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妈妈的面条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TXT小说
摘要:拔了智齿后,妈妈端着那碗热气腾腾的面,思绪万千,愿我的母亲健康长寿! 一   最近几个月,来回奔波于单位和牙科诊所之间,拔牙、补牙、戴牙套,来来回回五个多月,正庆幸好容易把牙都补好、镶好了,可以美美地正常吃饭了,结果牙医的一句:“呀,这右边的牙齿补好了,你左边怎么又长了个智齿?这个必须要拔掉,不然会影响你其他的大牙”。牙医的这一席话让我美美的心情跌落到低谷。   拍片子后,长智齿的位置顶到正常的大牙的牙根处,如果不拔,则会影响正常大牙,无奈,只能继续拔智齿,拔完后,牙医告诉我由于创伤面较大,容易发炎,需要打三天吊针,走出牙科诊所后,有些天旋地转的感觉,一阵呕吐后,脸色苍白地回到家中,母亲看到脸色苍白的我,赶紧怜惜地让我躺在床上休息,也许是连续五个月来回奔波于牙科诊所的劳累,亦或是拔牙后的紧张感,倒在床上竟然昏沉睡着了……   霞宝儿,起来吧,到吃饭时间了,起来吃一碗妈给你做的鸡蛋手擀面。睁开双眼,慈祥的母亲已将一碗热腾腾的鸡蛋花手擀面放到了桌头柜前,旁边小碟里放着一块红豆腐。   妈妈顺手拿过一件外套披在我身上,催促着我赶紧吃那碗热腾腾的鸡蛋面,妈妈害怕你伤口那里疼,把面条已经晾了半热了,一咕噜就下去了。   端着妈妈那碗晾到半热满含妈妈味道的、温暖的鸡蛋面,心中思绪万千,已是不惑之年的我,感受着妈妈体贴细微的爱,感受到满满的幸福。      二   妈妈籍贯甘肃,最擅长的就是做面食,包饺子、手擀面、酸汤面、揪片子、蒸花馒头,样样拿手。记得上高中三年住校,每当周末或是节假日回家,妈妈总喜欢为我做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条,用羊肉丝、西红柿炝锅后,出锅再放一些菠菜,一碗色香味俱全的汤面条出锅了,还没进门就闻到那香味儿。面条的香味是混合的,面香是底子,菜香是粘在底子上的蚊虫,随着热气蒸腾,冲入鼻孔,且肚子本来就饿,加上诱惑,此时恨不得把周围的空气都吞进肚里。   其实,面条的香就是妈妈的香,每次我双手捧着一碗面,看着妈妈满脸堆笑的样子,想跟妈妈述说的那些小委屈都飞走了,忘记了最美撒娇。   放假坐班车回家,飞驰的汽车朝前行驶着,看着车窗外美丽的风景,自己的心情也变得舒畅起来,眯上双眼,心里想着,吃了一个星期学校的水煮菜,今天回家可以好好地吃一碗妈妈做的香喷喷的汤面条了。就这么想着,情不自禁地笑了。   妈妈做的面条也成了我心中温暖的风景。我告诉妈妈,妈妈说傻丫头就是馋,我不服。妈妈说以后不许这样想。我知道妈妈是怕我不习惯学校的伙食影响学习。   有一次,行驶的班车突然慢了下来,睁开双眼赶紧看看发生了什么,司机尝试着再次启动车辆,还是依然无法启动,司机告诉我们应该是车辆抛锚了,需要等待救援车辆到来,等回到家中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焦急在门口等待我的妈妈看见我背着书包快到了家门口,走上前拉着我的手说:“霞宝儿,饿坏了吧!赶紧进门,妈已经把面条端到桌子上晾一会儿了,现在吃刚好,不冷不热。”饥肠辘辘的我箭步如飞奔向餐桌,端起餐桌上摆放的那碗面,简直就是往嘴里倒的感觉,吃了一碗后还嫌不够,又吃了第二碗,吃完第二碗后肚儿圆圆的我,由于饥饿,吃得太猛,加之吃得太多,肚子发胀还有些疼痛。这时,我靠在火墙边直捂着肚子:“哎哟,哎哟,妈呀,我肚子胀得疼。”妈妈拍着我的后背说:“霞宝儿,你不会少吃点,想吃妈明天再给你做啊!