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一棵树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景观
一   老家的院子已经很老,院墙残破,屋顶透光,在村庄内很难看到比它还丑陋的住所。好在世道清明,政府扶贫补助一座新的庄院,老院将被遗弃。   我问父亲,这座院子养活过几代人,就此抛弃是否舍得?父亲摇头说,房子总会有倒下的一天,对此他并没有过多的惋惜,只是可惜了门前的那棵老桑树。我惊愕,为何他不感念一座安身寄命的老屋,却单单对一棵桑树如此深情。父亲眼神中泛出复杂的情绪,思忖良久说道,以前你们在的时候,喜欢采食桑葚,三五个顽皮小子趴在树上撒野,那日子多红火。现在你们翅膀变硬,各自飞走,我站在树下仿佛就能看到你们当年的样子。我听到此处,心中泛起一丝酸楚。   正如父亲所言,这是一棵深情的老桑树。我大概很久没有像小时候那般亲昵过这棵老树了。此时我又想起熟悉的场景:五六月,桑葚透熟,娇娇欲滴。十里八乡的孩童闻讯而来,他们每年都会在这棵树上分走一段记忆。我趴在树干上嬉闹,此时的得意不言而喻。树下有人催促,等待捡拾桑果的孩童早已耐不住性子。其实熟透的桑果哪里需要人力摇落,他们只不过是想给主人翁一个该有的尊敬罢了。我站在高处全力摇动树枝,桑果如雨般掉落,噼里啪啦,站在树下的孩童欢呼声一片,响彻整个村庄。孩子们嘴角溢满墨色的果汁,小脸蛋斑斑点点,那样子就像一只花猫。父亲站在一旁观看,眼神中充满了柔情。      二   我不由得想去拥抱那棵树。它目睹了杨家几代人的生生死死,送走一茬又一茬的老人,到今日依旧葱郁。人的年龄怎可与树等同?听祖父将,昔日杨家门庭显赫,在当地算是大户。好景不长,家族在高祖这一代出现衰败。那是清朝末年,鸦片祸国的岁月,杨家也未能免灾。高祖父依仗财力,吸食鸦片,家业一败而光,终于到了无米下锅的境地。曾祖无计可施,携带家小上山避难,祖宅也抵押给了姓朱的人家。一家人窑洞寄身,曾祖在门前种下一棵桑树守望门庭。以后的岁月,窑洞换成土屋,土屋换成瓦房,那棵树却一直都在,到今已有百年历史。这棵树是一个家族划时代的符号。   家丑不可外扬,很多人对于家族的糗事选择缄口不言,但这棵老桑树不能捂住所有的秘密。村里人喜欢关注这棵树,源于它丰硕的果实和粗壮的身躯。或许又是物以稀为贵的缘故。黄土人喜欢在宅院周边栽种树木,多是杏树。偶有梨树,但数量不会太多。桑树极为少见,我印象中,全村种植桑数不会超过十株,且都是近期所植,年代并不久远。像这样的百年老桑树恐怕只此一株。村里人指着这棵树啧啧称奇,多么好的一棵桑树,竟能长到如此之大。于是便有年长者绘声绘色地讲述,就像在讲述一段传奇的故事,牵扯出一堆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杨家的秘密便不再是秘密,有人惋惜也有人称快,在此我们小辈实在不好评判。曾经的荣耀四分五裂,一个庞大家族分崩离析,分成若干个支派散落各处,这棵老桑树守候的是最穷困的一支。      三   一百年对一棵树而言不算长久,桑树未老,它还在生长。其实它的成长已经达到了足以仰望的高度。树干粗壮,成年壮汉勉强才能环抱。枝干向四周延伸,一枝搭在屋顶,一枝罩住院门,其余旁枝簇拥一团,竟能遮出一片极大的阴凉,是夏天避暑闲谈的好去处。祖父曾嫌弃它过于繁密,遮挡老屋光线,忍痛锯掉一枝,致使整棵树看起来有些残缺。桑树的生长颇具灵性,靠近老屋处向上而生,背离一面横向而长,远观似有黄山迎客松的神韵。山鸟喜欢在树冠中筑巢,其中以金翅鸟最为常见。