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轻描】五月,心事如烟忆如兰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异悬疑
摘要:岁月静好,现世可曾安稳?从来都虔诚地恪守,盼云开月明,盼尘埃落定,从不敢有丝毫的非分之想。然而,尘世中细微的尘埃,哪一颗不是在风里雨里起起落落,最终消失不见。那倾绝的舞姿,那真切的哭笑,那灿烂的生命,统统埋藏。 [浅夏盈盈]      初夏,清晨,淡淡明丽,掠过浅浅光影,惺松的眼悄然而亮。   此时的自己,向往窗外的三寸日光,却又懒懒地不愿靠近。就这样望着窗外,斑驳的光影,高耸入云的枝丫,微微摆动的叶子,只是听不到风声。这平静中涌动的微澜,恰似清晨的一缕光、一袭香,生动地诱惑着慵懒的心扉。   对峙天边的朝阳,需要勇气。并非刺眼,而是这光芒万丈放大了生命的疼痛,折射出经年的沧桑。望着那火喷的明媚,光影交错的凌乱,游离不定的闪烁,象极了这不确定的人生,还有这永远不安分的思绪。   这个世界,很真实。日光倾城,碧海蓝天,草色青青,花儿争俏,柳条招展,百鸟歌唱,乐声低回,神色各异的表情,点缀着生活的斑斓。我却欢喜,那一滴醉心的清泪,安静地落下,漾开心事几行。温热的动荡中,谁知那难言的情恸?   浮生若梦。置身于这温暖的真切,无论我踏实地睡着,或是亭亭地站着,总觉是飘浮在空气中,任尘世的风,将自己带向未知的归途,赏过万千旖旎,听云雨的传说,没有追逐,无谓悲喜,想象着所有幸福的可能。   万紫千红的世界,独爱那清盈盈的绿。鹅黄,嫩绿,劲绿,苍绿……或闪耀,或清新,或透亮,或沉静,赛过那花团锦簇的缤纷。这绿意盎然,不抢眼,不出众,不矫情,却是柔韧的,长久的,妥贴的。那一世乱红,怎比得细水长流的平淡流年?   小小的心思,总想把世界弄个清楚明白。此时的自己,无比专注地闭上眼,感受空气中跳动的气息,想象成如初的干净与美好。伸出手想要触摸,游离的指尖,无力地下垂,亦只是画下重重的问。   窗外的世界,害怕走近。眼前,隔着玻璃窗,任阳光肆虐,我的世界清凉如水。喜欢这样界线分明的遮挡,喜欢这样格格不入的气息,喜欢这样自顾自的沉醉,喜欢这样无法解释的痴迷。就这样,守住一隅空寂,竟生出许多无端的温柔,与之耳鬓厮磨,与之相拥取暖。   岁月静好,现世可曾安稳?从来都虔诚地恪守,盼云开月明,盼尘埃落定,从不敢有丝毫的非分之想。然而,尘世中细微的尘埃,哪一颗不是在风里雨里起起落落,最终消失不见。那倾绝的舞姿,那真切的哭笑,那灿烂的生命,统统埋藏。   踮起脚尖,尘世的牵绊仍是桎梏了想要高飞的脚步。延伸的视线,想要望得到多年后的自己,却是望不尽的烟雨凄迷。一个声响,从红尘深处涌向心的城池,美丽的私语,攻破了岁月的逞强,吵醒了沉睡的悲伤,心阵阵生疼。   层层叠叠的山峦,在一片轻烟缭绕里朦胧依稀。梦想不再安静,染上岁月风霜,才会步履蹒跚。   钢筋水泥的幢幢高楼,若一座座近不了的城堡,神秘而坚冷。那城堡中住着的灵魂,是否冰冷如斯,从此百毒不侵?   日光倾城而泻,有着五彩斑斓的华美,却照不到内心的荒芜。尘世的盛装,包裹的只是漠漠虚空,是潺潺寂,淡淡伤。   唯那细细的孤独的枝丫,倔强地刺向天空,义无反顾的决绝。