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春风入我城(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精华作品

(一)春风入我城

春风是哪夜入的城?

柳枝已经甩出了清凉的翠袖,榆丝儿半眯着星眼。

灵江岸畔,草绿已然星星点点。潜伏了一个季节的生息重又占据了小城的眉眼。

街巷张灯结彩。

一场饱满的阳光,灼红了灵江岸畔的桃杏,巾山路上的玉兰,顶着一树魏紫花瓣,恣意绽放,间或几株玉白意兴阑珊,却如西子捧心,别有风韵。

阳光一路洒将过来,满树的花儿无需指引,仰起俏生生的小脸儿,踮着脚尖凑上去,竞相亲吻镶金的裙袂。

燕子衔回一场轻雷,雨便悄然而至。三月穿街过巷,翩跹在烟雨迷濛间。

紫阳街。

细密的雨丝斜斜地扯起木楼撑起的逼仄天幕,古老的青石板上,酥软的雨点浸湿了来来往往的足迹,跫音里也带着几分拖沓的水气。撑着一把细花伞,走一走,停一停,目光刚掠过小楼雕花的窗棂,就被一枝水灵灵的花枝挂住。

咿咿呀呀的弹唱,从一堵斑驳的女墙里飘出,袅袅娜娜,循声而去,从一扇朱红里推门而入,捡一方干净的长凳随意落座,戏台上侬侬软语红妆水袖,沏一壶上好勾青,氤氲的空气里,衣袖上沾染了清浅的茶香,而胡琴低语,蘸一指茶水在桌面上描一幅江南城廓。

状元府。跨过高高的门槛,门楼上篆刻着一方翠雾。那个寒窗苦读的人,终于功成名就,负手立廊前,画眉入闺阁,鹦鹉在檐下的笼里吟哦。墙角的老井旁,伏着一只秀气的木桶。橱柜陈列的楷书,墨迹透过玻璃,幽幽地诉说着几个世纪的沉浮。

三月轻车入境,江南飞上一片红晕。

桃花总是最动人,一团一团烈火一般,先是从岩畔燃起,风一吹就噼噼啪啪地一路蔓延,田头、路边、山巅甚至寻常家院,一开就必是一树赤焰,令你不由得不捧出笑颜,相跟着把自己点燃。

长城。明清的砖石墙下,厥类植物从苔藓里拼力钻出,茸茸的肢节挥舞着。春天,没有一种草木甘于在风中寂寞。杜鹃一丛丛,没过枝叶的花苞一天天饱满,满眼的情意眼看就要瞒不住了。

三月羞红了脸,一跺脚,折身遁入一支牧歌。

牛背上的短笛响起来了,蛙声应和,布谷又要在田间絮絮叨叨去年的那个梦了……

小城,系一袭春风俏立在江南卷首。

(二)给远方的一封信

远方的朋友:

此时,江南烟雨迷蒙,我坐在窗下听雨,想着远方的你,是在续一杯茶还是酌一壶酒或者正在路上奔波呢?

你看,你不开电邮不用网络,想起你时,只能以这样老旧的方式给你寄一封手书了。有没有发现,我的字迹越来越周正了?像你说的,人越活越明白越活越端正,我的字也从惯用的行书演变成笔划方正的小楷了。我常想用你寄来的桃花笺,蘸上新磨的墨给你写一笺蝇头小楷,提笔想起既无离情又无相思,我跟你说的只是这云烟淡淡的日常小事,何必浪费了一张珍贵的笺呢?也许我也会在某封信中,给你录一阙宋词,不过你也未必喜欢,像你那闲云野鹤的性子,怎会羁绊在宋词的愁绪里呢?

最近迷上了隶书和篆体,点上你寄来的小篆香,对着帖子我就可以耗上好几个时辰了。你呢,在遥远的地方又有哪些新奇发现?有没有找到你梦中的那个姑娘?

说到这,我又要唠叨你了!你总是这样在现实里寻找着梦里经常出现的那个地方那个姑娘,你想想你走了多久了,从江南到江北,从中原到草原到漠北,你走了山山水水,给我们寄来了一路上的风景,而你那美丽的姑娘呢?你说她总在灯火阑珊的黄昏出入你的梦境,而你出入人间烟火,仅携这半片梦境在现实中找寻……

哎,其实我也是理解的,你只是不愿委屈了这仅此一次机会的人间旅程!

你知道吗?三月的花事有多红火!我家楼下有一条长街,两旁都种着玉兰。春节过后一场接一场的雨啊,悄悄地就喂饱了满树满树的花苞。雨停后的晴天,那些花儿一树赶着一树地开,紫玉兰居多,少量的白玉兰间在其中,就有几分落寞的意思了,不过那玉色的白在一派紫粉里倒也是清新夺人。你没见过那些花啊,开得是多么的纵情,那种奋不顾身的热烈,就像年轻人不管不顾的爱情,让人看看就忍不住动容。

常常撑一把伞反复在这条街上走,有时阳光透过花叶漏了一指两指在伞上,有时一片片粉紫的花瓣就粘在伞上了。开花的这一茬日子都是好天气,阳光真是好东西,只需轻轻一点燃,整个春天便轻易地迈入了最绚烂的章节。有时我会想,这样的三月,你要是回来就好了,相跟着走在这车水马龙的闹市里,听你说着那些远方的事,就像这花开的一样,是多么让人神往的美丽!

今天下雨了,不大不小,一阵歇一阵的。雨一下,玉兰就有些招架不住了。这些受孕于雨又终结于雨的精灵,她们的花期真是短啊!也难怪她们开得那么恣意!

枝上的花瓣已经有些倦怠了,树下散落的片片斑斑像是刻意撒上的彩色石子,在草丛间分外醒目,目光所及之处难免添上一份伤情。你又该笑话我了吧?是啊,这把年纪了还这样容易伤春悲秋的,实在是没什么长进!

半年前因医用胶布引起的过敏基本上好了,无需挂虑!不过每换季就要复发一冷的湿疹又隐隐萌芽了,所以我又开始运动了,先是试着每天走三公里路,然后就改为爬长城了。

我喜欢一个人光着脚走在长城的青石台阶上,一边倾听树林里鸟声宛转,一边扫几眼城墙上绿成一片的苔藓,不时有几个游人擦身而过,他们会不约而同地看向我的赤脚。嘻嘻,在路上的你是不是也常常遭遇这样的目光呢?

亲爱的朋友,你在哪里呢?你那边的季节是否也到了春季?你看我总是不知道你的踪迹,而我一直在这里。

是啊,我在这里,一直都在,不等你回也不拦你走,偶尔想起就会给你写信!

亲,从冬天到真正的春天总是会有一段忽冷忽热的天气,如果此时你正在这种天气里,别忘了冷时添衣,热时减衣哦!

祝一切顺利!

知名不具(不必回信)

北京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最好甘肃哪里专治癫痫病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