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绿野】院里有棵洋槐树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感散文
摘要: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院里的那几棵洋槐树伴随我快乐地成长,并且给了我许多的人生启迪。耄耋之年的父母,时刻牵挂着儿女,爱的力量可以让生命焕发出神奇的力量。    乡里人喜欢给房前屋前后栽植树木,只要是树木,各种各样的都有。我久居乡里,对乡亲们的这一习俗有刻骨铭心的记忆,其实那些看似平淡无奇的树木,无不包裹着主人家的“心思”:梧桐树就是期盼着招来“金凤凰”石榴树寓意着儿孙满堂,高大挺拔的白杨彰显着端端正正地做人……。盛夏时节浓荫匝地,茂密的树叶竭尽全力地想把房屋罩住,却不经意间露出了屋顶或墙角,顿时便呈现出了一副如诗如画的境界,我感觉倏然间把自己好像也置身于画中了!紧挨我家房屋的西墙处生长着一棵树显得非常醒目,它与别人家的截然不同,是一棵足有水桶粗的老洋槐,刚好处在与邻居家的宅基畔上,自然而然它也就成了划分两家界畔的标记。   (一)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界畔上有四棵洋槐树并排生长着,它们根部的距离有八九尺远,主杆已经长得足有小碗口粗细了。给我印象深刻的是它们旺盛的枝叶,远远的也要挣扎着延伸过去彼此挨在一起,就像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总喜欢牵着手,总是勾肩搭背形影不离。几十年过去了,那四棵洋槐树长得有大面盆一样粗了,前几年家里盖混凝土结构砖瓦房的时候因缺少檩条和屋面板,就把三棵比较粗壮端直的砍伐掉做了“材料”保留下了这棵弯曲不成材的,让它继续 扮演着“地标”的角色。   如今留下的这棵老洋槐树倒像是一剂岁月的“药引”我偶尔看到它,便勾起了无限的思绪,许多少年时代的记忆刹那间又回到了眼前。上世纪七十年代,农村孩子的生活与现在是截然不同的。那时我和小伙伴们最喜爱做的事儿就是爬树,无疑那四棵洋槐树就成了我们学习的道具。学校放假了,小伙伴们总是每人抱住一棵树,比赛看谁爬得高、爬得快。起初,我们并不知道洋槐树顶端的叶丛里竟然暗藏着“杀机”,那些刺儿又硬又尖,扎得穿着开裆裤赤着光脚板的我们哇哇直叫。后来我们渐渐的学乖了,上树必定要穿着联裆裤和鞋子,到了树的顶端,先是小心翼翼地把身边的刺儿掰掉。天长日久,我们竟然把树上的刺儿掰得一个也不剩,树干溜得在阳光下也发出青丝丝的光泽。大人看见了我们大呼小叫、乐此不疲地爬上爬下,总会带着呵斥的口气说:“怂东西!吃饱闲饭不得消化了!”大人们的话我们总是当耳边风,他们说他们的,我们依然如故。几十年后,把那三棵成材的洋槐树伐倒了,才知道昔日让人痛彻心扉的刺儿已经酥得没有了任何杀伤力了。由此我想到了世界上,所有生命所具有的共性:年青固然美好,那是一个充满活力却个性太强的年华,只有经过岁月的历练打磨方可成熟,才能成为真正的有用之才!   忘不掉的是,我总是趁父亲不在家的时候,把他在生产队犁地时用来牵引牛的大牛皮绳拿出来,往两棵相邻的洋槐树树叉上一绑,便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秋千。坐在上面荡来荡去,捧着语文书本努力背诵着课文,摇得树叶飘飘洒洒,耳畔响着嗡嗡嘤嘤的蜂鸣,尽情地享受着树荫带来的凉爽,那种舒坦和惬意美不可言。有时候我会对着树杆发呆,静静地看着蚂蚁上树。有大蚂蚁、有小蚂蚁,它们总是匆匆忙忙地从树的根部开始,爬到有一人高的时候好像又后悔了,开始转过头朝下返回。蚂蚁与人爬树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它们上下的速度很快而且安然无恙,人爬树时常会磨伤了肚皮、蹭破了脚趾,存在着的危险性不言而喻。虽然我很佩服蚂蚁爬树的“本领”,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它们到底依靠的是什么技巧,我琢磨蚂蚁爬到一人高处又忽然转身下来的原因,或许它们就像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一样,都是天性的使然,等到站在高处往下看时胆怯了便赶紧又下来。小时候上学,我清楚地记得老师批评我的同桌时说了一句话:“蚂蚁爬到半壁上——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是一个歇后语,形容一个人骄傲自满、不自量力的贬义词。   