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少年心】太阳、蜜蜂与少年(征文·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诗

我来到这个世上,是为了认识太阳。朝太阳光飞去,是蜜蜂采蜜的方向。

——题记

二十几年前的村子,大致由以下一些元素构成——

一条小渠,两口池塘,三排瓦屋,四棵樟树,茂密的桔林,土砖砌成的低矮茅厕,房前屋后零星的苦枣树、桃树和柿子树,村子外围祖辈们长满青草的坟茔,还有站在小巷里和桔树下抬头可以望见的天空。

这些元素,掩映在那些往日时光所构成的黑白影像里,虽然单调、略显简陋,却无比和谐。以实用的眼光看,它们都是农村生活的必需之物,迎合着人们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各项活动各个阶段的基本需求,不可或缺,地位平等。你不能说哪种元素更为突出或者更为重要,樟树和桔林相互衬托,土地和天空同样辽阔,瓦屋和坟茔都是栖居所。当然,还有其他一些事物,因为超出了村子的地理范围,也不属于人们的基本生活需求,或者只是作为短暂的存在,所以我没有将其视为村子的固有部分,比如在村子外无声无息流过的古老赣江,春季里开满田野的野花,飞来飞去的燕子、麻雀和蝴蝶,晚上才有的月亮和白天才有的太阳,还有养蜂人安放在村子里的蜂箱,到处忙着采蜜的蜜蜂。

村子里,和我同一年出生的家伙,有二十多个。和我关系最密切的,要数大眼和矮子。我们当中,除了少数几个是在乡医院出生的外,大多数是由大队唯一的接生婆接生的。在后来的游戏阵营中,由此而划分了医院生的和家里生的两派,医院生的这一方人数较少,所以每每身上所中的土块“枪子”也就更多。这个接生婆我见过,穿着单开边的蓝色褂子,头发斑白,梳理得十分齐整,面目和善,为人热情,尤其是看到小孩子,不但能叫出名字,还会摸着头问这问那,好像哪个都是她的亲孙子。有几次,我和母亲去赶集,她微笑着和母亲聊天,用枯瘦的手抚摸着我的头,一个劲地和母亲说我出生时的情况,什么危险啊,紧张啊,太阳老高啊,就长这么大了,眼神泛着光彩。我听着心里怪怪的,似乎看到自己光着身子来到世界的样子。所以,我总躲在母亲身后,露着半个脸。

这个接生婆十几年前去世,母亲曾远远向我指示过她的坟茔。

按照写在一张红纸上的出生纪录和接生婆的说法,我是中午前后生的,那时太阳温和地照着整个村子,枝头的桔子红得正浓。据母亲回忆,我在襁褓中的时候,每到天黑就开始哭,哭过晚饭,哭过深夜,哭过鸡叫一遍、二遍、三遍,一直到太阳升起。母亲讲这些事情的时候,带着一些神秘和宿命的味道,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爱哭的孩子,好像我和太阳天然就有某种联系,以致于我自己也觉得和太阳关系不同一般。

第一次对太阳产生深刻印象,是在村子中央小池塘的岸边。当时,我和大眼、矮子一起用泥巴堆城堡。我最先发现了一把黄泥,可大眼说是他发现的,我说又没写你的名字,怎么是你的。大眼就来抢,我手一挥,一块黄泥就到了大眼嘴里,同时我的眼前一暗,眼睛也被一块泥蒙住了。我们一起哭。哭到眼泪把泥冲开一道口子的时候,我刚好看到沉在水底的太阳,一闪一闪,照到我们脸上。我把手里握得发热的一团泥扔进水中,波纹荡漾,太阳顷刻就老了,满脸的皱纹,似乎在微笑,很像那个接生婆的脸。

