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少年心】回望露天电影(征文·散文)

    双柱之间,挂着一面顶风的白帆。一注追光下,一群影影绰绰的身影,追过来,荡过去。清脆的童音,朝气的生息,多彩的画面,弥新的情境,历历在心。仙子流云飞袖一展,罩住了一切秘密。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幽远的皮鞋梦(散文)

    这趟K143次火车上异常拥挤,大概是临近春节的缘故,连狭窄的过道上也都堆满了人,各种各样的人,或站着,或坐着,身躯一直随着火车的匀速前进而轻轻晃动。我望着车窗外的夜色,在庆幸自己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茨沟秋风徐徐欢

    中秋节前必须去趟茨沟,这是我挂在嘴上、叨念着的心愿,我一定要去见那个牵挂已久的人,去见与我相见欢的“他”。龙先生听知我前行之意,便爽快应约在周日同行,一个多少小时的车程中,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山月不知心里事(散文)

    夜,灿若星辰,怎抵媚眼如丝。月色溶溶落在我眉尖,碎了一地痴语,芳香了我的诗情。夜悄无声息地漫过流年,失了爱的暧语。一弦一柱思年华,逝去的经年缓缓涌动在忧郁的渡口,捕捉漏掉的旧...[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百味】风言疯语(散文)

    时间总是能够把生活酿造出不同的味道来,也会把我分解成不同的我,一个狂热一个安静,一个愤怒傲慢一个平和谦卑。说不清我更喜欢哪一个自己,他们总是出现在不适宜的时间,与另一个对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有奖金”征文】绿皮火车(散文)

    一儿时居住的山村比较偏僻,也很闭塞,与大山很近,离小城很远。具体有多远,那时候我不知道,只知道很远很远。村里不通公共汽车,也很少看到汽车,而坐火车更是遥远的梦了。虽然没有机会...[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百味】游白鹿温泉(散文)

    2016年6月9日10日两天,我们原来住在一起的老邻居老朋友,一帮老头老太太男男女女相约十七人,跟随旅行社去石家庄市平山县温塘镇疯玩了两天。9日下午去“白鹿温泉”泡几个小时温泉澡,10日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有奖金”征文】老家的西厢屋(散文)

    老家的房屋大都坐北朝南,那叫正屋,而东西两侧盖的房屋就叫厢屋。从我记事起就记得老家有个西厢屋,证明它比我先到。老厢屋里装满了我与它的感情,给我带来了童年的欢乐、少年的憧憬、青...[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为时光描画水墨丹青(散文)

    隔着人生的彼岸,望见远方烟花浪漫,却早已和自己毫无关系。此刻的心,远离了繁华和喧闹,正沉浸在墨色的时光里,感悟着文字的魅力。流年碾转进生命的漩涡,当心里混搭着各种思绪,唯有文...[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丹枫】静下心来读一本书(散文)

    岁月匆匆,人无非是世间的过客,在红尘中呆久了,就厌烦了吵闹的人流。其实细细想来:人流犹如流水,来自山涧缝隙,来自大海云层。在热冷气流里诞生。以活的生命力或涓涓,或潺潺,或奔流,...[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