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集 > 文章内容页

【绿野时间的痕迹征文】那些远逝的时光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全集
   当我们走过了繁华之后,当我们的欲望炎症消失之后,当我们的心神渐次恢复宁静之后,我们猛然发现,已经走得很远了。白发已经渐渐深入我们的庄园,思想离土埋半截越来越近。努力寻找回头的理由,目光,首先长满脚印,然后是希望,再然后就是感慨和叹息。回头看看吧,那些渐逝的往事,就躲在岁月的箱底,戴着微笑的真诚,和酸涩的贫瘠快乐,挤进我们的思想深处,如水流的声音,隔着灵魂再次光临。-----题记。      【一】地板车   你残破的身躯横躺在狗窝上方,静静地沉默了七八年了吧?反正家里人很久都没在注意到你。甚至连看都不曾看过你一眼。你身上的裂缝越来越多,被雨水冲刷的痕迹和阳光暴晒的苍白赤裸裸地一一陈列。或许,你的心很沉重,每一天被冷落的疼痛,你无言诉说,那种历经沧桑的荣辱兴衰也只有你心里知道,岁月知道。   真的,也许是一种情愫不老,每一天上班临走时我还是有事没事的瞟上你一眼,这一眼里既有感叹也有过甘甜。有你出力的日子啥时就消失了?真的,我心里很想对你说:“该歇歇了,咱家的大功臣。你为咱家立过汗马功劳,这是不容置疑的。”其实,不是你现在没用了,不是你现在落伍陈旧了,更不是面子问题。有人说,再拉着你干活丢面子,不是!而是时代在变迁,乡村在变化,向城市发展的目标在前进。随着人们的思想在变迁,时间就是金钱的硬道理在农村已经普及,谁还会每天再一步一个脚印,一身汗水一身泥的去推着你去地里拉庄稼,去城市赶集?你看,机动三轮遍地都是。一个妇女就可以开动起来,脚踩油门,一点力气不用费,就可以把自家的自留地所有的庄稼运回家,安全,快捷地收入自家的大缸小瓮里。这些,你都无法比拟。歇歇吧,安静于目光的隐密处,看乡村日新月异的变化,卸掉疲惫,细数梦里花落知多少,诗意融融也挺好。   还记得从前吗?真的,往回看,被时光绊倒的全是往事和你。一九八七年我来到山东,走进咱家的院子,第一眼就看见你安静地停在大门洞里,还被公爹细心地盖上了一块胶布。怕你身上被雨淋湿,被淘气的鸟雀们拉上粪便。那时候你的地位很金贵,你是咱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和种地离不开的好帮手。据婆婆说,你很有历史的。你是二十几年前公公专门定做的一件使用家什。那时候公公把咱家屋后的老槐树砍了,专门请来邻村最好的木匠精雕细磨地把你做好。听老人说槐木是做地板车最好的木头,结实,不变形,耐磨损。当时把你做好之后,公公还专门花钱给你刷了黄澄澄透明瓦亮的桐漆。这也是为了能多用几年,对你特别高看一眼。你真的给咱家出力了。邻居们虽然家家都有地板车,但都不如你漂亮,轻巧,结实。公公婆婆爱惜你,每次用完都把你停放在大门洞里,不让你晒着,不让你淋着。你也争气,这一用就是几十年,等我来到家里,公婆就把你分给了我使用。我也很疼惜你,每天往地里拉粪,往家里拉麦子,拉棉花,拉花生,拉棒子,甚至是给牛拉草。我从不舍得把你弄翻,总是板板正正地把你放好。那时候,我拉着你也有精神头,把地里的活计弄得井井有条。到后来,我有了儿女,你不但是家里的运输工具,还是看管儿女的好帮手。你是我一双儿女唯一的一种玩具车,你给他们带来了快乐,也给我腾出双手和时间,多干活,多赚钱。这一切,幸亏有你。   看着儿女们坐在你的车上,快乐开心滴玩耍,并且度过了最贫困的时光。你还记得吗?女儿五岁,儿子七岁,我们每天都要去放牛,割草。