太阳不会老,老的只有时光和面容。

这是我熟悉太阳多年之后,才有的认识。这个时候,我不但知道太阳是金黄的,伟大的,而且知道它是太阳系的国王,统治着地球和很多星体,它君临天下,光耀万物,目光一瞟,便将时光劈成白天和黑夜,将地上的事物照得辉煌,将无边的黑暗丢给角落。我还知道,在阳光的照耀下,花朵才会绽开美丽的笑颜,高远的山峰也会露出青翠的面庞。太阳底下,城市和乡村像巨大的蜂房,每天都有蜜蜂从里面飞进飞出,到处嗡嗡采蜜。一些蜜蜂在飞行的路上,坠落花丛,跌落尘埃里,连同采集的蜜糖,一齐消失……

我也是一只蜜蜂,从长满庄稼的农村,飞到长满楼房的城市,在太阳下跑来跑去,和儿时所见的蜜蜂一样。

春天,温和的风吹过田野,唤醒一地的庄稼和野草,瓦楞上方的天空澄净,阳光灿烂,我和大眼、矮子经常向着村外跑去,远处是一道弧线,那些茂密的庄稼、河流的堤堰、起伏的山影、村子的脊梁,就像一道道篱笆,阻挡着我们的视野。我们鼓起勇气朝着篱笆奔去,每次翻过一道土坡、或者冲出一片桔林,都会沮丧地发现篱笆之外,还有很多道更大更远的篱笆。很多次,我们试图突破一道从来没有接近的篱笆,使劲地往前跑,但到了中途,我们就会犹豫,望望前面,又望望家的方向。我们的村子在身后也成了一道篱笆。再往前走,我们就会害怕,怕迷失了回家的路,怕听不到姆妈叫我们吃饭的喊声。

于是,我们回头,朝着家的方向猛跑,地上的坎坷似乎也平坦了许多。田野平静,庄稼亲切,泥土松软,赤脚踩踏的脚印在土地上形成几条细细的长线,长线的两旁,鲜花正在盛开。

经过一块高产油菜地的时候,一只野兔从旁边的草丛中突然跑出来,一头扎进油菜地。大眼手疾眼快,哧溜一下顺着兔子的背影钻进了油菜花丛,和兔子一样快。我站在原地,听见油菜地里发出一阵簌簌的声响,从地的这头到那头,带着近似船舷分开水面的速度,菜花跟着一阵摇动。一条灰影飞快跑远,大眼披着一身的花粉从地里爬了出来,挥动的手势形成一道斑驳的光影。他遗憾地看着远处的灰影,气喘吁吁。那一刻,我知道大眼失去的不仅是一只兔子,还有兔子肉的美味和别人艳羡的眼光。

我不得不说,在这方面,我是相当佩服大眼的。这是我和大眼的区别,他善于从事物的内部和本身去寻找乐趣,喜欢钻菜地追兔子,喜欢挖地洞捉蛇,喜欢上树掏鸟窝,喜欢满身泥污的到沟渠里捉鳖。为此,他家的厨房经常飘出不同别人家的香气。我则喜欢从事物的外围和上方去观察,像蜜蜂飞抵花朵一样,去欣赏事物的轮廓和色彩。比如,在大眼追兔子的时候,我正注目那些摇动的菜花。它们有着太阳般金黄的颜色。当我拿着面庞靠近花瓣的时候,感觉自己正在靠近一个小小的太阳,温热,迷人而芬芳。

大眼后来在路上说,如果你在前面挡,我们就可以抓到那只兔子了。我说也抓不到的。他说,你没抓,怎么知道抓不到。我说,你不会比兔子更快的,要是你家的狗还差不多。

在认识蜜蜂和兔子之前,和我们最亲密的是蚂蚁。

蚂蚁们似乎总在我们无所事事的时候出来活动,而且总像大人们一样忙忙碌碌。尤其在我们哭得泪眼朦胧的时候,它们在地上的身影比平时更加清晰。慢慢地,我们发现,透过眼泪,世界会有另外一种模样。于是,噙着眼泪观察太阳和蚂蚁,成为我们的一种游戏。大人们上工,我和大眼,矮子就围着一群蚂蚁打发时光。我们坐在门槛上啃红薯,蚂蚁跑过来围着红薯皮打转。它们从角落里的洞穴爬出,煞有介事地分头忙碌。更多的时候,我们会充当蚂蚁世界的麻烦制造者,用树枝挑动它们,用泥巴阻挡它们的道路,用尿液淹没它们的巢穴,然后看着它们抬着一只死去的苍蝇或虫子,像村里的八仙抬着一口棺材,热热闹闹地没入洞穴。

