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流云】父亲,来世伴您好年华(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我出生时,他便老矣!在过去的时光中,他只伴了我三十年光阴。在这有限的三十年中,交织着我对他绵绵的爱与恨。多年以后,当这世上最温暖的亲情在彼此的心中回归,当我还没来得及去好好爱他。那个曾给予了我生命,却又令我整个青春疼痛荒芜的男人,却已在这世上孤寂的远行。多年过去,他的又一个祭日将近,当我怀着对生命的感恩,对伤痛的敬畏,对他的思念,再去梳理此生与他的点点滴滴,惟有两行清泪,湿透衣襟。

——题记

父亲四十一岁的那一年,我被盼到了这个世上来,做了他的第六个孩子。因不欢喜家里过多的男孩,彼时,已年过不惑的老父亲死磨硬泡的央着母亲,再给他生一个女儿。母亲是一个心地柔软的女人,经不起他的缠扰与哄劝,后来便孕育了我。怀胎十月,一朝分娩,果如父亲所愿,是一个白白胖胖,眉目可爱的小女婴。我出生后,这可乐坏了父亲,人前人后,他总要抱出襁褓中女儿向人炫耀一番。

至我出生以后,因家中儿女众多,他们的日子越过越艰苦,那时我的父亲也已开始变得疾病缠身。在最初的那些日子里,即便生活过得很煎熬,父亲亦会坚持劳作,也不忘在那些清苦的日子里苦中作乐。每一次,当父亲一身泥水一身汗的从田地里回来,总会先抱起粉嘟嘟的我逗乐一番。每一次,若父亲有事去到外面去,就算自己一天不吃不喝,也会把那个年代难得一见的糖果点心带回家中,当看着我们几个小孩欢天喜地的分享他带回来的那些食物,父亲则会在一旁慈祥地看着我们,脸上露出令人醉心的笑容。

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父亲就变了!记得大概是在我小学开始,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的父亲,性格变得异常暴烈起来。那时,不仅家中难得再有欢声笑语,我的父亲,动不动就会冲着我们几个儿女以及我们那柔弱善良的母亲发脾气。父亲变了,变得不再温良,也许是从那时开始,由于心中的惧怕,我们几个孩子与母亲,开始有意识的躲避他甚至不与他有任何交流。

我们越是躲避,父亲就会越发的不讲礼。当父亲的性格变的愈来愈极端后,他总会有事无事的寻母亲吵架。记得小时候在他们又一次吵架过后,刚刚对这个世界有了些认知的我非常生气地质问我的母亲,世上那么多男子不嫁,为啥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父亲。那时已经五十多岁的父亲在我眼里,不仅脾气暴躁人难看,走起路来也一瘸一拐的。问这话的时候我年岁尚小,虽然之前也从大人们的口中得知,母亲是为了逃避外公外婆给她订下的娃娃亲才下嫁给我父亲的。但当时母亲并未多说话,只是告诉我,父亲的那条腿是当年在一次劳动中负了严重的工伤,那次工伤之后,父亲的性命虽是保住了,却因此落下了残疾。

后来,父亲的暴烈脾气愈来愈严重,不仅开始不管不顾我们那个大家庭以及我们六个儿女,还时常会为了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儿,对母亲大打出手。每一次,当看到我深爱的母亲在他的暴虐下伤痕累累的无声饮泣时,小小年纪心脏被揉碎的我,也只能在那一场场,一幕幕的情景中哭到撕心裂肺。

记得有一年冬天,母亲又被父亲所伤,那次母亲因伤得很严重,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天。三天过后,母亲能起身动弹了,于是便带着我们最小的三个兄妹离家出走。可叹我那无处可去的母亲的离家出走,也仅是把我们带到离家不远处的一个山坳里,坐在一处茂密的杂草丛中,把我们三个小孩儿拥在怀中哭到天黑。那天,凛冽的山风寒冷剌骨,母亲脸上的泪水竟像打开的水闸,一直没有断过。在母亲哀恸的哭泣声中,我们三兄妹默不作声的蜷缩在母亲的怀中一动不动......