它,永远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收回,那宿命的生长。   最温暖,是抱紧自己,浅笑嫣然。只是,这笑隐藏太多,太多。      [梦落指尖]      梦中,遇见一片温柔的花海,痴痴流连,不愿醒来。   那是一片薰衣草田,无数次在梦中浪漫缤纷。那是多茂盛的紫,让人错以为就是爱情的颜色。于梦中,如此凑近她的气息,徜徉于她的宽阔,接受她满满温柔的包围,是不容抗拒的心醉。花儿轻颤着肌肤,恰似爱人的抚摸。花香漫飘沁心,恰似爱人的呢喃。   是梦,终是要醒的。用微凉指尖,于空气中画下梦中的场景,画下此生再难遇的传奇。只是,梦易做,却画不成,任凭怎样穿越昨日梦境,怎样都不对,怎样都觅不到初开。   屏前的微光,与我日夜相对,虽无言,却懂得。那是素淡世界中最贴心的暖,若星星点灯,在黑夜中轻舞飞扬,接纳我所有的欢喜悲忧,让我不孤单。若可,愿意化成那样的光束,在需要的时候发散,在适时的时候关闭,说不出贴心贴肺的好。   指尖与键盘的合奏,明快而轻盈,随心又随性。那自由的书写,时而一气呵成,时而悠然凝思,时而反反复复,时而卷土重来……其实,每一种状态都是一种心情,是我无法驾驭的汹涌。起起落落的指尖,浅浅淡淡的心事,终究会在这自说自话中回归心灵的平静。   只是不解,这深浅不一的书写,无论怎样的肆意狂乱,都可以轻易地抹去,还原一片明亮与清新。为何人的记忆越抹越深、越擦越疼,让你拾不起亦放不下,无法还原最初的完整洁白,而是生命空洞的苍白与无奈的留白?   指尖的微温,直抵心的荒芜,渐渐散去。心太冷,怎样的温暖都无济于事。你们都说,我是个需要很多爱的孩子,需要依靠,需要被呵护、被疼爱、被在乎。而我,却骄傲地孤独,倔强地证明,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一个人的世界可以不难过,一个人的行走可以不哭泣。如寂寞山谷里迎风而立的植物,冷冷地飘,自顾自生长、老去、枯萎。   南来北往是鸟儿的轨迹,花谢花开是花儿的宿命,叶绽叶飘是叶儿的追求。而人呢?情缘散尽之后,是否能再度重逢?一场漂泊,是否有尽头?我要的从来不多,也只是讨一点暖,一个眼神,一盏笑颜,只是想有一个人陪着一直走一直走。如此,流浪便有了意义。   毕生困顿,爱至无言。心无所依,两手空空。端起杯,想要握住些什么,只需一点点重量让自己感知,不至于空气般毫无份量地飘浮。怦地,洁白的瓷碎了一地。俯身,温热的流淌,浸润着片片心碎的光影,如花开,如花落,纠结于心。   时光凛然,让自己习惯一个人。只是,独处的时光有着噬人的冷。指尖飞舞,一遍遍翻看着电话本,想要找一个温暖的人,说一些温暖的话,哪怕只是假象,亦足以驱赶心中无边的落寞。   只是,没有人,没有想要的温暖,没有能让你安心的倾诉,什么都不对。心,一静再静,静到能听到世界沦陷的气息。很想,关上手机远离网络,证明自己可以戒掉某些东西,让自己活在真空中,无关爱情,无谓温暖,没有悲欢的姿势,没有回忆的可能,唯有安之若素的表情。   一只苍蝇,于玻璃窗上跌跌撞撞,莫名地感伤,只因它前途一片光明却找不到出路。那小小的身体,许是真的不甘心,所以才积聚着无尽的能量,直至寿终正寝气数落尽。于自己,那是一种怎样真实而又深刻的讽刺?