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一路嫣红(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直到现在才动笔写下这段经历,是因为我在时隔几年以后的今天,才知道了那种小野花的名字,也知道了那条铺满野花的小路,隔了时间也隔了空间,却依然在一个遥远的地方,轻盈着一个人的心。

电话是他打来的,这个电话好遥远,我们都远离祖国,都远离那条铺满鲜花的小路。他在南半球的新西兰,而我在烈日炎炎下的西非。

他这样说:“……还记得吗?小姑娘,那种野花的名字,叫嫣红……”

我愣了一下,就像我看见手机上陌生的电话号码一样,一时想不起有这样一个朋友在一个陌生的国度,而嫣红,他遥遥万里念叨着的那种美丽的花,几年以前曾经那么灿烂地开放在我们的路上!

是啊,是我们的路!谁又能忘记那样一条路呢?铺满了不知名的野花。当然,我现在知道了,那是嫣红……

我在一个八月里,背着行囊,走在青海的果洛草原上。天空碧蓝如洗,云朵低垂。我沿着一条铺满野花的小路,一直走着,向着远方闪着神秘光泽的果洛雪山走去。仿佛是走在梦境里或者是童话中。我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这条小路实在是太美了,它被五颜六色的小花簇拥着,平缓而蜿蜒,遥遥地依稀地看得见前方的目标,那座雪山在阳光下闪耀着神圣的光芒。

我不知道这种野花的名字,它们在高原上明净的蓝天下,鲜艳地开放,纤细的茎在高原的风里,不胜娇羞地摇曳。而那时,在我感叹它无遮无掩的美丽时,我甚至已经记不清自己走了多久了!这也很像是在梦境里。在一条铺满鲜花的小路上行走,为什么还要记忆呢?最好一切都是空白,像一张洁白的纸,让那些低低地在天空下漂浮的云朵,让那些在一片澄净里分外夺目的所有颜色,自由地浸染上去,而心怀也在这个浸染的过程里,像这条小路所在的原野一样,一点一点地、一片一片地明艳起来。

时不时会有骑马的藏民追上我,很热情地出租他们的马匹。我不说话,只是摇头,看见殷勤和失望在黑红的脸膛上交替出现,依然固执地摇头,依然坚定地走。天空那么晴朗,鲜花遍地,在这样的路上骑马,快快地到达一个目的地,去做什么呢?错过的一定比得到的多!

那时,我并不知道,有一个人,远远地在我的身后,也在这条铺满鲜花的路上行走,也朝着远方那座神秘的雪山!

是在不经意的一次回头中,发现那个行走的人影的,也是在那一天最后一次对着一张黝黑的面庞和两匹漂亮的马摇头后,一回首,就看见了和我一样背着行囊的他!而那时,我身后的影子,正被太阳一点一点地拉长,满目的花儿却依然灿烂,在午后的阳光里,它们不止灿烂,甚至娇媚!

我站在小路上,看着两匹马儿驮着它的主人飞驰而去,渐渐远成了一个小黑点。西去的太阳提醒我,是否需要在夜幕降临前,和这个陌生的背包客结伴走向营地?而他,这个帽檐低低地遮住半张脸的男人,在走近我时,说了这样一句话:“拜托,不要和我一起走,只让我远远地能看见你的背影!”

这是一句几乎能刺穿女人的所有虚荣甚至自尊的话,但我依然认同并欣赏!有一天,在一个地方,我在行走,只想没有思考没有记忆,身外之物如尘埃纷纷落下,寂然中听见自己寂寞的心跳,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可以在这种寂静中,洞然开放,去感觉风的暖或凉,感觉云的游走或停驻,感觉花的开放或闭合。在一片空茫中,让血液如涌动的潮汐,拍打出灵魂最真实的呓语。继而可以自由自在地放声大笑,或是无所顾忌地惘然流泪……而当生命最深处的孤独和苍凉如轮回般濳回心头时,远方一个移动的身影,以人的名义和温度,又时时让这片风景温暖灵动起来!