蜜蜂的出现,打破了我们对蚂蚁的兴趣。

蜜蜂是村里的养蜂人从很远的地方运来的。至于是什么地方,大人们也说不清,有人说是蒙古,有人说是北方,还有人说是四季开花的地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个地方的地里可以长出我们从未吃过的玉米。矮子的伯伯是我们全村为数不多的几个养蜂人之一。他常年在外,只是过年的时候,才会像一个客人一样回到村子,送一些金黄的玉米给左邻右舍。也不记得是哪一年的春天,矮子的伯伯将整箱整箱的蜜蜂运了回来,摆在桔林的外围。从此就再也没有出去过,矮子一个拉屎经常拉到裤子里的小堂弟,就是那一年生的。

在我们眼里,矮子的伯伯简直是一个英雄,令我们崇拜,主要的原因不是可以吃到他的玉米,而是他根本不怕蜜蜂。桔树花开的时候,他经常弯着腰在蜂箱边忙个不停,只需要戴一顶蒙着面纱的斗笠,光着胳膊,就可以直接打开蜂箱,提起一块块布满蜂巢的木架子,朝着密密麻麻的蜜蜂喷射白糖水。我们站在很远的地方,看他站在蜜蜂的包围圈里,像一个巨人。

后来发生的事情,损害了我们对养蜂人的崇拜之情。有一年的春天,他竟把几只蜂箱放到上学必经的油菜地里。从此,每次上学和放学,我们都必须小心翼翼地穿越蜜蜂的封锁,胆小的同学干脆绕道走。但我和大眼、矮子还是坚持走这条路,这不但可以证明胆量,也是在蹲着撒尿的女同学面前可以自豪的理由。尽管如此,每次走到蜂箱的地方,我们都好像怀揣着一只兔子,心里砰砰直跳,不再追打,放慢脚步,尽量小心安全地通过。有一次,一只蜜蜂飞到大眼的脸上,大眼连忙用手赶,结果他的眼皮被蛰了一下,眼肿得像包子,一个星期才消去。这个星期里,大眼成了名符其实的大眼。

对大眼的取笑还没有结束。不久,矮子也被蜜蜂蛰到了,头上肿起两个老大的包。我们开始将话头从大眼身上转到矮子身上,说他是三头哪吒,只是没有六臂,也没有乾坤圈和风火轮。我被蛰的那次,正走在路上想如果有哪吒的风火轮就不必怕蜜蜂了,忽然听到耳边嗡嗡响。我吓得赶紧跑,但跑得越快,蜜蜂似乎追得也越快,一直跟在后脑勺。我回手一撩,就感到指头一阵刺痛,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不得不改变握笔姿势,作业本上的字也弯弯扭扭,像一堆虫子。

于是,我们开始酝酿一次报复行动,想给这些蜜蜂一点颜色瞧瞧。矮子说,咱们撒尿淹死他们。大眼坚决反对,说撒尿会被蜜蜂蛰到小鸡鸡的。我想也是,就提出最好用泥巴封住蜜蜂的进口,让它们闷死在蜂箱里。我们从附近的沟渠中掏来一把泥,趁着夜色将蜂箱的小口封住,我放风,矮子辅助,大眼执行,完成之后,飞快地溜走了。第二天,我们经过的时候,发现堵住的地方竟然被蜜蜂钻了一个洞,它们依旧悠然自得地进进出出。我们的报复行动,就此宣告破产。

