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翘盼雪飞舞(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励志文章

“银色的月光下,广袤的世界一片雪白,一个红衣女子身披月光,青丝飘飘。倏忽间,一道灵光在眼前一闪,女子背上的长剑划起弧线,眨眼间已执剑右手,灵动的目光远处,一只白狐没入了茫茫飞雪中……”斜卧在阳台上的躺椅里,我在脑海里遐想着,雪花飞处的侠女柔情。窗外,圣洁的精灵随风舞动,飘零而下。收回漫无边际的遐想,将窗子打开,任由雪花在睫毛上驻足,亲吻我的唇,品味这丝丝清凉。

像孩子一样期盼这场迟到的雪,渴望在雪后的阳光下,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玩闹;渴望与三两文友相邀,踏雪寻梅;渴望陪老父执酒一杯,月下赏雪。对这场冬日的童话,渴盼得太殷切,便显得这等待太久、太漫长!

思绪被播放器里的音乐扯了回来,“寒风潇潇,风雪飘零……”这实实在在的音乐,便是我每次在雪花飞舞的窗前发呆时最喜爱听着的《雪中情》,一首老掉牙的歌儿,却在下雪天的午后百听不厌。

北方的冬天,从来都不缺雪花。不像南国,看一场雪,像是要等上千年似的,因为难遇所以稀奇。可是今年的冬天,我的家乡,一个结结实实的北方家园,等待雪花的来临,却等了整整一个冬天。

秋风扫过,树上的叶子本该逐渐地叶落归根,到真正冬天来临的时候,树上就是光秃秃的了。可是现在都过了大寒了,路边法国梧桐上的叶子仍然怀恋着过往的青春,不肯离开。粗壮的树干挑着稀疏的叶子向天空张扬着,将对冬天雪花的渴盼表现地更加赤裸。干涩的风吹过天空陨落的星星般的金色树叶,一遍遍地重复着雪花对它的吝啬。

这个冬天,日子只是简单的在雾霾、刮风和偶晴之间重复,大多数的天空是铅灰色,每日里出门便要戴上口罩,空气中总有股混合的、杂陈的味道,有些呛人,鼻腔也有种被灼烧的干疼。

坚持了多年的晨跑,也悄悄地被这股味道吓了回来。只好挽起长发,着一身家居服,脚蹬软底儿的老太太鞋,在家里由阳台到餐厅,再由餐厅到阳台,转着圈儿的小跑。路过穿衣镜时,看到镜子里自己的形象一闪而过,便在脑海里窃笑着欣赏自己的搞笑模样。想念冬日的早晨带给晨练的人们那种刺骨的寒冷,想念被寒冷冻得发麻的手脚在小跑后渐渐复苏的感觉,也想念那大口呼吸着的、冰冷的新鲜空气,更想念面朝汾河,畅快地喊上两嗓子的舒畅。

“这个冬天是个暖冬啊!”,朋友多日不见,大街上遇到聊几句,竟然都发出了如此感慨。相互抱怨着这该死的天气,让流感病毒在空气中毫无顾忌地肆虐。学校里的孩子们,请假的一个接一个,甚至有的班已经过半了,老师也有扛不住的。单位里的同事感冒、鼻炎是轮着来。医院里就更别说了,楼道里加的病床都是满满的,门诊上也站满了等待入院治疗的病人。往常医院的收费处一般到下午就鲜有人光顾了,可是那天下午下班时间快到了,收费处窗口外还是排着长长的队。

“这天气,太异常了,老话儿说三九四九,冻破石头,这哪里像四九呀!”

“真是的,这天儿,和春天一般。要不是今年要有一场大的春寒,就是要地震了!”

“要是春寒呢,明年的收成就要受影响了,瓜果蔬菜价格就要涨喽!”

两个农民模样的人边排除,边聊天儿,旁边还有人点着头附和着,不时有人插话进来。

渴盼一场雪的到来,渴盼她纷纷扬扬自天外飞来,带着缕缕清新,漫天飞舞,将山野河流悄然覆盖,无声息地沁入大地;听潺潺雪水滋润干渴土地的声音,感受雪花将湿润的水分子扬洒的空气中到处弥漫。

对雪的渴望,致使我每天早晨增加了一个习惯,当手机自动开机后,一定要打开“朵唯天气”看一下,天气预报有没有更改掉昨日的“晴,轻度霾”,然而勤快的、发白的太阳总是在每日的清晨不约而至,因此失望便一天强于一天。

