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我的小米情节(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精华作品

我是地地道道的上司人。说实在的,北漂这些年,我没少喝家里的小米,有时候回家父母给带,有时候干脆快递到北京来。常常有同事调侃:“瞧瞧你那出息,走到哪里都离不开你家的小米,天天喝小米,看着就愁(稠)。”可以理解,没喝过甚至都没见过小米是什么样的人怎么会知道小米有多宝贵!

常常有一种感觉,我是不适合在城市生活的。一日三餐除了大米就是馒头,天天如此,顿顿如此,时间一久脑海里便时常翻腾着老家五谷杂粮的画面,小米闷饭、玉米疙瘩、和子饭、抿格斗……假如把这任意的一个摆上餐桌,保准人看着都会馋得流口水。

我是从小吃小米长大的。那时候家里穷,姊妹也多,粮食老不够吃,三餐大都以玉米面、小米为主。想吃白面馍馍是很稀罕的事,若非过年过节,平时连想都甭想。

最爱吃母亲做的和子饭和小米闷饭,即便是现在,依然。如今的生活过好了,却再也吃不到过去的味道。每次长途回家,母亲总是变着法子做家里的美食。

早上一般是小米闷饭。水烧开放进适量小米,依个人口味再煮点南瓜或者红薯,大火煮小火焖,出不了多久你听,那铁锅盖突突着大冒蒸汽,你再闻,屋里已全是小米的香味!如果再焖久一点,定能从锅底把整张焦黄的锅巴扒下来,那才最美味。饭熟起锅,去菜园摘一把小葱、几根黄瓜,一家人吃着聊着谁不说这是美好生活。

中午晚上一般都是和子饭或者面条。所有的食材全是地里现摘。煮一锅红薯、南瓜、再洒一把嫩玉米粒,放点豆角,下一把短面条,饭熟之时,瞧吧,你一碗我一碗的,都像没吃过饭似的。我想,在城市生活的人们一定体会不到那个氛围。

在我们老家,小米还有一个名字叫“月子米”。顾名思义,就是刚生完孩子的媳妇坐月子里才有的待遇,婆婆每次熬粥再依个人口味放几粒红枣、核桃仁进去,能量满满的全是。

去年秋天回过一次老家,恰巧我家的老牛也生了小牛,欢蹦乱跳的很是可爱。奇怪的是,父亲每天都给老牛熬一锅米汤喝,对我来说早已见怪不怪了。用父亲的话说:“牛光吃草料营养跟不上,小牛奶不好。”这个加餐,着实让爱人也郁闷好一阵子,在她们大西北哪里见过咱家这种场面!于是:“你们家可真奢侈,外面小米卖那么贵,你们还给牛喝!”便成了口头禅。的确,村里但凡有牛的人家都会这样,牛是他们下地的好帮手,“不伺候好了,大牛养不好小牛也跟着遭殃。”这就是乡亲们口中的名言。在他们看来给牛喝或者给人喝都一样,让我来说,这也是对它辛苦一年的奖励吧!

现在生活好了,家家都不愁吃的。

随着家乡电商扶贫的步伐越来越快,已有不少村子开了微店,开始网上售米。也有不少人成了当地的“网红”,得到中央、地方各大媒体的采访报道。比如岭头村的晋平姑姑,我从心里真佩服她。虽已多年未见,但从她的直播种田,直播卖米可以看出,她的观念甚至可以超越许多年轻人。

家乡历来就有“名米之乡”的美誉。作为小米的主产地,“上司小米”不仅让乡亲看到了致富的希望,也更加鼓足了生产的动力。

西安癫痫病医院能不能治疗早期的癫痫病呢儿童癫痫病用药有什么讲究成年人为什么会突然得癫痫病?昆明治癫痫专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