后来,山风越刮越大,天也越来越冷,那些最初在我们身边跳来跳去觅食的鸟儿,也都叽叽喳喳鸣叫着飞回了树林,那时,我是多么羡慕那些无忧无虑的鸟儿,羡慕它们可以在天空自由飞翔,羡慕它们有家可归。在冬日野外刺骨的寒冷中,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或许那时,母亲开始心疼起我们几个又冷又饿的儿女,最后我那可怜的离家出走的母亲,又领着我们兄妹几个回到家中。那天,是母亲此生唯一一次的离家出走,也是那一天,我把对父亲的怨与恨,一点一点在心中积累起来,直到我十七岁的那一年。

我十七岁那一年的秋,白天已养足精神的父亲于凌晨两三点又开始向母亲发起攻击。那天,忙完秋收忙播种的母亲,已在白天的劳作中累到直不起腰身。夜晚面对父亲的如此挑衅,母亲被彻底激怒了。在母亲与父亲奋力的撕打中,父亲高高抡起他有力的拳头狠狠向母亲身上砸去。在那种早已令人痛不欲生的环境中,走过童年步如青春的我猛的推开母亲挡在她的身前,那一刻,我仅想在那个给予了我生命,却又让我如此痛苦的男人面前结束自己年仅十七岁的生命。

那时,当父亲一记老拳有力的砸下,正好不偏不倚落在我青春的体上。见我受了如此重击却仍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用那种仇恨的,死不足惜的眼神逼视着我的父亲,他开始退缩了。而我的母亲,竟轰然跪伏于地上,在我身后发出歇斯底里的哀鸣!

那些年,在我们那个彼此伤害彼此不相容的家里,肉体的伤害与内心的残虐又怎可比拟。从那以后,父亲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再动手伤害母亲,也是从那一天开始,我视那个曾给予过我生命的男人为陌路......

也许在我有限的十七年生命中,父亲的许多错误过过失是不可被原谅与饶恕的。而我也坚定的认为,是我的父亲把我的青春年华,把我一个女儿对父亲该有的感恩与崇敬,乃至我对温暖家庭无比渴望的那颗心一点一点的撕扯到支离破碎。

之后,我不接受父亲忏悔的眼神,亦不接受他寻求和解的任何方式。直到出嫁离家的那一天,我亦不能原谅那个在我生命中愈变愈老,愈来愈可怜的男人。当我如释重负的从那个令我痛苦了二十多年的家庭中走出,来年,我的女儿出生了。

刚刚走出那个令我痛苦了二十多年的家庭,没想到因为女儿的出世,另一场可悲可笑的事物已在我的生命中悄悄埋下伏笔。

女儿出生在一个柳絮飞舞的美丽季节,经过一天的垂死挣扎,在一弯弦月刚刚从天空升起时,女儿在一声响亮的啼哭声中呱呱坠地。因是个女婴,我曾无比尊重的婆婆渐渐冷了脸色,而那个同样给了女儿生命的男人,亦悄悄退出产房,寻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偷偷哭泣。此后,产房中只剩下我们娘俩以及那个为我处理产后大出血的年轻医生。

当夜幕降临时,婆婆面无表情的为一天水米未进的我捧来一碗荷包蛋,此后,就把无边的黑暗留给了我与我刚刚来到这世上的女儿。

产后第三天,因极度虚弱口渴难奈,我在床上一点一点的挪动不听使唤的身子,想到床头弄点水喝。这时,手中拎着几只鸡,背上背着许多滋补品的父亲推开那道紧团的房门,拖着一条瘸腿,走了几十公里山路出现在那个空无一人的家里。

刚刚从鬼门走过来的我没因夫家的所作所为掉一点眼泪,倒是当那个我恨了十多年的男人以那样的形式在我眼前出现时。似乎之前压抑在心中的痛苦、心酸、委曲、全都涌了上来。那时,竟伏在父亲原本就该温暖宽大的怀抱中哭到声嘶力竭。良久过去,许是见我哭的累了,父亲才有些不好意思的侧过身去说:“丫头,生女儿好啊!生女儿好!当年,我就是那么想要个女儿,才央求你妈生你的。说完,抱起我身边的女儿笑着说,这次是因为你生了女儿爸才来看你,你若生的是男孩,那老爸就不会来了。”

