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家国天下】皎湖之累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话语
无破坏:无 阅读:381发表时间:2018-10-08 18:02:46    一,   我们的知青小组,更是一个知青之家,各种家务也是多多的。除了各自的个人事务如洗衣、刷鞋、缝补外,都是一些累活。如:挑水、砍柴、机米,这些都由我们男的轮流做,为这些琐事有时也会吵架。有一天,金峰和老钟说罗建明机的米太碎,饭难煮。罗建明对金峰反唇道:“你同钟学贞机的米更差,晒都不晒。尽是碎米,扇出的米六十斤都没有。”机米的事确实很难。我们人多房小,没有自己的谷仓,要先找队长批条子,再去公家谷仓挑谷,称谷,记帐。每次100斤。用箩筐挑,挑过池塘到一块山坡空地上,再借来竹席晒垫。把谷倒入其中,借个猪八戒用的那种毛竹耙子,耙开。过个把小时翻耙一次。一般三四次吧。我和火根轮换守着晒垫。除了耙谷,也要阻止鸟儿糟塌。直到太阳倒了威,谷子也爽爽的,才能用耙子归拢,装进箩筐挑去机房机它。机出的米长长的又亮又白。一担可机出七十多斤!饭好煮又好吃。金峰和罗建明争吵的问题主要是米没有晒透,碎米多,饭就难煮难吃。机米的机器也是个原因,那机器是可以调整的,稻谷不怎么干燥,把压力调松和转速调小,米碎问题就要好得多。机米是不收钱的,但是,机出的糠却归他。你想,他会主动给调松机器吗!我们晒的很干的谷有时还机不到七十斤,碎米也会多,碎米多米糠就多,师傅的利益就多。火根就会同机房的师傅理论,下回就好多了。还有风米也有技巧。木质的风机,用手摇转叶片,风大了吹掉米,风小了米中又有杂物。总之,这是一个要认真对待的又累又难做的事。挑水也累,一担水少说也有八十多斤。我们总只有十五六岁!重力从肩上压下来,靠稚嫩的腰骨支撑着,一摇一晃挑到水缸边已泼掉了快一半。我跟火根还好,在南昌家有挑水的经历,水泼得不很多。到井边打水也难,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井舷。站在一个可怕的洞口边,一两丈的深渊,一根稻草绳吊着一只小木桶,放到水里好难搞沉,浮在水面上打不进水。学着社员的样,把拿住草绳,抽来甩去,好不容易打上水来已嘘嘘喘气。弄不好一头栽进去就死路一条!罗建明在我面前说过几次:“毛毛诶,今天累都累死了。”我问:“当值有什么好累的?”“你晓得我挑了几多水?”“几多嘛?”“四担!”“平常几担?”“最多三担。你晓得付泽芬几会用水呢,衣服都要用缸里水荡!还要洗澡。”也许罗还同别人诉过苦。后来,我当值挑的水从四五担增加到五六担才够用。多数都会听到她洗澡的声音。她也教会了我用缸里的水再清洗一遍塘里洗来的衣裤。      二,   付泽芬是我们组唯一的女生,我们的一朵花。但是,她一个人跟着我们过也是蛮难的,菜难弄。男的人多,玩得好的一起合作吃,要省许多。她孤孤单单的三百六十五天。餐餐都难!我们的原房主,隔壁富农家,他们的女儿常常奉母之命送些菜给她。她常要等到男的不用锅了才出来做菜。唉!可怜!富农家的女儿贤宝看到后拉着付泽芬去她家吃。大队书纪,邓国兴的老婆也常过来关心付泽芬,送这送那。虽然我们觉得泽芬常去富农家不好,但我们人小力薄无力伸出援手。再说皎湖村书记的夫人看到泽芬常去富农贤宝家也从不说什么。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挨过来。当时农村大多吃不饱,好在这里山地多,红薯煮粥,每天二餐,基本能饱。双抢等农忙时每天三餐,中午白米饭。我们呢,每日三餐,餐餐都是白米饭。常常用萝卜干配,实在无菜就用盐水也配过!只顾每餐吃个饱!一年的口粮八九个月就吃掉了。有些曰子没米下锅。没有米了我们就去队里要,书记或队长口里骂人手里写条子,一担谷子就挑出来了!