有一天,儿子推着你就像推着他的玩具那样开心,并且非要我坐在你身上。我坐上去了,看着儿子紧蹬着小腿,脸蛋通红,还真拉动了,虽然我只坐了一会,但特别开心。女儿牵着牛跟在后面,那种贫困但开心的日子真的好幸福。   等儿女们都长大了,我也老了,再推着你去地里干活,不是脚脖子疼就是腰疼,真的没有了当年不让须眉的威风了。你的身上也开始了裂缝和斑驳的伤痕,已经明显地陈旧不堪,实在是舍不得把你闲置一旁,可也没办法。村里很多人家还都是男人们出门打工,女人们在家守着老人种地为生。很多女人们都开起了机动三轮拉庄稼,上化肥,打药,除草等等,地板车都被遗弃在各家角落。我也为了省力气,买了机动三轮车,把你放在了阿黄的窝上,一是给阿黄遮挡阴凉,二是不舍得把你劈柴烧锅。   就留个念想吧,让你平行于岁月的地平线,让凉凉的月光给你披上单薄的衣衫。让曾经的贫瘠谢幕于你的隐退。你是有功劳的,咱家几代人都不会把你忘记。都不会忘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那年那月那日子。      【二】大金鹿牌自行车   每次回想你的时候,就像在回想久远的梦,有时温馨若现,有时千疮百孔。那一地消融的景象,记忆承受太多的躁动,有多少美好珍藏就这样被岁月带走。弹指间,思想是多么脆弱?那种没日子埋没的心情,犹如时间脱落的花瓣,裸露难言之隐。想念,有很多时候,是疼痛的。   今天,只在今夜以梦为马,以心为灯,选择一种安静的方式,回味有你相伴的日子。你看,风过的时候,带走了一片笑容,风停的时候,还有一声叹息欲言又止。   那年,我和爱人用脚量着去从村里到县城的二十几里沙石路,那天,天气很暖,我们穿着厚厚的棉衣都没觉得累。我和爱人终于赶到了县城的一家大百货商店,千挑万选地花了七十块钱把你买到手。二十五年前,当时的自行车品种不多,除了大金鹿牌就是凤凰牌和永久牌,还有飞鸽牌的。我们都看重了你的扎实,沉淀,框架粗厚,后座还宽大。那鞍子还是牛皮做的呢。   那年,我儿子刚刚两岁,爱人的工资每月才三十块钱,家里的日子也刚刚维持温饱。每年吃肉都有数的,也就是逢年过节时才舍得吃一顿肉。平时还是粗粮和细粮搀和着吃的。   手头那么紧,为啥非得要把你买回家呢?因为爱人上班的地方离家六十多里地,每次来回往返回家都得要搭乘大客车,每次四块钱的车费让我们感到心疼。四块钱,要买好多粮食呢。那时的面粉才两毛钱一斤,一根麻花才五分钱,一包洋火才一毛钱,还有油盐酱醋的都要花钱买。所以,一年到头,爱人只回家两三次。我很烦闷,家里很多活计和事情我都解决不了,经常是被难得掉眼泪。一个女人家带着孩子,日子又很艰难,许多事都让邻居们笑话过。于是我发誓,啥也不买,省吃俭用攒钱,就为了买一台自行车。   那时候,村里人的日子都不好过,没有柏油路,没有电话,电灯也是刚刚扯上不久,还经常停电。更没有摩托车,电动车,机动拖拉机的人家也是寥寥无几。有一些人家虽然买了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机,但有自行车的人家并不多。那时候,自行车还是个时髦的新鲜货,谁家有自行车那也说明他家过得不错,条件好。   我们买了你,惹来邻居们好顿羡慕。他们都说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蔫啦吧唧的,还真没看出来,有钱舍得买自行车了,人物!(不简单)。   爱人有了你的帮助,可以经常回家了。可是,邻居弟弟月林每次看见爱人回家,就来登门借自行车,不是说赶集就是说串亲戚,我们虽然舍不得把你借出去,可也不好意思拒绝。记得有一次,月林这个没良心的小子不知道驮了啥东西,把你的后座子都弄弯了,还把你的脚镊子踩坏了一只。