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岭上巨变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奇幻玄幻
摘要: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岭上的风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一道穷岭、干岭变成了一道地肥人美,欣欣向荣的富岭,美岭。岭上就是我的家乡。    一   一座小小的村落,沟沟壑壑间分散着一二十户人家。虽属于新城镇管辖,但与县城的喧哗丝毫不沾边,而是一座幽静的世外桃源。   从县城沿着二级省道往南走,经过尾矿坝,脚步被渐渐抬高,再抬高。啥时候到顶了,眼前平展了,那就是真正地到了岭上了。岭上便是我的故乡。   岭上以白家姓氏人居多,因此美其名曰“白家岭”。这白,有一种不濯纤尘的清澈;岭,有一种僻幽的高远意境。是岭自然地势就高,挺拔俊俏,豁亮通透。岭上的人们依据地势,视野开阔,站在庄稼地里干活,眺望县城,高楼林立的繁华景致一目了然。   岭是一道秀岭,一条砂石路从岭中间穿行而过,把绿茵茵的庄稼地齐齐整整地切分为两半。岭上有树有草,有花有果,有层层叠叠的梯田,但就是缺股子水。岭,是道干岭。   起初,人们并没有在岭上建屋,而是依着一条大沟的两边,掏出一孔孔窑洞作为住处。泥土夯墙,围成一座院落,院里种上几棵果树,就是一户人家。长长两溜人家隔沟而居,那是起先的岭上人朴实的家。   岭上的平展处尽是土地,那个年月,大集体的钟声一响,人们一道下地干活,一齐分享劳动成果。土地是农人的命根子,也舍得往里砸汗水。庄户人有的是力气,但是,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年到头辛苦劳作,依然挣不了几个公分,填不饱全家老小的肚子。   岭上土地薄,净是旱田,庄户人靠天吃饭,逢年景不好时庄稼欠收,玉米面都不够吃,更别说白面了。许多人家从刚入春就开始借粮食,年年借,年年不够吃,如此恶性循环,叫苦不迭。   岭上一年到头缺水,菜要水养,岭上人自然也没有菜吃。勤快的人们在地里撒上了菜籽儿,眼巴巴地盼着收获,有雨水时好一点,长出来的小苗儿若是逢天旱缺雨,个个蔫头耷脑,连命都难保,更别说长叶结果实了。种的西红柿像扣疙瘩,白菜叶全被旱虫扰了,萝卜旱得长不大,如岭上人的生活一样:苦、辣。   岭上人一年到头的饭桌上缺菜,春天吃玉米糁子饭下萝卜干咸菜,冬天准备一大缸藿菜,一日三餐地对付着。有时候实在是没菜,面条锅里拌点盐巴,炝点葱花或是凑合几口腌小葱下饭。   吃的用的水来自沟底泉眼,沟底与岭上之间有着长长的路程,村子里有一个专门负责送水的人,水泵抽水到岭上的蓄水池里,然后全村子的人都到那儿去取水,大伙儿管这个地方叫“水管上”。“水管上”距离家大约有半里路,还要上坡下坡,费时费力,但是吃的、用的哪一样能离得开水?挑水是岭上人一天中的头等大事,记忆中,家乡的男人们早上起来的首要任务是先把水缸蓄满,然后急匆匆地揣上一块玉米面馒头赶去上工,这样女人们中午下地回来做饭就方便多了。      二   小时候,经常跟随父母到水管上去挑水。每天,吱吱悠悠的扁担与水桶合奏的交响乐是最动人的晨曲,地面上一路洒下斑驳如花的水印儿。蓄水池建在高处,往下引有一个水龙头,由于村里人多,开关频繁,龙头经常是坏的。因此,通常情况下,取水的人都是在蓄水池上吊水。   说起“吊水”,这可是个纯技术活儿。生活在岭上的男女老少,都必须精通这个。有经验者挑着水桶上升两个台阶,就到了高高的池上,长长的勾担絮子上晃悠着一只水桶,慢慢放进水池,快挨着水面的时候,用力一甩,划一个漂亮的弧,桶倾个半倒,水汩汩地涌进桶里。约摸差不多的时候,用力往上一提,再猫着腰,两手轮换着一下一下地把一桶水拔上来。   熟谙技术者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不到半分钟,且姿态干练优美。吊好了两桶水,躬下身,扁担上肩,再慢慢直起腰下两个石头台阶,到平缓处就可以甩开膀子迈步了。   但是,掌握这项高难度的技术需要时间来成就。由此,岭上刚刚成年的孩子与新娶的媳妇,还有谁家的正处于表现期的新女婿,首先要过这个关——吊水。这是个非常有难度刺激的活儿,不好掌控,水池边经常会有几个初学者在认真专注地练技术,也经常会有新人失手,一脸茫然尴尬,着急忙慌地找竹竿儿捞桶的。   岭上的女人们一样爱美,但是岭上缺水,洗衣艰难,靓豁衣服轻易不敢穿,出门上身,回来赶紧脱了拾掇起来。一般岭上孩子上到小学四五年级时,就已经开始端盆衣服去水管上洗了,也开始学着挑水了,力气小就挑半担,个子矮水桶撞地,就把勾担絮子给挽起来。   夏季与二、八月不冷不热的时候,是最好的。国庆节过后,气候一天比一天凉,风也多起来,在水管子上洗衣服,到不了家手就起口子了,生生地疼。跌进农历十月,水渐渐冷得手伸不进去了,那是岭上女人们洗衣服最难过的时候。手刚触到水,就觉得冰到了骨头里,特别是洗被罩床单那些大件,简直就是过难关,须手浸在冷水里一小时左右才能洗完,冻得直打哆嗦,还得坚持着,真是苦不堪言。   岭上人取水艰难,特别是数九寒天,一场雪后,水池上结了冰,十天半月消不了,滑得站不住脚,吃水就成了严重问题。