没有了又去批武汉出名癫痫病医院是哪家,骂是挨了许多,断炊的曰子却极少。也有几次实在无米,大家就出去到别的知青点做客,混几天回来。队长骂得更凶,谷子也就批了。      三,   元旦一天靠近一天。可天气还很暖和,我们穿着单衣单裤的,感觉不到冬天的来临。那年头的社员少有过阳历年的热情。谁也不弄一点新年的气氛。这时,公社下达了挑堤的任务。挑赣江大堤,到丰城泉港去挑,要走四十里路!队长找到我们说,这次任务太重,所有的男劳力都要去,要赶在年前完工,决定你们也要去啦,实在沒办法。到了走的曰子,天还没亮,付泽芬房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怕了吵醒她,我们悄悄地挑起行装出了门,踏着月光,摸到了集合地。跟着队伍的尾巴拾路而行。每人一根扁担两只土箕,一头是被子行李,另一头是大米和柴火。在看不到尽头的路上走着。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村庄,翻越了一丘又一丘的山坡。我们散走在体弱的社员中间努力的跟着。浩大的队伍越拉越长,人也越来越稀。太阳当头。社员们吃着带来的红薯或米粑,有的停了吃,也有的边走边吃。我们什么也没有。前不落村后不着店。饿着肚子继续赶路。实在太累了,找了一处坎坡坐下休息。后面赶来的社员告诉我们路还有一半多呢。到前面村里买些吃的再赶紧走,天黑之前赶到挑堤的地方吃晚饭。我们打起精神接着走。实在走不动了,又想歇。金峰对大家说:“动口三分力,前面就到村子了,坚持一下。”到了村子后隨便来到一户人家。花了点钱粮打发了午饭,不敢久歇,赶路要紧。就这样又一路走来,肩上的担子越来越沉,我们满头大汗,衣服都脱得只剩两件单衣,幸好没穿绒裤,脱裤子麻烦。冬至日都过了,天气还是这么热。一丝风都没有。社员在前面越走越远。我们已掉在队伍的最后面了,路上只剩我们几个。反正顺这大路走总不会错。看看太阳又西沉了许多,预示着时间越来越少。要求赶到挑堤的地方吃晚饭呢。我们鼓起劲来走,走哇走,走哇走!大腿和小腿酸胀难受,肩上的肉被扁担磨的生疼,个个步履蹒跚,沉重而缓慢。连太阳都心痛的看不下去了,躲到西山下睡觉去了!天边的余辉也跟着太阳快快的离开了我们。好在有星星来帮忙,用微弱的光照着隐隐约约的大路。顺着这大路我们一歩一步往前拖,担子里的柴火掉了一根又一根,看看所剩无几。也顾不了这么多了,除了被子行李和大米,那些不要紧的掉就让它掉吧。个个的身子都散了架,一步一挨总算来到一个村头,找了一棵盘根错节的大树下坐了下来,东倒西歪的依靠在树干上。看来晚饭是赶不上了。“咦!火根呢!”有人惊呼。果然,少了火根。应该在后面吧?我们一边休息一边等火根。等了很久还没见到火根。身上已觉凉意,我不情愿的站起来添加了绒衣。大家向来路望去还是没有火根的影子,却见一个人向这走来。近了一看却是一个少妇。金峰一把拉住她问:“大嫂同志,你知这村有知青吗?就是下放的学生?”“有哇有哇,”“我们是经楼公社皎湖大队下放的,去泉港挑堤,掉队了,天黑了,想去借宿一下,怎样?”她看着眼前这些有气无力的下放细伢子,叹了一口气,说:“我带你去试试吧。”金峰就跟她进了村。等人易久,总算盼到金峰出来了,他高兴的领我们进了村来到下放知青处,知青们热烈的欢迎我们,拉着我们问这问那,我们也拉着他们问这问那,那个兴奋的劲儿就象是井冈山红军会师。又高兴又热烈,村中的伢子妇女们也来奏热闹,有的抱来南瓜,有的捧来青菜,还有提一串干鱼的。我们饱吃了一顿免费的晚餐,美美的睡了一个大觉,天濛濛光时告别了插兄插妹跟着金峰上路了。      四,   那天早上告别了留宿我们的知春,问清了方向,一路向东奔来,走了一个来时辰看到远方有个林子,林子后面已见炊烟缭绕。林子的一边有一个高坡站着一个人,远远地向这边瞭望。“那是火根!”一会儿他也看清了我们。