   梦里 ,谁是惜花之人?
  
   【一剪梅花吟】
   我是梅花一朵。透过雪落的声音,清瘦地开在一张纸上,开在中国的历史深处。
   雪,很厚,触手可及。温度,降至到历史河南微创手术治疗癫痫吗的最低点。
   香魂深处,我沿着一片雪花,走过千古尝尽辛酸,抵达历史深处。风雪摧残的,是我的花朵;厉箭穿透的,却是无语的岁月。我含雪的花蕊上,蕴含着岁月深处无数惊艳的故事和无言无尽的沧桑……
   一个朝代睡去了,又一个朝代苏醒。许是太过孤独与寒凉,思绪,被冰冻起来,无法张扬。五千年过去了,我在孤独中宁静,在宁静中孤独成一棵傲骨冰清的梅。花谢花又开,花开又花谢,一颗飘零的心扉,被一片被世俗的风雪伤成落红。伤口,在雪花深处,能听到血的声音。
   山瘦了,水瘦了,我的心情也瘦了。
   但,我依然一身清雅。站在瘦俏的枝头,用春水般的眼波等你,等你这位听雪赏梅的落魄诗人,用闪光的诗句把我温暖!
   我知道,你千年,千午的恋梅情结,似熏人欲醉的一觞酒。只要我浅浅饮下,就会产生出后劲强大的相思酿。
   我知道,有了这觞梅酒,不管是遥遥仕途,还是漫漫人生,都能众人皆醉你独醒。
   雪依然在落,风陕西治疗癫痫的权威雪中,我靠信念闪亮人格的光芒。严冬里,我用燃烧的红温暖寒冷,用幽清的韵洗涤历史天空的高度。
   雪飘过历史,落到纸上,把岁月覆盖成一本厚厚的书。我立在纸上,从一阙清绝里,翻开《梅花三弄》的词谱韵律,以最洁净的花魂绽放成一种高度,燃烧成一种境界。等你,以醉意的方式抵达我的内心,握起沧桑的巨笔和着我的风骨,在暗香的雪影舞一阙梅花魂!
  
上一篇:现代诗天上没有你
下一篇:雨墨惜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