我气急了,就去找他,谁知道他不但不领情说句好话,还说俺小气,心壳廊没芝麻粒大。那天,骂了他,和他大吵了一顿。后来,就再也没借给他骑过。   你在我家一呆就是十几年,到后来孩子们去了县城上学,自然,爱人把你维修了一番,就给了儿子用了。等到女儿也要骑车上学时,那时候大金鹿的牌子已经开始退役,一些新的轻巧快捷样式弯梁的自行车开始流行,而你破旧得也已经不能再修了。于是,把你闲置一旁。家里的日子早已渐好,买了两辆坤式自行车,还有一辆摩托车。后来又开始时兴电动车,你就更没人注意了。   去年,废铁还值钱的时候,我思量了好久,心里舍不得,还是把你卖掉了。如今,自行车越来越少,柏油路上不是轿车就是摩托车和电动车,现在也只有一些中老年人为了锻炼身体才骑自行车,偶尔的一些城里人为了打发星期天或者是为了锻炼身体,也骑着自行车来到乡下旅游。   现在的日子好过了,全球也变暖了,汽车的尾气不但污染了环境,还对人们的身心健康不利。我很怀念骑自行车的日子。看着日渐发胖的身体,今年上班,我把电动车闲置起来,开始每天骑自行车上班。可是,那台大金鹿,还经常出现在梦里,爱人骑着它上班,耳边有微风吹过,苍穹深邃,透出一片浓郁的蔚蓝。   【三】石碾子   什么时候你停在了村后的荒沟里的?你的身体一半被浸在水里,一半裸露着光滑的脊背。你的身子还是那样光滑,即使泡在水里也不曾有苔藓生长。也许这和你多年的碾压粮食打磨,所以一直保持着光滑。也许你还在幻想着有朝一日复出,希望东山再起,希望还和当初那样被人娇宠,被村民看成宝贝吧?就这样你还在期许着,看着下面的草丛被风刮歪,重又站稳。可人们的漠视和你深沉的目光,加剧了黄昏的空旷,山村的喧闹,往日的幸福离你越来越远。   你很金贵,曾经。真的,一个村子也就只有几个石碾子,你是被祖宗们从很远的石场里用牛车或马车拉来的,跟随着祖辈们碾压着贫瘠与荒芜。为了吃上一顿饱饭,人们排着队,每日里围着你转啊转,让颠簸的日子灌满了风声,雨声和沧桑。你从不嫌疲惫,人们的笑脸就是你最好的奖赏。   一圈,两圈,三圈,直到云朵投影东移,直到星星铺满天空,你的咯吱声和人们的脚步声才算安宁。那时的人们,三分之二都在种地,受穷。三分之一的人们累倒在你的碾压中,化为泥土。忍饥挨饿的人们激情四射的愿望是期盼肚子温饱,而变凉的岁月却是一碗稀薄的苦菜粥……   都过去了,贫瘠的村庄,谢幕的黑白电影,生产队里的大铁钟,三爷的大烟袋,五奶的小脚,七婶的纺车,二叔的锄镰和你曾经叱咤风云的战场----生产队的大场院。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只有你的身影定格成父亲躬身劳作的永恒风景。也许你会有一丝丝酸楚,你的静默才迎来日子的大变革。收割机,播种机,脱粒机,还有拖拉机占据了乡村的话题。就像一代代人走向死亡,又有一代代人走向新生。   草长莺飞,几度夕阳。你就是一本关于乡村变迁厚重的书,我们永远也打不开那些苦难的章节。过去的岁月,一头举起目光,一头沉落灵魂。斑驳的岁月终日如流水,你的命运之神兀自碾转,一只鸟儿落在你身上,和你聊着过去的疯狂,未来的哀叹。   现在你的身影还会被人发现,被看见,被人记起。也许有一天,当你已经被埋进泥土,躲进指针那个叫岁月的东西,无限安然。将一滴泪,凝结与大地,无需被发现,无需被记起。其实,不是人们想把你忘记,怨只怨时间太瘦,指缝太宽…… 洛阳哪家癫痫医院效果好儿童癫痫抽搐原因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治疗最好山南市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