他挥挥手,我们也挥挥手。他走过来了,我们加快了脚步,迎了上去。火根一脸迷惑问:“你们做什么去了?走了一晚吗?”“那里,走不动了,走走歇歇,断黑后到了一个村头树下休息,开始还以为你在后面,等不到你,却等来了一个女的,领我们到知青点住了一晚。”“难怪呢!原来跟着女的享福去了。”“胡扯!那些同学和社员真好,同情我们这么小就来挑堤。同学们腾出床给我们,社员拿菜帮着煮饭,一分钱也没要!”“真好,晓得我也走慢点。”“那个要你拼命跑,弄得我们好等!”“昨天,我同蒋医师边走边说话,转眼不见了你们。到了以后,队长也来问了,看你们不在都急死了。吃完晚饭我到这里又等了好久。今天一早队长又叫我来等你们。”说话间,我们已进了村。火根带着我们到厨房,说是先把米和柴交了。“柴呢?”火头军问我们。我们难为情的说:“路上太累了,一路掉了找不回来。”火头军挖苦说:“幸好没有把米也掉了!”队长得知我们来了,赶紧来看看,说:“柴火掉了小事,人好就好,人好就好!火根,带大家去找住的吧。”我们大队的男劳力都来挑泉港堤了,这么多人就在村里分散到各家各户。四列三间的房子为多数。大部分都有楼板,整个挑堤的人都睡在楼上。用手可以摸到瓦。我们来晚了,全部的地方都已安置了人住。就是插也插不上我们四个人。火根也是挤在人中间。实在无法,我们就在火根不远的地方,一副棺材边,行李只能放在棺材上。我们把一大堆树枝铺平,四个人四床棉被,垫二床盖二床。问题是谁的当垫被!我带头把我的被子铺上去了,钟学贞把他的也铺了,四个人就这样一宿又一宿的睡在树枝上。那一根根的枝丫虽然顶不穿两层棉被,但顶着身体的滋味只有我们知道。难过也得睡呀,好在我们年轻,白天累了晚上倒在床上就呼呼哧哧的打鼾。第二天浑身肉疼。到了晚上,挑堤累的脚疼、腿疼、腰疼、背疼,再也感觉不到树枝顶出的疼痛。      五,   每天,我们跟着社员数着星星起床,一天不停的在大堤上挑上跑下。等到太阳落山了西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才回来吃饭。开始几天特别难受,又疼又累。脚底板的血泡破了又长,长了又破!奇怪的是,后来却泡也不长了,疼也不疼了。真是人到何时命到何时!但心里却更累了。到了下午,总盼着太阳快点走。可它偏偏不走,挂在西边一动不动。嘲笑我们这些想偷懒的人。我挑着一担土吃力的爬上堤顶,向西看去,那条望不到头的大堤插滿了红旗。那红旗蔫耷耷的,没有一点风。满坡上密密的人就像蚂蚁,奔来跑去。很远的人物景色都清楚的看得见。天空瓦蓝瓦蓝,干净的就像洗过了一样。西边没有山,一望无际的田野。尽是冲积而成的沙土平原。当地人最爱在这种地里种萝卜,又大又白又嫩又甜。用刀切成细条挂到菜园的篱笆上、屋檐下的绳子上——凉晒。路边的平地上一大片的晒垫全是萝卜干。将晾晒变软了的罗卜干放进罈子里用盐腌,加点红辣椒。开坛后满鼻子的甜香味,脆而鲜,好吃极了。   那片肥沃的平原一直延申到地平线,太阳就是从那落下去的。红彤彤的太阳落山时,美丽的晚霞总会赶来送行。天空变幻着各种颜色,红红蓝蓝的彩霞各展风采,使人着迷。队长看了看剩下半边脸的太阳,拖长声音发出口令:“收工啰!——”社员们纷纷收起工具向村里走去。我再饱看了一眼色彩变幻的晚霞,同社员一道拿起工具回村吃饭。饭用木筒打,一木筒四两左右,打到各人伸过来的碗里,每人一碗。十来天才吃过一回红烧肉,其他每餐都是青菜萝卜外加萝卜干。肚子里没有油水,饿得特别快。我们正长身体,加上重体力劳动,饭量一天比一天大。一碗四两就像塞肚角,半饱都沒有。那天晚饭后,不久就肚里空空,我们想去泉港街上买点吃的,又甘肃癫痫病医院嫌太远。顺脚走进了一戶人家。于是金峰同女社员攀谈了起来。开始我们随便问问,村里可有卖吃的店子,她忙说:“哪有呢!要去泉港街上。太晚了,不成的。”当她知道我们没吃饱饭,想再买餐饭吃,二话不说,点火煮饭。还叫来了她的女娃子来帮忙。