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他,最终没能唤对我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女生悬疑

  (他最终没能唤对我的名字,就像我模糊他的名字,但缘由不一。)

  幺老爷的大名叫什么,我突然有些模糊。

  大清早村长打来电话,幺老爷死了,死在他借住的小屋。接完电话愣了几秒,吴可倒头继续躺着,却睁着眼睛。生活并没有因为这件事的发生有了多少变化,日子依旧按着它原本的顺序悄无声息淌着。

  准确地说幺老爷的身份有二,一为四川省宜宾市南溪县某村村民。二为我公公的堂兄弟、吴可的小叔叔。按老辈人的讲头,我的儿子叫他幺老爷。在我的印象中,他是我夫家可有可无一份子,常年行踪不定。到如今他不在了,我还闹不清他完整的名字。

  幺老爷年轻时出了一点事,让他的智力低于了常人,脑海里的幺老爷常常是沧桑的面容却瞪着纯净的眼睛。他最喜欢看动画片,在家常常和五岁小儿看得其乐融融,偶尔得一新鲜玩意儿赶紧拿来给小儿,于是爷孙俩玩得不亦乐乎。往往此时公公就会上前呵斥:看你脏不拉几的样子,还不去洗洗……公公对他一直嫌恶,常常埋怨其不讲卫生随地吐痰,喝酒太多越发癫狂,这点上我对公公很有意见。既然他是智障,既然他是你的堂兄弟,既然你过得还不错,就该担负起照顾他的责任。可幺老爷在家的日子,我的耳朵里随时充斥着公公对他这样那样的数落,不能呆家里了,吴可和我的大姑子着手解决了幺老爷的去处-敬老院,这时他已是年过六十的老人。对于无儿无女无经济实力的孤寡老人,这是唯一去处。

  幺老爷的智力决定了他永远是个孩子。敬老院里刻板单调的生活让他觉得沉闷不堪,于是隔三差五溜达出来走亲窜友,这家喝喝茶那家得俩钱,吃上几顿好的悠闲几天。遇上公公开始骂人了,幺老爷只好又像做错事的孩子搭拉着脑袋打回转。这时,我会悄悄递上早已准备好的包裹:几块腊肉几包茶叶,他爱喝的酒换季的衣物,当然还有一叠零花钱。这时幺老爷就会用纯净的眼睛望着我表达他的谢意,而我却因做不了更多满怀愧疚,不敢和他对视。

  有一段时间怕了公公的数落不敢去家里,幺老爷隔一星期就到我上班的地儿,手里抱着他自己在敬老院菜地里栽种的时令菜蔬,一股脑儿放在办公桌上,绿黄红紫一大堆。(这一堆蔬菜从敬老院到我这儿,他日渐迟缓的步履须步行两个小时)把个方正冰冷的办公室弄得顿时热闹了起来。“全是农家肥浇的,番茄甜着呢,童哥儿(五岁小儿)欢喜”,说完这话转身就走,气不歇歇头上还淌着汗,我赶紧追上前往他满是厚茧泥污的手里塞上一小叠钞票和两捆旱烟。散发出甜香的苞米须带露痕,青翠条纹的小黄瓜还挂着淡淡绒毛……同事们边翻看边称赞。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幺老爷常年喝着的酒让他的脾性越发火爆,敬老院的公共设施屡次在幺老爷的酒醉之后支离破碎,敬老院不让他呆了,只好辗转回了老家宜宾南溪,借住在外出打工村民破旧的老屋里。他原本是有土地的,因为他的衰老和智障被其他村民污了去,万幸村长是才上任不久的大学生村官,还算有些责任心,为他安排好了住处和每月应领的生活补贴,幺老爷总算又一次安顿了下来。

  偶尔得闲我会暗自思忖,他一个人在村里日子咋过呢。做饭做菜是否清洗到位,衣物是否按时添加,生病时又当如何自处……可这已不是我顾及范围,生活的无奈与生存的漠然让吴可和我没能再继续帮衬贴补他。从他回老家到现在,不到两年的功夫就传来物在人去的消息,吴可和我不知难过与否,总之终日惶惶神情恍惚。

  其实幺老爷并不是一直一个人,四十多年前有过一个家,至今我家鞋柜里还存有几双那位能干的婶娘手工纳就、有着精美图案的鞋垫。那段短暂的幸福日子幺老爷看上去很有精神气,衣履整洁步伐轻快,靠在一家宾馆做保安的工资,加上婶娘的勤劳巧手,一家三口的小日子也还简单充实。好景不长,他的智障随着年纪的增长益发厉害,最终不能胜任保安的工作失掉了唯一的经济来源。不久,无奈的婶娘带着女儿改嫁他方,于是幺老爷开始孑然一身四处游荡,十余年中间歇在金沙江畔这六座城市间做不定时往返,靠着亲朋的帮助救济度过了他数不清楚的春夏秋冬。作为和他血缘最为接近的我们,却因各种原因的不作为成为他早逝的因素之一,为此我泪下,不原谅自己。

  “小张,才出的油菜,脆着呢…。”站在他的墓地前,似乎又听到幺老爷在唤我。他最终没能唤对我的名字,就像我模糊他的名字,但缘由不一。

北京癫痫医院哪治好哈尔滨市小儿癫痫哪里治疗癫痫病怎么才能彻底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