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黄蝶之死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话语
摘要: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时无常万事休。无论世间万般物,生命尊严平等同。一个作者的作品,它录着作者不同时度的心境、情绪、思想和心路历程。 一九九三年,我在高岚小白果园小学教书。   老师都回家过端午节去了。我胸肋骨劳动受伤未愈,回去也干不上什么家务,便留在学校。   夕阳匆匆离去,黑夜迅疾归来。校园孤寂如坟茔,山风哀鸣似猿啼,猫头鹰也早早儿地呜起来。我有些骇怕,顾不上在山沟拎水做晚餐,就把宿舍门闩得牢牢的。孤坐窗前,寂寞难耐,想写点什么,却思绪难收。就把《人民文学》编辑崔道怡、刘心武、河南《百花园》金锐、湖北作协鄢国培、刘不朽、安微作家李家信等老师的亲笔信从箱底儿取出来,细细儿地看,反复地读。   突然,不经意间,一只黄蝶儿从窗缝钻进来,时而飞灯,时而撞墙。   这可怜的小虫儿,该是耐不住长夜的寂寞和孤独,才用了那弱得不能再弱的翼儿和小得不能再小的眼睛儿,苦苦地寻到这光明的地方来的呢!   我一向憎厌蝶蛾飞虫在这宁静的夜,闯入我的怀抱,搅乱我的思绪,破坏我的写作。如是往日,我必持书或是别的什么东西,将它们扑灭或墙上按死。   今晚,却无法生出那般残忍。把蝶儿视作我难得的知己。   不管它撞在我的脸上还是扑在我的眼上,我都不去侵犯它。   我想缚住它,把它留住。却又担心伤了它的翅翼儿。给它铸下终生不能再飞的苦痛。不料,它飞扑碰撞了一阵子,居然自个儿撞入了写字台上一个敞开的空玻璃罐头瓶里。   瓶里有几支钢笔,我速取出它们。用字典罩住瓶口。   蝶儿在里头乱扑一气,乱飞一气,纤弱的翼儿酥酥地震颤。终是累了,疲了。就贴着瓶壁停住,许久不动一下。   我担心它缺氧窒亡,将瓶口露一丝儿缝隙。   夜深了。我每至深夜因写作苦累而干哕作呕头晕目眩的毛病又犯了。赶紧躺在床上,保持平衡,静卧不动。否则,就会受着他人难以体感的苦痛。   哪怕心里隐隐牵挂着相距咫尺的蝶儿,茆是顾不上眷顾它呢!不知不觉眠去了。   次日醒来,见电灯依旧亮着。便想起囚在瓶里的蝶儿,就速速溜下床,看我的蝶儿。   蝶儿死了。呆板而僵硬的仄歪在瓶底儿。   我为什么为蝶儿制造灾难呢?为什么糟蹋它的生命呢?它是为了寻求光明才闯入我生命里来的。   它的死,并非出于我真心的爱啊!   是我孤苦无告寂寞无度、渴求一个生命的伴侶,才留住它的呢!   在人眼里,蝶儿死了活着都无足轻重。在人面前,它活也容易,死也容易。人在灾难面前,何尝不是纤弱的蝶儿啊!   世间一切的生物,在灾难面前奋命挣扎、搏斗求生的力量,又该是怎样的弱小啊!   主宰世界的到底是人呢?还是世界自身?   蝶儿到这个世上来,不应该死于人为的灾难。它生命弱小,微不可视。但它生命的尊严,与万物平等。   如果不是我的自私,蝶儿会落得如此悲惨的命运吗?蝶儿会死吗?或许,它仍在美丽的春天里翩翩起舞、快乐地盈然于万花丛中。   从生命的角度慎思,我罪孽深重,杀生越诫。天不可恕。   我把蝶儿从瓶里取出来。我的泪水洒洒地滴在衣襟。我把蝶儿装入火柴盒,葬在校园西角山根一株老松下,且寻了片蓝瓦盖在墓上。   这时,学生都陆续归东。照旧叽叽喳喳,蹦蹦跳跳。老师们也来了,照常有说有笑,全是世界上没发生任何不幸的顺心样子。我在回宿舍的木走廊拐角处,遇上了邹良照先生。   邹老劈头问我:“你没回去?”   “没!”   “你的婆娘娃子定是望了你一个大晚上呢!”   我默然!   “你哭过?”   我摇头。   “你的眼胞浮肿得厉害!”   邹先生一面说,下楼去了!   这天是一九九三年农历五月初五曰。 河南的专业癫痫医院在哪里宝宝突然抽搐口吐白沫是什么情况吉林癫痫病权威医院河南癫痫医院哪家最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