前几日,终于预报有小雨了。真是稀奇,数九寒天竟然会下雨。心里尽管有些疑惑,却也掠过一阵窃喜。也许小雨下着下着就成雪了呢!正好第二天是周末,早上,睁开自然苏醒的眼睛,已快九点了,迫不及待地披上睡衣,将窗帘拉开,期冀窗外有从天而降的簌簌雨声。想像着这姗姗来迟的天外飞仙能华丽转身,幻化为晶莹剔透的精灵。

打开窗子,果然有一丝清凉的雨丝在脸颊飞纷,我伸出手,早晨冷冷的空气扑面而来,我想用手接住雨滴,看她在我的手心里渐渐地温暖。我企图紧紧地拽住雨丝的尾巴,然而手心里的雨丝还未成滴,脸颊的清凉就离我远去。看看窗外的路面上,并未被雨水浸湿,只是停放在楼前的车顶上有些水涔涔的亮光,描画着雨来过的痕迹。返身又赖在被窝里,打开手机的微信,看到邻县同学发的雪景,还有雪花飞舞的小视频,心里便生出许多羡慕来。于是便充满妒忌地回复了她:“我这里今冬还未曾见过一片雪花呢!看看我的窗外,太阳又出来了!”

起床,在加湿器里滴几滴醋,一会儿功夫,家里便弥漫在潮湿的醋香中。无雪的冬日,屋子里倒成了有着安全空气的地方。

这个冬天没有北风凛冽,没有刺骨的寒冷。人们都在翘首期盼一场淋漓酣畅的漫天飞舞。北国的冬天,怎能缺了雪花?难道果真如诗人所说:不知道是冬负了雪,还是雪背叛了冬,你本该与冬为伴,却与春牵手。人们该赞美你的矜持,还是该指责你的姗姗来迟?

距离立春还有十天了,终于预报周一有小到大雪了。人们便带着安慰口气兴奋地相互转告,“周一就有雪了!”“是吗?真的吗?我上网再看看天气预报去!”

果真到了昨天,也就是周一了,天空阴沉得厉害,重度的雾霾笼罩着整个世界,一片昏暗。人们如同神仙腾云驾雾,在雾霾深处,行色匆匆。对于这个叫做雾霾的东西,尽管它不经人允许,就强行经人们的鼻孔钻入肺部,尽管它的呛辣的味道令人厌恶,但看在马上就要下雪了的面儿上,姑且容着它吧!

临黄昏了,重重的雾霾并没有散去的意思,依然张扬着它的霸道。晚上一定会下雪了,幻想着第二天早晨会是一片雪舞冰封的景象。梦中出现了雪花飞舞、银装素裹、冰清玉洁的童话般世界......

今晨,走在上班的路上,雾霾倒是散去了,只是空气中有种湿润,天空压得很低,砖灰色的。持续到午后,飘飞的雪花才扭扭捏捏地在空中飞扬了起来,似有似无,而后渐渐密集,洋洋洒洒,姿意飞舞。白雪纷纷何所拟,未若柳絮因风起。这场飘飘悠悠的雪花,来得真是不容易,这场等待,终于是盼而归了。

听,雪落的声音!任由她在你仰起的素面上方曼妙,闭上眼,静听她空灵而清澈的寂寞之声。看那冬青和针叶松上已迫不及待地储上了雪白,晶莹而耀眼;路上铺上了厚厚的一层,脚踩上去,咯吱有声。路上车子前轮的防滑链与积雪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行人如履薄冰般地小心翼翼。“寒风潇潇,飞雪飘零,漫漫长路,把歌而行……”每每走在雪中,总不喜欢打伞,却喜欢哼唱这首老歌,喜欢这六瓣的精灵调皮地钻进脖子里痒痒的清凉,喜欢它们积在衣服上抖落时的飘逸,喜欢轻轻捧一捧在手心儿里,吹开雪雾时的朦胧。

……

“妈——,我回来啦!”听到防盗门关闭的声音,儿子已经站在了屋内,他跺着脚上的残雪,将衣服上的积雪一抖便卸了一地。

“妈,咱们出去堆雪人儿去吧!”被儿子兴奋的有些发抖的声音感染着,和他一起欢快地跑到院外,顽皮地拽住头顶上的树枝,轻轻一放手,雪花腾起一片雪雾,簇然而下……

河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中西医治疗癫痫病可以吗天津市癫痫医院怎么样啊沈阳看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