缸里仅有的水得省着用,小时候的冬天,我们通常是洗完脸后的水,还要洗脚,洗袜子用,为节约用水,一家人洗脸用一盆水,大人洗过小孩洗,老大洗完老二洗。有时实在没水了,就盛点雪化成水来用。   一年腊月,村子里一小伙拄着棍子,踩着冰去水池上挑水,在下到最后一级台阶时,脚下一滑没稳住,撂了桶,摔了跤,胯骨骨折。被大伙儿送到医院做了接骨手术,愣是在家躺了整整一百天干不了活儿。   一晃艰难用水的日子过了几十年。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祖国大地,土地分产到户,大集体的牛马也分到个人名下。农人们的主人公意识逐渐增强,精播细种,土地管理各有其方,渐渐地,田里打得粮食多了,家家囤满,吃喝再也不用愁了。岭上的男女老少世世代代哪里见到过见到这么多粮食,高兴得合不拢嘴。   后来,经全体村民研究通过,每户集资,挖管道,买管子,在低处又修建了一个大蓄水池,依旧运用抽水泵使各家各户勉勉强强地通上了“自来水”。结束了漫长的吊水、挑水的岁月。大伙儿慢慢地也把家从坳子里搬到了岭上的平缓处,出行方便多了。      三   几年后,县水利局针对岭上人长期用水难的问题,拨专款给村子。岭上人重新挖了新管道,换了无公害的新水管子。改进了用水管道,自来水真真正正地走进了岭上的各家各户。   紧接着,国家为了鼓励农民发展农业生产,又是减免上缴公粮,减免农业税,又是土地补贴。这一等一的好事情,啥时候碰到过,岭上人感觉真像是在做梦一样。为了大力提倡种植业,发展经济,政府免费提供花椒树苗,退耕还林。开放思想,科学规划,效益增收。土地还是原来的土地,农人的收入却大大提高了,真是绿了田野,富了村民。   政府还给岭上的养猪、养鸡场拨款补助,大大提高了农民自主创业的积极性。富裕起来的村民们扬眉吐气,喜气洋洋。腰包渐渐鼓起来的岭上人买了摩托车,农用三轮车,出行方便了,耕种收割,生产劳动也实现了机械化。收获时节,再也不用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弯着腰在地里挥汗如雨了。站在田间地头,收割机隆隆地开进去,一会儿,饱满的麦籽儿就哗啦啦地盛满了漏斗,准备好口袋就得了,岭上人有了更多的休闲时间。   接着令人欢欣鼓舞的事情越来越多。村里通了公路,晚上路灯明晃晃的,照得岭上亮堂堂的,人们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地出来散步。村里还安装了健身器材,茶余饭后,乡亲们也可以像城里人那样悠闲自在地舒展筋骨,锻炼身体。   有了党的富民政策,日子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大伙儿渐渐意识到,把日子过好的途径有很多,不仅仅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循规蹈矩地种庄稼,响应国家政策,经济作物收益更大。   岭上人的生活红红火火,一路向前;岭上人的心里甜甜蜜蜜,绽开了花;岭上的风景日新月异。红瓦青砖,一排排整齐的农家小院,还有二层小楼气派地拔地而起。在外的游子,几年没回来,会恍惚地找不着家门。   有了水,岭上人家家户户也有了自己的小菜园。绿莹莹的小葱、香菜,水灵灵的大萝卜,嫩生生的绿白菜……岭上人往菜地里施的是农家肥,种的可都是绿色蔬菜。做饭时,到小菜园里拔上一撮,摘上一把,自来水管子上一冲,干干净净,甩了水,直接切了下锅,新鲜美味,健康营养,岭上人的日子过得滋润着哩。   用水方便的岭上人,房顶上安装了太阳能,院子里盖起了专用的洗澡间。越来越讲究的岭上人也享受着城里人的时髦生活,夏季里每天冲澡那是常事,方便舒爽。   岭上人祖祖辈辈都没想到过,有朝一日,白花花的自来水能引到自家锅台上,洗菜做饭那是分分钟的事。全自动洗衣机,一年四季地用着,方便快捷。脏衣服投进去,手指不用沾水,拉出来就是干净的了,直接晾晒,冬天洗床单被罩这些大件也不用发愁了。岭上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冰箱彩电样样齐全,明晃晃的小轿车也驶进了农家小院,去县城买东西不过十分钟而已。岭还是那道岭,人还是岭上人,只是,穷岭变成了富岭,岭上的风景越来越美,岭上人的日子越过越好。往事如风,四十年弹指一挥间。说起曾经缺吃少穿、用水难的那些事,孩子们眨巴着眼睛,像是在听一个久远的故事。   岭上的风景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县城人有时也会开着车到岭上来转悠。岭上人开了农家乐,招待宾客。岭上人在小康大道上一路狂奔。   夜晚时分,岭上人悠哉悠哉地到宽阔的公路上遛弯儿,望着灯火辉煌的县城,缅怀曾经的岁月,感恩党的好政策,更加喜欢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珍爱这幸福美好的新生活。   武汉羊羔疯哪家医院能治好微创手术治疗癫痫病的效果大吗苏州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济南的最权威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