爬上靠近我家土坯房的那棵洋槐树,就会看到檐头和瓦片的椽缝隙间隐藏着一个麻雀窝,自从有了这个“重大”发现,我就经常惦记着,总想找机会掏掉。星期六学校放假了,等到下午的时候我爬上了洋槐树,攀着那条伸向屋檐的粗树枝小心翼翼地挪过去,手伸进鸟窝里摸到了三只幼鸟,它们薄薄的肚皮没有一丁点儿羽毛,褐色的内脏和丝丝血脉清晰可见,它们闭着眼睛张大稚嫩的嘴巴“唧唧”地叫。正当我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声竭斯底里的叫声吓了我一跳,抬头一看是一只愤怒的大麻雀摆着一副决斗的架势,在我头顶快速地盘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它就已经在我的头上狠狠地啄了一下,虽然不疼却也吓得我慌忙下了树。第二天一早,我再去看麻雀窝时,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我总在想大麻雀是怎样把小麻雀搬走的?岁月荏苒,多少年来大鸟保护小鸟的那一幕情景印在了我的脑海中,直到自己成为人父之后才渐渐想明白了……前几年有一首流行歌曲叫《愤怒的小鸟》,或许此鸟即彼鸟吧!   (二)   2001年我家新盖房屋时,匠人规划了四间房的走向是坐北朝南,西边则紧贴着地界上的那棵老洋槐树 ,东边三间是砖木结构的屋架式样,西边的那一间是平房。房盖起来后,恰巧洋槐树庞大的树冠就在平房的顶端。夏日炎炎,其它房间热得人实在受不了,唯独西边的平房里凉凉爽爽,在里面午休是再惬意不过的了!“还不是因为有洋槐树遮着太阳?”每当这时,我就想起了“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古话。曾经问过父母,他们说是我的爷爷栽的,后来因为父亲与大伯分家而确定宅基地时,也就以那几棵洋槐树为界畔了。   前几年每每到了秋后,地里的玉米棒收回来堆在院子里,我和媳妇连夜剥皵串辫,到天明的时候就已经穿绕着大洋槐树垒得高高的一大截,黄亮黄亮非常显眼。邻居纷纷夸赞我们两口子干活麻利快当,其实他们忽视了一个重要因素,我们省却了栽玉米木桩费时间费体力的活路,这不知道要省掉多少工夫啊!有些人在院子里栽的木桩沉不住力量的重压和雨水的浸泡,往往在意想不到的某个时候就轰然倒塌,这时候我就更加地感觉到院子里有这棵老洋槐树,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万事有利有弊,房屋有洋槐树罩着,也会带来让人不开心的小麻烦。落下来的残枝枯叶堵住了落水管道口,下雨时平房顶聚集了一尺多深的水,居然渗透了水泥预制板流到了房子的地面,室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因为我、妻子和两个孩子都常年在外,没有人去扫房上的落叶和疏通管道,天长日久洁白的墙壁浸洇得绺绺道道很不雅观。后来年迈的父母亲知道了我们的这个难处,就隔三差五去到房顶扫落叶掏管道,今年我们花了上万元把房子重新装修了一番,为了让我们不再花多余的钱财,父亲和母亲去房顶的次数更多了。在电话里,父亲、母亲总是叮咛我们不要操心家里的事情,说家里的一切有他们支应着,说得最多的是房顶上的树叶已经扫过了!   话虽那么说,双亲毕竟已经七十多岁了,年事已高腿脚不便,上下楼梯是否安全呢?前一项我回到家里,把房顶和院落里清扫的树叶堆在一起,居然能装一大背篓。母亲说,用树叶煨炕既能驱湿防潮,也不至于过于多么滚烫火热,而让人睡得不自在!事实上,母亲总是把扫起来的树叶塞到我房子的那个炕洞里,隔十天半月就要烧一次,经常让被子褥子保持干干爽爽,因为我们回家好像从没有没有准确的时间!   我经常想,人世间最幸福的时光莫过于有父母陪伴的日子,珍惜眼前的一切才不至于后来的后悔痛恨。前几天,我回家时远远地就看到那棵老洋槐树,叶子已经枯萎发黄,黑黝黝的枝干指向天穹,它孑然而立与周围葱葱茏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心里不免为之一颤,陪伴了我四十多年的洋槐树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黯然之情油然而生!走到树跟前后,我才发现树的根部已经腐朽并且长出了如同灵芝一样的木薹,这或许就是枯木开的花吧!仰头之际,发现老洋槐树的中间部位竟然长出了一根嫩枝,上面挑着稀疏的叶片在风中轻轻地摇曳……      武汉癫痫什么医院好武汉儿童羊角风能否治好武汉哪里治疗羊角风比较好西安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