除了退后,除了彷徨,也只是认命,似是而非的挣扎,从不曾泄露天机。   原来,有些痛苦,不必言说,止于唇舌,掩于岁月,如此安好。      [心事如烟]      紫陌红尘,繁华一梦。心事如烟,落笔成伤。   一个人的天空,寂寞。一个人的世界,怕黑。一生的等待,成空。一生的跌撞,成伤。   情缘寂灭,流年堪破,只需要一种姿势,将曾经收回。你们说,我仿若纷乱尘世中一缕清新的空气,闭上眼都能感到呼吸的甘甜。你们说,我仿若阴霾世界里一缕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心间长长久久的寂寞。而有谁,曾陪着我走?从清晨走到日暮,从最初走到最后,不言离分。   雨,忧伤地吟唱,漫过心尖的疼痛。经年的伤,在岁月的长河里缓缓流淌,一会明晃,一会藏匿,一会喧闹,一会安静,痴痴地不愿离去,傻傻的不可遗忘。能否,借一点凉,填胸口的伤?   日暖心凉,梦浅云深。于回忆之巅,找寻最初相遇的地点,用尽全身的力气,拼凑曾经的完美。却发现,流年跌撞,一切物是人非,早回不去,当年的那片花海。却原来,遗忘是最苦的苦,记忆是最伤的伤。   流年,断章。沐浴着岁月沉香,做一个干净而温暖的女子,素心向暖,衣袂飘然,不染纤尘。以自己的方式行走,哪怕沧桑无涯,哪怕兜兜转转回不到起点,哪怕眼中蓄满了迷蒙,那份坚定会是我毅然前行的理由。   只是一个转身,拼尽所有的力气,却足够优雅。不敢回头,却清楚地感觉熟悉至陌生的距离,在无限拉长,拉长,隔断天涯,从此日月不相逢。多年以后,孤单堆积成厚土,心千年冰封,旧时风景,照见的只是褪色的心情。   与黑夜抱拥,沉溺于静默的空气,心如般若。伸出手指,感受风的方向,轻柔,丝滑,如绵软的抚摸,无痕,却微凉漫心。空气,轻薄而游离,与寸寸肌肤相依相偎,无处可逃的混杂。   尘世风景,从来都不寂寞,温暖而生,又从容而逝,好似有足够的时间,去等待,或是去挥霍。只是,红尘漫道,岁月忽已晚,容不得你丝毫停留。打马而过的青春,来去匆匆的情缘,从来都不会如愿被你掌控。   滚滚红尘,偶然来,必然去。那沧桑来路,深深浅浅的印记,不只是你曾来过,而是那一份无法磨灭的深刻。也许,在踏入的那一刻,亦不曾想会深陷,在跋涉的途中,亦不曾觉得是煎熬。只在回首时,才知那一路有多沉、多漫长。   生生世世的期盼,月月年年的等待,分分秒秒的想念,千帆过尽,仍是一句今生无悔。可否,有一个人不再让我冷,当我想要温暖的时候?可否,让我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在我想要安定的时候?   转身,便是天涯。早已陌路的伊人,时常会在空间留下脚印,却不留只言片语。聪明如我,怎会不知你难言的心情,亦只是想通过空间的蛛丝马迹确定我现在的心情,亦只是想告诉我其实你不曾忘记,亦只是想看看我现在的改变,或者只是想看看曾经爱过的痕迹。   茶凉了,可以再续,只是再没有最初的味道。恰如记忆,可以重温,但是再不会有当时或撕心裂肺或幸福如花的表情。流光如织,心情淡淡,再没有什么是不可失去,再没有什么可以温暖久久。   照片中的自己,笑靥如花。那似有若无的快乐,象梦魇,藏着毒,美得不真实,无法招架的诱惑。终究,不愿认输,只能没心没肺地笑着,装作无忧,想要重温那简单从容的青春岁月。   