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流云】重返母校叙旧情(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评论

在南疆闯荡二十几年的虎衣锦还乡,非要拉着我们几个同学到学校看看。学校大门的大铁锁锈迹斑斑,难以开启。刘大爷引着我们从后门而入,走进学校的那一刻我傻了呆了,这难道就是我们三十年前的学校吗?操场已经被村民开垦出来种地,周围稀稀落落有几棵梧桐树,凄凉,萧瑟,繁华过后如同一梦。斑驳的教室墙壁,暴露出来的是原始的泥土痕迹,门窗玻璃几乎全部损坏,墙前生锈的旗杆,依然笔挺,只是没有了那鲜艳的五星红旗。大多数桌子凳子已经不知去向,也许被村民们当柴烧了。岁月的无情,历史的变迁,这难道真是社会发展的一种必然吗?三十年前的点点滴滴,依然留在我的脑海深处。“咣咣咣——”,是虎又敲响了上下课的铃声,铃声依然嘹亮清脆,我仿佛又站在时光隧道口,飘飘悠悠回到童年的小学时光。

下课铃声响了,姚老师夹起课本走出教室,一边还自言自语道:“怪了,这堂课时间咋这么短呢?课程还没有讲完就下课了。”打铃的那个同学名字叫虎,人也长的虎头虎脑,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含着一股机灵劲。看着姚老师走出教室,他捂住嘴巴偷偷的地笑。姚老师教学非常严谨,特别是他那恨铁不成钢的一巴掌,令班级里所有同学望而生畏。要是哪个同学不完成作业,或者犯了其他错误,姚老师会提起你的头发,不由你踮起脚跟的时候,他松手一巴掌打过去,脸火辣辣地疼。虎是唯一敢和姚老师唱对台戏的。在开学的时候,虎自告奋勇接受了打铃这个差使。学校给他配备了一个小闹钟,等到姚老师上课,就因为那一巴掌,虎调整了时间。虎的恶作剧还没有完全结束。那一段连绵不断的小雨下了几天,天气晴朗后,学校操场上跳出很多青蛙。虎捉住一只绑住双腿,塞进粉笔盒。上课了,姚老师走上讲台,拿粉笔的时候竟然提出一只青蛙,同学们都笑了,一向严厉的姚老师那一刻也笑了,笑的如此阳光灿烂,顺势将青蛙扔出去。“打开课本,隔几页像后翻,今天我们学习《井底之蛙》。”老师娓娓动听地讲课,那不卑不亢的气势,让虎的脸一下红了。

小时候虎的号召力是非常强的,下课的时候他总喜欢胡编乱造些故事,同学总是喜欢围在他身边,而且他总是会给人留个悬念,切听下回分解。姚老师,给虎封了个官儿,文体干事,虽然是官,但是不管学习,只在早操和上体育课的时候让他领队。虎贪玩成性,家里用过的废旧的书本,都编成钢板,三角装在书包里。钢板是一个同学把纸钢板放在地上,另一个同学去对准扇拍下去,翻过来就成自己的了。三角是几个同学都把自己的纸三角压在直立起来的砖块下,然后轮流站在十米远的距离去砸,谁先砸到三角就全归谁。那时候玩这种游戏,老师不会干涉。但是有一天虎在输完后,竟然将课本撕掉两页,编成纸钢板。姚老师大发雷霆,将所有同学召集起来,将所有的纸钢板,三角都放进炉子里烧掉,一股浓浓黑烟从屋顶升起来。此后,虎和我们所有同学都变的乖巧听话了。贪玩是孩子们的天性,过了一段又恢复了本性,那时候玩游戏种类很多,如单腿顶击,跑马城,打尖牛,滚铁环,飞沙包......