金翅鸟是乡村音乐家,鸣叫声音清脆悦耳,它们时常站在枝头倒口唱歌,叽叽喳喳,自在异常。老鸟四五月筑窝,一个月后幼鸟岁满出巢,跟在老鸟身后学舌,高一声低一声,稚嫩的口音听起来滑稽可笑。父亲多般在此时驻足聆听,并不打扰,他喜欢这些乡间精灵,害怕稍有惊扰便会使他们弃巢而去。我小时候和玩伴爬树采摘桑果时,经常会不慎打落鸟窝,更甚者打碎鸟蛋,为此受到父亲批评。以后摇桑果时,提前仔细观察,挑开筑有鸟窝的树枝。现在的爱心便是那个时候养生成的。   尽管黄土高坡荒芜,可是只要站在这棵树下,就会感觉到富足。一棵桑树不能当穿,也不能当吃,有这种富足的感觉实属反常。这是一种精神的启迪,正应了那句“镜湖元自属闲人,又何必官家赐予。”就是这一点绿意,在萧索的风中,绽放出一丝暖色,就像执着的乡下人。   童年时期因为有这棵桑树多出许多快乐。那时候的秋千制作简单,一棵歪脖子树,系两根绳子,绳子两端拴上木板,就能荡起欢乐。起初,秋千只是属于我一个人,是父亲为了慰藉小小顽童的玩心,希望借一棵树管束荒谬的时光。我坐在木板上,两只小手紧紧地握住绳子,父亲站在身后轻轻一推,这座秋千就荡起了无边的笑声。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剧本:远处有座山,山上经年的老院子,院子门前一棵树,树下一座破秋千,爹在后边推,儿在秋千笑。只是后来,这种隐匿的幸福被打破。消息不胫而走,是贵旺最先发现这座秋千,为此我怨恨他好长时间。后来,再也轮不到父亲为我推秋千,一群衣衫褴褛的乡下孩童争先恐后,笑声不绝于耳。我作为这座秋千的拥有者,每次总能多玩一会,这是一种至高的荣耀,我需要感谢这棵树。   贵旺荡秋千的标准动作是:用袖筒揩去鼻涕,将腰间的布条紧了又紧,盘腿坐在木板上,好像这样就能展示出过人的胆识。秋千荡啊荡,一波高过一波,我想他在站在云端的时候肯定看到了村子外的花花世界,所以才会在那年果断辍学,只身赶赴陌生的城市。   此后经年,荡秋千在孩童的心里成了一种习俗,不约而同的思想总会把附近的大小孩童聚在这棵树下,方寸之地竟成全村的儿童游乐场。乡村的生活就是如此简单,一座小小的秋千,足以撑起所有的欢快。直到后来,这棵树再也荡不起油盐酱醋的沉重,孩童们自从束发之日起,不得不赶赴生活的战场,将这份欢乐深深地尘封在回忆中。      四   真像一个寂寞的老人,老桑树空旷的眼神注视着来者,掩下了去者,老树皮皲裂的纹路一年比一年深,它亲近过多少代、多少人。偌大的树冠罩住半个院落,驮起整整一个家族的往昔。时间久了,它的存在变得理所应当,就像父亲母亲的任劳任怨,在儿时的我看来只是一种生活的方式。   桑树下流过多少好光阴啊。老人们靠蹲在墙根下讲述“杨家将”的故事,妇女手中忙活针线,嘴里叨念家长里短,孩童猴儿一般爬上树枝……那时候真叫一个亲,见面叔叔阿姨,咋看都像一家人。谁说时光逝去无痕?老桑树深深浅浅的裂纹就是最好的见证。有些时光早已镌刻在人们的心里。   我从来没想过没有这棵树的童年会是怎样。没有那么多离奇的故事、没有秋千上的欢声笑语、没有乡下人聚集闲谈的情景……我的记忆中将会少去诸多事情。夜色中,谁还在坚守?老桑树抖一抖身躯,将一声轻叹遁入风中。   人有时候真不如一棵树。一棵生长在乡村里的老树,不论日子多么恓惶,无论岁月如何无情,绝不辜负父亲的期望。哪怕最后被遗弃,它也会在思念中茁壮。 武汉哪儿的癫痫病医院好武汉治羊癫疯哪家可以治疗武汉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是哪家武汉哪个中医院羊癫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