女孩拉动硕大的风箱,有节奏的拉一下推一下,唏呼!叭哒!叭哒!唏呼!富含氧气的清风送进炉堂,柴草旺旺的燃起来,映红了女孩黑里透红的脸和头上两个小揪揪,显得特别活泼可爱。很快,饭也熟了,菜也熟了。有青菜,萝卜片,一盘小干鱼,一小盘腊肉,哦!美味佳肴!我们饱饱的吃了一餐。拿出钱来,她生死不要!等掏出粮票时,她忽然激动起来,用异样的目光盯住粮票,还是全国粮票呢!那眼神就像男人看见了久违的美女,又像猫儿饥饿时见到了鱼腥。“粮票我要!粮票要!”。我们松了口气,多拿了些粮票给她,她很高兴,千恩万谢。计划经济时代农民是体制外的人,不享受基本保障。要出门口袋里掏不出粮票寸步难行,有了它就有了短暂的自由!那是自由通行证!有粮票甚至可以去省城逛一逛!   然而我们没有想到,到当地农民家吃顿饭是非常不妥的举动。当地人说我们大队好恶!这么小的学生伢子饭都不让吃饱!话传到了我们的社员耳朵里,议论纷纷。队长找我们说:“你们没吃饱就说嘛,下放伢子挑堤吃不饱饭,去外面讨饭吃!说得多难听!算了!以后你们尽管吃饱,再不许出去丢人现眼!”有了队长的许可,我们吃了一碗又一碗。那天,我一口气吃了四碗,一斤六两!吃了两天,下放干部蒋医生说我们:“饭不能这样撑着吃,肚子越撑越大,那有这么多粮食。以你们的状况每餐两碗,七八两米足够的。”果真,放量吃了几天后,我们每餐两碗饭也基本够了,社员们都还是一碗呀!后来,队长还想法子多搞了些鱼,肉来增强伙食。因增加了油水我们的饭量又降了一些。肚子的问题解决了。      六,   天有不测风云,这段时间天气暖和了这么久,终于顶不住北风的挤压,冷空气一路扫来。又快又猛。呼!呼!呼!满堤的红旗猎猎作响,细雨夹杂在里面,打在脸上又冷又痛。“啊!下雪籽啦!”有人喊起来。原来,打到脸上的不是雨,是一颗颗的小冰粒。完了!我沒有带冬衣,上身倒是有绒衣,可下面只是两条单裤。把所有的单衣都穿上身吧,能不能扛过这股寒流还难说。我在寒风中不敢多停留,只能多挑快跑来增加热量。每回挑满土快蹬上堤顶时,不得不张开大嘴猛吸着冷气,喉咙却是冒火。到了堤面上风特别大,身上冷得就像没有穿衣服一样,浑身的汗水一下子就干了。凉意变成寒意直钻骨头里。好冷!我打了个寒噤。赶快下得坡来。接连几天的刺骨寒风终于把我打败了。“毛毛!你出血了!”不知谁对我叫。一滴滴鲜红的血从鼻孔里流出来,一路都是。我用手帕堵了鼻孔。蒋医生闻讯赶来,察看了一下,认为是感冒。为慎重起见,要我去泉港卫生院看看。火根陪我到了卫生院。验了血开了一点西药,重要的是开了一张假条:重感,建议回家休息,不能挑堤。记得我当时发了烧,38度多!队长当晩就决定我回去,并同意火根明早送一程。第二天,火根凌晨帮我整了行李,趁黑挑着出了村。我跟在后面走。因为所有的衣服都穿在身上,把被子打包就是全部行李。为了平衡,两个土箕绑在一头。把扁担放在肩上一头多一头少才能免勉强平衡挑着它。火根拗着扁担挑了十来里路,也十分累了。“你回去吧,”我说,“要是能一同回家多好”,我知这不可能的。队长也有难处。后来火根不得不返回了。我接过担子用发着烧的身体挑着它。怀着归心似箭的心情走在路上,充分调动了潜能,在天黑不很久的时候挣扎着进了村回到了家。解开被子,一边垫一边盖,和衣而睡。忽然,房门口进来个人,是她!付泽芳。她知道我还没吃饭又出去了。只听隔壁厨房里一阵响声。迷迷糊糊中又听到她喊我吃饭。我打起精神坐在饭桌下手。她为我盛了饭,我就着她做的一碗菜吃起来。付泽芬站在上方看着我吃。我晓得她吃过了的。后来她收拾了碗筷就进房间了,我也进去自己房间休息。我回味刚才的情景,心里倍感温馨,就像真的到家了。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享受她的饭菜!   共 595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