何必吃那么多,撑得难受。”妈妈在一旁揉着我的肚子上下推,一边唠叨着。事隔多年,每当起起这事情来,温暖依旧。   也就是一顿普通的面食,就是几碗面条,可那时觉得就是天下的美食。那时候还没有“吃货”这个词,妈妈总是说我是“馋猫”,其实,妈妈也为不能给我做更好的饭而感到不安。她做着面条,有时候说起在甘肃赶乡下集的情景,说,如果再有一碟羊杂,一碟格子头咸菜就好了。如今看,这都不是什么奢侈,可那时得之不易。日子里有盼头,这就是日子。妈妈说等考上学,带我回她甘肃老家,猛吃一顿。有些许愿不得实现会记恨,可妈妈许愿成了我的温暖,尽管没有吃到妈妈说的那样奢侈的面条和佐餐,心中好像已经吃过了饕餮大餐。      三   坐月子时,一直少食多餐的我,每天连一个鸡蛋都无法下咽,更别说油腻的鸡汤了,妈妈着急地“骂我”。你不吃,哪里有奶水,没有营养,孩子就没有奶吃,你自己想吧。妈妈“骂”孩子,反而觉得更亲切,情分更浓了。   为了让我坐好月子,妈妈可是想尽一切办法,每天变着花样儿为我做月子饭,最喜欢吃的还是妈妈用鸡汤下的薄如纸片的鸡汤面片儿,妈妈把面片儿擀的薄如纸,放在手里透着光看好似透明的薄纸,切成只有大拇指那么大点儿,每天一小碗鸡汤薄面片,既不失营养,还让我百吃不厌,月子里的我,奶水充足,也许是少食多餐或者是营养合理搭配的原因吧,出了月子的我依然保持生产前的体重。   我甚至固执地以为,面条可以饱腹更可减肥。其实,肥瘦是个人体质的问题,妈妈的面条并不神奇,神奇的是面条里饱含着妈妈的爱,一个人在浓厚的爱的氛围里,心情舒畅,自然可保持良好的体型。这个说法是否正确,我无法说明白,我宁愿这样想。   如今再端起这碗冷热适度的汤面,心中的滋味是五味杂陈,幸福伴着酸楚儿,幸福的是不惑之年依然还吃着满含妈妈味道的汤面条,时不时还会倚在妈妈肩膀上撒个娇,惹得女儿直笑话我:“哎哟,妈妈,多大的人了,还趴在奶奶身上撒娇,羞不羞?来来来,我也要躺在你怀里撒个娇。”说声扑向我怀里,屋子里满是欢笑声。   酸楚岁月不饶人,妈妈两鬓又增添了一些银丝,曾经走路一阵风的她如今已迈着蹒跚的脚步,以前两手一边一个5升的清油从超市提出来比我走得快,如今只能买一两公斤的蔬菜还要在路边歇歇。   端着那碗热气腾腾的面,只愿时光慢些再慢些吧!但我知道,我们终归抓不住时光的手,它会在我们的指间悄悄溜走,那就让我们珍惜时间,有空的时候多陪陪父母,多听听他们的唠叨,陪伴着他们漫步在公园里,别让亲情留下遗憾。   吃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全然没有感觉到拔牙的痛,全是幸福的味道。   无需奢华,更用不着排场,经过妈妈的手的饭食,总是在味道上更胜一筹。我喜欢妈妈做的面,吃饭的时候,时不时在眼前出现妈妈端着一碗面的影子,温暖总是伴随着我的生活。   妈妈的“医术”很简单,他是用对儿女的亲情厚意来医牙疼的病。一碗面胜过多少吊针,用不着从血管注入,闻香病则愈。真的,我的牙疼好了,我知道是牙医帮我消炎的结果,可我还是固执地认为是母亲的一碗面医好了我的牙疼。一腔爱的感情,胜过多少针剂药物啊!   有时候我带着女儿回娘家看妈妈,女儿知道我喜欢吃妈妈的面条,总是嘲弄我:“老妈啊,您怎么就这样没出息啊,吃一碗面条还要跑这么远,老爸就擀不出有味道的面条?”   是啊,不一样。妈妈的面条,根根都是母女的情丝。   安徽小儿童羊角风医院安阳市有哪些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哈尔滨在哪看癫痫病比较好郑州癫痫病能用偏方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