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军警】巾帼英雄,不让须眉(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精华作品

一直认为,《八扇屏》是个不祥的节目,德云社只要一演《八扇屏》,就总有演员会忘词。

不过哪次都没有这次忘得离谱,在“20110930张一元晚场论捧逗专场”中,德云一队上演全本八扇屏,几乎所有演员都上场了,全本的,不常听到,也就德云社才经常演吧,可是这个节目却让人失望,仿佛是多米诺骨牌一样,连续多个演员出错。直到许鹤丹上场,一段完美的“小妇人”,说得荡气回肠,一下子挽回了局面,观众终于能够安心地叫一声“好”了,后面的演员在她的带动下,也逐渐步入正轨。不禁让人赞一句,好个许鹤丹,真给女演员争脸。

许鹤丹这次的“小妇人”用的是“穆桂英”,另一次在“2012.1.17广德楼小封箱”,邢鹤薇也使了一次“小妇人”,用的是“杨贵妃”。对比一下这两个小妇人,就知道孰优孰劣了。邢鹤薇的应该都算不上贯口了,只是用很慢的速度把一个故事背诵了下来,仅此而已,朗诵的过程更是磕磕碰碰,屡次出错,更谈不上说什么身段、做派了,观众以极大的耐心听完了这段,没有起哄,真是高素质的观众。

在此,奉劝邢鹤薇一句,没有练好,就不要上台。光背不够,最好默写一遍,默写一遍的效果胜过背诵十遍。在没有正式上台前,就要模拟揣测上台的心情,用正式表演的心态,先演给自己熟悉的人看一遍,因为上台是必然紧张的,先习惯这种紧张的心态,会有好处。

女孩子,更要自重,既然要说相声,想说相声,就要说得最好,这点,要向许鹤丹学习。

虽说女子撑起了多半片天,但是社会上还是有很多职业存在男女歧视的现象。其中唯有相声是不得不区别对待男女,因为女子实在是不适合说相声。

据说老年间的女相声演员是当男的使的,说的台词也和男的一样,也使用那些“我是你爸爸”之类的台词。但是,随着社会审美的变化,这样使活有损观众的欣赏,已经不适合了。女相声演员就更难当了。

首先,相声台词基本都是为男子而设定的,“我是你爸爸”要改成“我是你妈妈”,虽然不是不可以,但总是比较麻烦的。比如《追窑》里,要是说“你晚上和谁睡啊”,“我和我丈夫睡啊”,“我也和你丈夫睡啊”,无论是一男一女说,还是两个女的说,恐怕都不合适,那场景,恐怕就真的“三俗”了吧,演员要真的敢演,那也太心宽,太没心没肺了,绝大多数有良知的观众恐怕只能摇摇头,乐不起来吧。

其次,相声舞台上很多动作表演也是为男子而设定,尤其是一些身体接触的地方,如果一男一女恐怕会多有不便,观众看着也别扭。

女子要说大概就只能多说那些功夫型的段子,报菜名、地理图、洋药方、卖估衣之类的,只要女子的功力到,应该也能出彩。许鹤丹走的就是这条路线。要不就说些新编段子吧,不过德云社的创新能力一向是比较低的,而且新编作品要说好,难度是比较大的。

在这种情况下,许鹤丹女士体现了她对相声的热爱和非凡的才能。

对相声的热爱那是肯定的,女子说相声那么难,连她师父郭德纲都说女子不适合说相声,可她还坚持这一行,如果不是热爱,会这样吗。

再看她的才能了,她的相声综合能力如果在男子中间,当然就算不得上好了,但是就女子这一块来说,属于上乘的了。尤其是她的贯口,不仅仅是八扇屏中的“小妇人”,在我所听过的其他段子中,都表现得很出色。

另外,她的声音很好听,有特色,比普通的女声要沙一些,但是让人听得十分舒服。

在男子当道的相声界,许女士,凭两只纤纤细手,能打出一小块空地出来,也算是一个奇女子了吧。

打油诗一首也赠许鹤丹:

窈窕淑女舍女工,不爱胭脂与花红。

淡扫蛾眉上舞台,说学逗唱样样通。

哈尔滨哪里能看癫痫郑州治疗癫痫病价格哈尔滨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哪家医院看癫痫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