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行走的风景(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话语

旭日正辉。一道垂直的崖壁上,人影晃动,语声喧哗,不时爆出一声惊叫。

两条粗实的绳子分系在山顶的两株大树上,沿着陡壁直吊下来。

绳身上不等距地攀附着几位训练有素的登山者,他们正有条不紊地自上而下输送驴友。

中壁位置,是一位腰束绳索的黑衣男子。他两脚斜蹬山体,两手一牵一托,指导着一位重量级女子滑下峭壁。他口不住地叮咛着:身子平贴山体,脚底蹬紧斜面,踩踏实了,再移步……

妈呀……一声长长的惊叫。

我们举头一望,也倒抽了一口冷气。

惊叫声是那重磅女发出的。但见她,手脚乱舞,笨重的身子已离开山壁,两根绳像巨龙摆尾,来回晃悠着。黑衣男子随时会有被带离山体滑向绝壁的危险。

别慌,深呼吸,保持身体平衡……黑衣男泰然的声腔里带了命令的口吻。

对,平衡……别怕,有我在,有大家在。

重磅女平息下来,顺着黑衣男的引导,紧攥着他的手,一步步向下挪动……

抵达坡地了。惊魂未定的她涕泪直流,她的游伴赶紧递给她一叠纸巾。她一手擦鼻涕,一手拍着起伏的厚胸。“吓死了,多亏了几位侠士。下次再不跟那个团队了……”

“不用呆在这鸟不拉屎的山头,数星星了,谢谢!”她的游伴笑着跟了一句。

又一位老嬷嬷被顺下来了,一脸惊惶,两股直颤,衣衫不整。

补丁帮她整了一下凌乱的毛衣,叮嘱她喝几口水,歇几分钟,再继续下山。

又一位伶俐的小姑娘飞到了坡地。她开心地吁了一口气:“飞翔的感觉,真过瘾!”老嬷嬷气恼地剜了她一眼:“还来劲了?不要小命了。看我不告诉……”“奶奶,瞧你,我就是随便一说,千万别告诉我妈?我扶您……”小姑娘驾着老嬷嬷的手臂,轻晃着。扭过头吐一下舌头,丢给我们一个囧像。看着这一老一少斗嘴,在坡地等待上下的驴友们不由得笑了。

一场又一场的虚惊,然后驴友们安然落地。

微笑,致谢,傻傻得乐。那一刻,首次蒙面的面孔,也放下了所有的伪装,剩下的全是近如亲邻的关切与暖意。

“墨荷,靠边一点。别挡着下山的路口。”着大檐帽的悠悠在山顶对着我喊了一嗓子。这爽利的女子,真牛,居然攀上顶峰了?

我心里发怵,挪了挪身子,靠紧了闺蜜怡然。其实,我不想打搅怡然。怡然凝神地望着连绵的远山,还有那些鳞次栉比的小镇,似有所思。不料,她警觉地一回头,报给我一个微笑,扫视了一下现场,目光便停栖在了那一对祖孙身上。

“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往山下走。”怡然催促道,“我们的队员已排开,等在每一个要道口,会护送你们下到山道平缓处。”

我们拾起登山杖,递给她们,目送她们的身影消失在之字山道的丛林里。

艰险才开了头,我真为这队人捏一把汗。他们这一群没有丝毫装备的探险者,队员老的老,小的小,没能量,又没登山经验。要不是遇上我们,保不定今夜要在荒山露宿了。

陡峭的急弯,湿滑的山路,蔓延的灌木,刚用过午餐,充了热能的我们可是拼了好大的胆与力才攀到陡壁边的。

一位七十岁的老人,面红耳赤地滑下来了,口吐怒气,“哎,今天受罪啊!没遇上一个好领队……”

我暗自幸运,自己跟着怡然,真是跟对了团队。我抛给怡然一个感激的眼神。她笑盈盈地附耳对我说:他们领队的脑子有毛病。我们团队就很规范。每次出行,都要事先踩点,备好登山设备,检查对讲机,毫不懈怠。并在群内发布公告,温馨提醒大家,野游活动适合的年龄层次,需要携带哪些必备品。

你说,务必带上手套,我还直纳闷呢。一上山才明白了。所有山道,都是天然屏障,开路,助行,尤其是上下山,都离不了手套……

最好再配一幅面罩。瞧我,肆意地往前冲,却不用担心我的脸蛋。四岔路口指着自己全副武装的脸。哪里有脸,不过是一双黑眸子在转。男子如此注重脸蛋,倒是第一人。我吃得一声笑了。

“墨荷,还得淘一根自由伸缩的手杖,上下山就有了依傍。”四岔路口又补上一句。

自然,不做作,又一位热心肠的驴友。我抖着面目全非的手套,心里暖暖的,对团队又添了一分敬意。

没标明的指示牌,更没钦定的风景点,侠行一族20人,铃兰队长一声呼,男女队员们就在崖壁上开出一条路来。他们凭着一腔热心和娴熟的经验,齐上阵,手手相传地将一个迷路的团队安全地护下陡壁,还送到平缓山道。

这份志愿精神,以真诚和热情铸就的侠骨柔肠,在一个小小的民间社团里存在着,并在一次登山活动中再现出来。侠行一族,果真名符其实。

美女们,快上啊……山顶传来真我风采脆朗的高声贝。

真我风采,是个乐天派。有他的地方,就有笑声。风趣戏谑,见多识广,奈何谁能争,他那份独有的风采?这会儿,快乐的磁场已聚集在了最高峰。一排站姿俏拔的侠士、侠女们,或嬉闹取乐,或远眺岩山,或俯视县镇。

峭壁起侠风,斜阳暖暖地照拂着这些驴友们,寒风不再凉。阳光的碎影,金粉般晃动,无声地传诵着一个秘密。

香烟袅袅,自得地燃起了一支烟。袅娜的轻烟,柔柔的斜阳,欣欣然的群侠们,那是一种不可言说的冬日胜景。

陡壁上,几个矫健的身影正附着长绳向上攀爬。

我理好背包,戴好手套,捉住了晃动的长绳。跟在怡然身后,亦步亦趋,一步步向山顶攀爬上去。

我还没喘均气息,队长铃兰也升上山顶来了,她是最后一位升到最高峰的。铃兰,是一位自然洒脱,快人快语,有主见却又从善如流,携带着正能量的阳光女子。身为队长,甜润的声线,如春的笑颜,轻捷的身影,不在队首,就在队尾,时时刻刻关注着队友们的安危,平复着队友们的情绪,还兼免费的摄影师。

来,摆个pose,单人靓照……

风采,撑起我们的队旗……

再来,小伙伴们,贴近,靠拢,合一张全家福……

在她的召唤下,侠行一族踏青山访绿水,行万里过百川,神采飞扬,定格为一个个人性美的侠士侠女……

在原生态的荒山野岭上,在其乐融融的东钱湖返童节上,在水如碧山如黛的安昌香炉峰上,甚至在天童禅茶的爱心公益活动中,侠行一族行走的风景中,以真诚传递温暖的气息,用善怀拂去心灵的尘埃,行行重行行,烙下了一串串踏实又坚定的闪光足迹……

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医治癫痫更好沈阳市到哪家看癫痫好沈阳看癫痫到哪里好武汉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