那一天,也许是眼中不可抑止的泪水,一下冲走了横亘在我与父女之间长达十年之久的怨恨与隔阂。也是从那一天开始,我知道我已从内心彻底的原谅了父亲,原谅了他这一生带给我与母亲所有伤害与折磨。

至女儿出生以后,父亲如获至宝般把他所有的爱都给了女儿。但凡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细致的锁在床头的大木箱中,任凭两个小侄儿如何在父亲跟前承欢讨好,父亲也不会打开他那口大木箱子。只是后来,父亲愈发的衰老了,每一次,当我回到家中要离开时,父亲都会泪眼婆娑的远远站在家门前那棵大枣树下,悲戚的目送我们离去。每次知道我们即将回家,父亲都会掐着日子与时间,在家门前那颗枣树下眺望成一樽雕塑。多年过去,父亲站在枣树下的身影,总会在梦境中出现。梦中,父亲的泪眼,父亲的白发,以及父亲背后那落英缤纷的枣花。总是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令我不能转身,亦无从回眸。

几年过后,接到父亲离开人世的消息是在我三十岁的那一年冬天。起初,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父亲会走,然而当我挂断那通电话又急切的去向大哥求证时,我的父亲,他已永永远远离开了我们。当我无比悲戚的从几百公里以外的现居地赶回家中,父亲,已安静的躺在那口他早早为自己备好的黑色棺木中。那天,任凭我怎样呼喊,任凭我怎样哭叫,父亲都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不作回应,只慈祥的闭了双眼,不对这同样也伤过他,负过他的人世作任何留恋。

父亲,告别他凄苦悲凉的一生匆匆走了,只把无法磨灭的疼痛留在我的心中。安葬好父亲的那个下午,我没有从那里离开,只一个人呆在墓地里,与再不能回应我的父亲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一次次抚着他冰冷的坟茔哭到肝肠寸断。

即将离家整理父亲遗物时,在父亲房间的那口大木箱里找到一张层层包裹好的黑白照片。那张照片因年代久远,右下角已经有些褪色残缺。在那张照片中,年轻时的父亲与母亲含笑站在外婆的身边。母亲身穿碎花小棉袄两条乌黑的发辨随意搭在胸前,而我那年轻时的父亲则身穿中山装,身姿挺拔,面庞俊朗。似乎那一刻,我对父亲生平又有了新的认知,也许我那生命平凡卑微的父亲到了老年之后,无法接受身体的残疾,以及疾病给他造成的绵绵苦痛,继而脾气才会变得暴烈起来。

父亲走了,也许从那时开始我才品悟出人生的种种悲凉与疾苦。我佛曾曰:“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离别,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在我佛的了然洞明中,谁又能在菩提树下开悟心性,逃避此生所有劫。或许,我的父亲他只是芸芸众生中的沧海一粟,当他曾在自己并不自信的人生中迷失时,我想那时,若有一双温润的手去轻轻抚触他那孑然孤寂的灵魂,也许我的父亲,不会用那般凌厉的姿态去伤害家人,也伤害到自己。

在父亲生命的最后几个年轮中,当他掉进无边的沼泽独自走过那么一段漫长而又艰辛的道路。如果生前他也会发出对生命与世相的诘问,那么我的父亲,是否也会携了他无从安放的灵魂仰望苍天,去向钦定的命运渴求慈悲!然今,世已矣,他虽没给我太多的时间与机会令我去好好的爱与珍惜,但是父亲,今生,我愿为您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修今生修来世。来世,愿修得再做您的女儿,我要轻轻牵了您的手,伴您走过明媚向暖的好年华。

癫痫发作应该怎么治疗初期癫痫怎么治疗哪家癫痫病医院口碑好癫痫患者寿命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