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宝黛爱情到底是什么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抒情散文
记得有句话是“叶子离开了树,是树的不挽留,还是风太执著?”曾经一度流行过一阵子,无论年轻的小孩子还是年长的中年人,皆转发过这个,立刻,全体遨游网海的人们摇身变成了哲学家,有史来,是先有了母鸡?还是先有鸡蛋?   大多人都会有从众心理,认为大家都公认的,一定是合理的,正确的。就象最近读《红楼梦》,关于“木石前盟”和“金玉良缘”的思考。   以上两个词出自出自红楼十二曲中的《终身误》,整首词是这样的:“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金玉良缘指的是宝玉和宝钗,木石前盟指宝玉和黛玉,按照曹雪芹在前八十回中的提示看,后来有可能是宝玉和黛玉有缘无分,没有在一起,却和和宝钗最后成为了夫妻,而无奈宝玉心中只有林妹妹一个人,结了婚以后,贾宝玉总是念念不忘林黛玉,他真正爱的是林黛玉,所以“意难平”。你再对他恭敬,对丈夫服侍得怎么好,他也是“意难平”,他忘不了。最后宝玉出家当和尚,小说结束,“一片白茫茫真干净!”   后来最近重新读《红楼梦》,随着章节的进展,渐渐地发现,所谓的“木石前盟”是绛珠仙草的一厢情愿的理想追求,石头变成的凡瑛侍者偶然心动,愿意下凡经历凡尘,当时何曾想到与这株仙草同去?是警幻仙子告诉仙草,让她才追随下凡,所以红楼中的黛玉比宝玉晚一年出生,大概也在于此。这么说来,“木石前盟”不是多么浪漫缠绵的三生约定,变成女体的绛珠仙草感激凡瑛待者的甘露,感恩他的照顾,然后用一生的泪和情去还。   在第三回《金陵城起复贾雨村荣国府收养林黛玉》中,宝黛初见,似曾相识,六岁的女孩举止得体,落落大方,大概也如轮回中会喝奈何桥上的孟婆汤、忘情水,他们只是“似曾相识。”他们一起长大,一起玩耍,自小在一起,渐渐地长成少年,渐渐地有了心事。   但黛玉因自己家世的不幸,故对身边人多了一些敏感,但无论如何,她一直最在乎的是宝玉,而宝玉喜怒无常,与身边的丫头们乱作一团,涎着脸吃女孩脸上的胭脂,与北静王、秦钟、柳湘莲、琪官等的暧昧纠缠不清的情谊,因为午间在母亲王夫人面前与金钏打闹,而致小姑娘被赶出荣府含羞自尽;在第五回梦中警幻仙子所授云雨术,而与大丫头袭人演练,因与之的亲密关系,袭人更加地尽职尽责,事无巨细;公子天生多情,具有强大的博爱情怀,对呆霸王薛蟠将要迎娶夏悍妻金桂金而担忧香菱的处境,在香菱被芳官等几个小丫头奚落被推下水,污染了刚做的红裙子,宝玉看到了,让她别动,怕洇色把其他小衣染了,为她小心地拧水,甚至出主意让袭人送来同样的裙子为她救急;在晴雯因长得“水蛇腰削肩膀的美人坯子”而引起王夫人的怀疑,怕这种“浪里浪气的小蹄子”带坏了宝玉,恶狠狠地赶出怡红院,最后贫病致死,因此多情公子写下了《芙蓉女儿诔》浩浩荡荡的长文,不怀疑,宝玉此时心里是充满爱的,对晴雯的确是留恋的,只是,在为晴雯深夜长文祭奠时,因为一句“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让前来探望宝玉的黛玉眼里有了泪光,从黛玉的泪光中看到了只有伴侣才会有的小心眼,自私和妒嫉心。用句邓郦君的歌词就是“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人生最后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珍惜,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的爱到尘埃的卑微。   红楼中最经典的,最美好的,也是让人最念念不忘的桥段是宝黛桃花树下共读西厢。   宝玉感觉无聊,茗烟觉得只有“言情小说”或许是宝玉没有玩过的,于是就给宝玉买来了很多类似书籍。宝玉正当青春懵懂时期,岂有不爱的?一天,拿了《西厢记》(关于西厢,宝钗明确说过,自己也曾读过,大人知道了,烧的烧,收的收,宝玉也是偷偷摸摸的唯恐被人知道,可见是明令禁止读这类书的。)到大观园一个角落,准备细读,结果遇到了葬花的林妹妹,宝玉听了林妹妹的一番葬花说辞,就喜的放下书,要和林妹妹一起扫花葬花,结果被林妹妹发现了西厢,一开始,宝玉还试图藏起来,后来一想,林妹妹可算得上是自己的同道,不至于出现被规劝,被告诫甚至被毒打的可怕结果,于是,把书给了林妹妹,林妹妹读了《西厢记》,也被里面的辞藻所吸引,觉得余香满口,还默默记诵。   