我不知道这个陌生人是否有如我一样的心思,但在此后的几天里,我们一直保持着这种默契,保持着恰当的距离。我走在前面,我的前方,是一条仿佛永远没有尽头的小路,但我知道它通向由缥缈而逐渐真实的雪山;我的身后,是我走过的小路,蜿蜿蜒蜒地铺满了缤纷的野花,一路的灿然,一路的蝶飞蜂绕,一路的畅快和轻盈!还有他,那个帽檐压得低低的沉默的男人……我知道,他一定在时时地看我,就如我常常回头看他一样。那是一幅画,我的眼睛就像相机的取景框,我把他定格在画面的三分之一处,在心里按下快门,然后,静静地看着他,从盈满鲜花的画里徐徐地走出……而在他的视野里,我是缓缓地走进一幅画呢,还是渐行渐远地如袅袅轻烟,飘散在小路的远方?

那时真的希望这一条铺满鲜花的小路不要有尽头!就这样吧。一直走!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都不重要,就这么放松地、自由地走着,一路鲜花相伴,一路云淡风轻,一路经幡飘飘,一路简单纯净……不去攀登什么雪山,不给自己定一个所谓的目标。生活不是一场赛跑,为什么不放慢脚步细细体会?在生命的大幕落下之前,一台正在上演的循规蹈矩的正剧中,能够照亮整个舞台的,也许只是一道用来烘托主题的闪电!

然而,那条小路,还是终于被我们走到了尽头。既然是路,它就总会通向一个地方。在雪山脚下,冰川湖的四周,开满了高山杜鹃,红艳艳的一片。我沉浸在那片鲜艳里,怀想一路陪伴着我们的那种有着八片花瓣、花茎很纤细的、摇曳起来格外动人的无名小野花。冰川湖在黄昏的余晖里尽显温柔。那一个晚上,高原上群星璀璨,我躺在自己的帐篷里,透过小小的天窗凝望一个博大无边的世界。突然没头没脑地大声问:“嗨,大侠,你知道那种野花的名字吗?”过了好一会儿,才从他的帐篷里传来一句反问:“你为什么不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无声地笑了,当然他看不见我的笑。我笑我们这一路走得真好!一路保持着最远也最近的距离。一路学会沉默却并没有冷漠地拒绝,一路试着去注视对方而不是打量,一路收藏起自己的沧桑世故,如孩童般无邪,一路如江湖般豪爽,一路口口声声地称大侠,一路快快乐乐地做个小姑娘……

所以,我不会问他的名字以及附着在那个名字上的一切。这个和我偶然相伴走过一段路途的陌生朋友,也许他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般美好,也许所有的感受只是我自己营造的空中楼阁,也许整个路途对他而言,只是疲惫与枯燥,也许那些我视若珍宝的色彩、声音以及如小溪一样在心底流淌的感动,在他那里只是一条平淡的河流,无感地流过……但是,这并没有减弱我对他的感激之情!我没有任何理由要求任何人,从一段时光里,从一阵轻风中,从一缕云彩上,从每一个回望和凝视中,获得和我一样多的滋养!

现在,我看着手机上那个陌生的号码,在不太遥远的记忆里搜索那些沉淀的往事,他的模样依然那样清晰,是帽檐低低遮住半边脸的样子,是小路那一头一个让画面流动起来的身影,是夜幕下的帐篷外,燃着一支烟,仰望高原上辽阔星空的剪影,还有临别时洒脱地留下一个邮箱的轻松淡然的笑。

而这样一个跨越了万水千山的声音,这样的一个小野花的名字,也让我终于知道了,那样一条小路,一路的嫣红,留给他的回忆,亦是那般绵长而美好,一如我,一如我!

癫痫病发作时如何处理哈尔滨癫痫的专业医院郑州市专治羊癫疯哪家医院好哈尔滨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