那个春天,我们都感受到了来自蜜蜂的疼痛。

事实证明,这种疼痛只是开始。那个时候,我们谁也不会去想,长大之后,还会有各式各样的疼痛,人生其实是一条挂满疼痛的荆棘条。

有一年的夏天,中午的太阳照得整个村子都发蔫,我们却精神抖擞地游荡在桃树和苦枣树下,举着长长的扎着网兜的细竹竿到处捕知了,目的是为了晚上油炸知了的美餐。经过一棵高大的苦枣树时,我发现一个鸟窝。笔直的树杆下放着几只蜂箱,我努力避开蜜蜂的干扰,试着爬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大眼不屑地说,看我的,然后像猴子一样上了树,掏出鸟蛋放在口袋里,得意洋洋地做了个鬼脸,便顺着树干往下爬。快着地的时候,大眼抱着树杆,想将脚踩在蜂箱上下来,伸了几次腿,总是差一截。然后,我看到他的脸憋得通红,手一松,从树上掉下来,脚踩在蜂箱一脚,人和蜂箱一起翻到。受惊的蜜蜂像雾一样飘散开来,我们飞快地逃开,大眼还来不及爬起,就在蜜蜂的包围中像鬼一样叫。

下午再看到大眼的时候,我们已经认不出他了,他满头满脸都是红肿的包,包上的泪痕还没有干。

这次的事件,彻底改变了我们对蜜蜂的态度。因为当大眼的妈妈带着他去向养蜂人讨公道时,不但得到了几勺蜜糖的弥补,还似乎得到了对付蜜蜂的秘籍。看到大眼一勺一勺地喝着蜜糖水,我们不断抿着嘴唇,垂涎欲滴。接下来的日子里,大眼的表现也让我们感到惊奇。我们原本以为他再也不敢走先前那条路了,可他不但依旧走,而且每次都走在最前面。只是,神态有点不同,悠然自得,像没事一样。在我们一再催问下,大眼才将养蜂人的秘籍公布于众,那是一个有关蜜蜂的世界,那里有蜂王、雄峰和工蜂,有和人一样的分工,有蜜蜂的原则和坚守,也有无奈和死亡。末了,他还睁着大眼说,蜜蜂是不会主动蛰人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蛰了人之后的蜜蜂,自己也会死掉。

在此之前,我们的确没有想到,一只小小的蜜蜂,在给人以疼痛的同时,竟会付出死亡的代价。侵害与被侵害,居然完全颠倒过来。随着蜜蜂世界的打开,我们不再像以前那样害怕和敌视蜜蜂,而是带着一种难以说清的同情和理解,当它们飞临额头,不再惶恐和紧张,而是心怀怜悯地去欣赏它们震动的羽翼,飞翔的姿势,甚至去体会它们在花间忙碌的心情。归根结底,在疼痛的教导下,我们和蜜蜂逐渐实现了和睦相处,彼此不相伤害。

当我们随手就可以抓一只蜜蜂在手掌把玩的时候,我们忽然感觉自己长大了,开始学会走近其他生命,看到更多未知的世界。我们看到,在太阳被乌云遮住的阴雨天里,蜜蜂会迷失自己的方向;在采蜜的途中,蜜蜂会在疲惫中掉落泥水,尤其是在秋天,许多蜜蜂的尸体会跌落在它们曾经的家门口。那时,秋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吹过苍茫的田野。

更多的时候,我们会追着蜜蜂飞行的轨迹,跑出村庄,跑向田野,直到有一天,我们大胆冲破村外一道道的篱笆,跑向更远的世界,走向各自的太阳和花朵,然后在广袤的时空里彼此失去信息。

离开村子以后,我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看到大眼了。据说,他先是到了一个很远的城市,后来又跟着一个女人入赘到了更远的地方。我不知道远方的大眼会不会偶尔记起我。如果会,在他的描述里,关于我的信息会有多少,会不会超过他少年时对一只蜜蜂的了解。不过,我相信而且希望,他会和我一样记得那个朴素的村庄,那时的太阳和蜜蜂,还有那些曾经的欢笑和疼痛。这样,我们浮萍一样的身影站在大地上才不至于来去两茫茫。

哈尔滨医院怎么治疗癫痫病呢山南市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怎样照顾癫痫患者的饮食癫痫怎么用药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