我们几个同学顺着疏松长满杂草的土地走向另一个教室,教室的地面是一层厚厚的尘土,一堆烂桌凳扔在教室的一角。忽然我看见那一条桌面上,那条深深的“三八线”依然清晰,像是昨天刻的。记忆又把我带回到儿时候的校园中。我想起了同桌的她,伶牙俐齿,一个梳着两个小辫的穿着红衣服的霞,她是一个有点泼辣,漂亮的小女孩。也许是与众不同吧,所有男孩都在让着他,霞和那个男生同坐一张桌子时候,就是干仗,而且小拳头轮的很快,毫不示弱,所有男生也都甘拜下风,渐渐地霞的霸道在班级里出了名,三天两头要求老师换位置。那天老师竟然让我和她坐一张桌,我极不情愿,但是老师的命令就是圣旨,要绝对服从。霞第一天就在桌子上面刻上一道深深的三八线,而且侵占了我一寸领土。我不仅身高马大,比竟还是个留级生,这个小女孩竟然欺辱到我头上了,也太不识趣了。当天下午,我就推翻凳子,和她轰轰烈烈地干了一仗。她哭着跑了出去,边跑边说“我叫我六大收拾你。”她六大比她大不了几岁,在高年级上学,放学后,他果然来了。他走进教室就把我狠狠地骂了一顿。我低着头不敢顶撞,害怕会遭一顿暴打。从此我也只好忍辱负重不在搭理她。霞虽然霸道,但是绝顶聪明,在学习上是天才,成绩总是排在前三名。上学的时候,只有她学习成绩好,即使犯了错误,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一件事情,却让我对她彻底改变了看法。过去的气候温差大,冬季比现在冬季冷很多,每天清晨六点上学的时候,家长都给我们带个小火盆,放着柴禾或者木炭,一根长铁丝穿在两头,一边走一边快速轮起来,一会儿在黑暗中形成一道道美丽的红色弧线。那天我忘记了带火盆,上课时候冷的瑟瑟发抖,霞看到了,把自己的火盆用脚轻轻地移到我脚下。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是感激还是仇恨,至那次以后我开始关注她,下课的时候她与女同学们一起跳绳,踢毽子,我就默默地数着号子,有次我甚至把妈妈的勃馍在她的课桌里放了一块,我不知道这在儿童心理学方面属于哪一类。但我能感觉到这个女孩子将来肯定不一般,事实确实如此,后来,她考上了北大。听说已经漂洋过海定居国外,从此我与她天涯海角,形同陌路。

我们几个老同学在曾经的学校里慢悠悠地散步,顺着过道又走进另一间教室,这间教室基本保存完好,黑板上面依然保留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红色条幅,在教室的一角扔着一架废旧的电子琴。那时,我们上学的时候是没有电子琴的,那架电子琴,可能是过后买的。我记得那年我们读小学时,不知从哪里聘请到了一名音乐教师。她的到来使我们的学校一下炸开了锅。那位老师留着一头髦的卷发,穿着时尚的喇叭裤,在我的印象中,那位杨姓的音乐老师确实很漂亮。她的到来为我们这些农村的小孩子注入了新鲜的活力。她在教我们的音乐课时,会在讲台上边教边跳舞。而且,那位杨老师还会吹口琴。在我们唱歌时候,老师就给我们伴奏,那时候的歌曲有《十五的月亮》、《小草》、《歌唱祖国》等等。不知道为什么,杨老师任教不长就离开了我们,从此,我们的音乐课也就变得枯燥无味。

记得那时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我的学习成绩并不理想,排名都在倒数几位。父母认为我天生很笨不适合读书,再加上我的不善言词,村里有些人甚至认为我是一个智障的傻孩子,四年级的时候我再一次留级。有一次,下课放学排在队伍最后边的我告诉同学我想辍学。也不知道哪个同学把这一消息传给了老师,让何老师知道了,他把我叫到他房间,问我为什么要停学,我说留级了,感觉自己身高比班级里其他同学高出一截。老师问我有穆铁柱个子高吗,实际上我那只是个借口,我对学习已经失去了信心。在何老师的苦口婆心的鼓励下,我背起书包安心读书了,不在胡思乱想。那时,连续三年何老师都是我的班主任,他讲课抑扬顿挫,娓娓动听。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何老师给我的印象最深。那时,也就二十岁左右的何老师不仅干净利落,也经常穿着一身黄色的军装,那时在何老师的身上透着一股子年轻人特有的朝。在何老师悉心教育下,我们学习成绩突飞猛进,渐渐地,我由一个差生变成了优秀学生。若是放学了我们的作业和习题没做完没弄懂,何老师会一直陪着我们到天黑。直到我们的功课做完了,他才骑着自行车回家。那时候老师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三二十块,而且还被校方经常拖欠,何老师为人师表,毫无抱怨,那时老师觉得最大的事,就是绝不能误人子弟。快毕业的时候,我和几名同学参加全县数学竞赛分别获得一二等奖。一段时间以后,我以优异成绩考入乡中学,后来听说何老师调离,从此就杳无音信。

我们中国的乡村小学,曾为国家与社会建设输送了一批批人才。在社会发展中,在国家城镇化的建设中,谁也阻止不了历史前进的步伐,如今一所所小学在我们眼前关闭。从学校出来,虎偷偷告诉我说他有个宏伟的计划,将来他准备在学校的旧址上建一所养老院,把原来的操场建成门球场,以供老人们娱乐。对于虎的这一建议,我表示全力以赴的支持。等将来我们都老了,落叶归根,我会同我的小伙伴与同学,在养老院里下下象棋,练练太极拳,守着这片热土,呼吸着乡村清新的空气,回忆着曾经的过往,也会是一件惬意而又美好的事情。

哈尔滨癫痫医院怎么样啊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可以治好癫痫呢癫痫病的治疗有那些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