穿过记忆的墙,用纤柔的指尖缓缓拾起那片片凋落的曾经,零落的美丽,串起一生的心醉,在心间婉转悠扬。   风,吹起久远的誓言,吹皱长长的相思。在岁月的长风里,萦萦孑立,发丝紧贴着脸,模糊了视线。      [回忆如兰]      清浅五月,好一派绿肥红瘦,落花飘飞,回忆如兰。   花开正艳,红颜空瘦。路边的花坛,粉的,红的,紫的,黄的,各色的花竞相开放。无论风吹日晒雨淋,她们就这样旁若无人地开着,无视路人的评头论足,不必与众花分出个高低胜负,开得率性,开得自由,开得风情。悄然的谢幕,留世人无尽的怀想。   弱弱地问,这些恣情的花儿,在你含苞待放的时候,可曾想命定的轨迹是凋零?在你倾城而绽的时候,可曾想终有一天会碾作尘泥?在你们被人欣赏的时候,可曾想会随着流水不问归处?   头顶的天,是淡淡舒心的蓝,飘逸的云朵,温温软软的模样,不停地变幻着脸孔,荡开无穷的想象。这一片辽阔的天幕,陌生而疏远的诱惑,让我有了探索的欲望。与天空坚强对峙,幻想自己能飞向那片碧海蓝天,融入它多情的怀抱。   心事侧然,独自走向人群深处,也只是走着,却不知哪是终点。没人同行,没人懂得,唯一的观众是自己。只想真切地感受这烟火的气息,只想知晓貌似强大的内心,能忍下多少尘世的勾引?   文字,寂寥若花,苍白的生动,牵引着清冷的魂,将生命中所有历过的爱恨、思念、美好、伤痛,串成永不失去的真实,提醒自己曾经是如此认真地走过。只是,当初那些鲜活的曾经,那些有血有泪的疼痛,再说出终是换了心境,不再深刻。   一路轻描淡写,浅浅淡淡的落寞铺满心间。腻了时光里的冷冷落落,倦了文字里的凄凄清清,怕了空气中的寂寂寞寞。有那么一些时候,懒得说话,懒得写字,懒得出走,任凌乱的心事紧紧缠绕心间,悄然做祟。   喜欢白衣胜雪,喜欢素面朝天,喜欢把日子过得简简单单、干干净净。在有情天地间,看一场尘世烟火的表演,极致的绚烂缤纷,亦是极致的风情殒落。道道美丽,演绎着决绝的寂灭,是谁也留不住的稍纵即逝。   站在某个地点,一动不动,清简的容颜,眼神中装满复杂。身边,阳光灿烂,花儿含笑,车轮滚滚,人潮拥动。多盛大的热闹与动荡,却觅不到一分一毫的亲切。游离于尘世之外的人,注定被冷冷地抛下。   窗外,空洞的华美。那一片失色的天空,下一站,会飘向哪?轻轻撩拨,心事便浮出水面,或喜,或悲,全诉诸笔端,打捞起岁月的命轮,诉说着风月情浓。   五月,残红退尽,听过花开的声音,深情蔓妙,也看到花落的结局,香消玉殒。伫立风里雨里,浅笑如兰,心事低回,游弋的目光追逐着花影朦胧,花香浸润的指尖,安静的流淌中生出许多别样的心情。   突然好怀念,曾经无忧的笑颜,那是明目张胆的快乐,是势不可挡的明媚。只是如今,一切被凡尘所俘,被世俗所染,牵强的表情,层层的压抑,再没了当时的味道。只是叹息,时间都去哪了?快乐都去哪了?   红尘寂寞,凉透心扉。天空澄澈如洗,风轻柔地唱和,心在日渐荒芜的等待里,静享安然。   流年困顿,现实阻挡,教会我孤独中微笑如花。远远地望,修一念禅心,剔一怵困厄,生命静笃,立地成佛。   好时光,是用来怀念的,唯有祭奠,唯有感谢。   湖北治疗羊角风专家武汉看羊癫疯哪里权威西安治疗癫痫病的好的医院云南癫痫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