这是多么美丽的景色啊,桃花拂了两个少年一身,黛玉读,宝玉在旁边也看,间或看一眼林妹妹,那种相为知己的画面,美得让人心碎。因书中的情境,共读西厢的延伸,宝玉忍不住说了让他后悔不迭的话:“我就是那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个倾城倾国貌。”林妹妹立即恼了。林妹妹的恼应该是宝玉对她的轻薄,而不是怀疑宝玉对她的情,宝玉也明白这一点,所以,立即玩笑解释,宝玉的玩笑解释也很有意思,他说:“好妹妹,千万饶我这一遭,原是我说错了,若有心欺负你,明儿我掉在池子里,叫个赖头鼋吞了去,变个大王八,等你明儿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的时候,我往你坟上替你驮一辈子碑去。”表明自己绝不是欺负之意,也没有轻薄,如果是这样,我也配不上你了。当然,林妹妹也接受了这一讯息,她嗤的一声笑了,揉着眼睛笑,春天、落花、朦胧的爱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说起来,宝黛之间的确有点不打不成交的感觉,几乎天天怄气,却也是最为互相牵挂的,每个人都有过爱情,我们知道,爱情不仅仅只是甜蜜,还总是伴之以小吵闹,小痛苦。爱情不是一个点,而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天上的云彩和两边的景物会倒影在河里,晚来的风雨也会在河面上吹起涟漪。   每个人生来都是孤独的,茫茫人海中看似熙熙攘攘,相隔很近,其实却隔着很远的距离,每个人都有既定的轨迹,谁也帮不了谁,谁也真正地代替不了谁。黛玉对生命的体悟在失去双亲寄人篱下的凄惶,让她对人生无常多了些敏感,美好事物易逝而伤悲,而衔玉而生的公子哥儿宝玉是体会不到那种深度的。   博爱的宝玉,爱吃胭脂的宝玉,淘气的宝玉,喜怒无常的宝玉,尽管他一直在黛玉面前做出很依顺的样子,很讨巧的样子,但又怎真的懂得黛玉之情怀?也许越是源于灵魂深处的洁净的爱,越容易被浊世所污染,如书中黛玉所言“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糟蹋了”,无力抵挡世俗的洪流,只能被世俗洪流带走。就像他们的前生,他们的木石前盟。就象同样葬花,宝玉把花瓣放在河水中,顺水而下,而黛玉则是细细地扫了,装进绢袋,做了花冢,做了令人潸然泪下的《葬花吟》。   渐渐地我读出了这个爱情故事的真相。“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后来既受天地精华,复得雨露滋养,遂得脱却草胎木质,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终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神瑛侍者凡心偶炽,然后自顾自下凡经历红尘,何曾想过要携绛珠草一起?是绛珠草自己听到警幻告诉的消息,所谓的木石前盟只不过是绛珠仙草的一厢情愿,感恩于他的照顾,他的呵护,然后,愿意追随他。而这些,神瑛侍者是想不到的,他心中是缤纷的花园,百花盛开,花团锦簇一片繁华,是这块石头心里的场景。   更何况还有袭人、宝钗等他的红粉女子。黛玉从不勉强他考取功名,但会悄悄地帮他写他父亲布置的抄写小楷等任务,即使在病中也是如此,而此时宝玉正在做什么呢,也许正在与袭人宝钗或其他人玩笑,甚至卿卿我我。   湘云差不多的身世,却洒脱坚强,她在那仲秋节的深夜,在对出让我们掩面而泣的“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诗句后,说,“我们其实差不多的身世,但我就不如你似的心窄”,也许这句话,说黛玉想不开的心理,正是她一生以泪洗面的苦日子的原因。湘云哪知,深爱一个人,才会有这种情感,不惜不断地伤害自己,来成全心中的爱情,而全府上下,对病恹恹的林妹妹是不那么喜欢的,不喜欢的还有这种所谓木石前盟的爱情,最后一切都落幕后,只属于林妹妹自己一个人的爱情,那种一厢情愿的爱情,如雾霭在滚滚红尘中浮起,飘散。 武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患儿突然抽搐口吐白沫的原因湖北哪家医院能治羊癫疯治疗癫痫的好方法是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