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温馨的邂逅(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剧本要闻

初秋的晌午,天空湛蓝温润,宛如一块硕大的蓝玉,丝丝静静的白云好似天衣无缝地镶嵌在蓝天。金色的秋阳清澈透亮,娇羞得好似初生的小鹿。

轻轻地嗅着洋溢着醇香的秋阳,愉快地沐浴着带着丝丝凉意的秋风,漫步在校园里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边。一棵棵俊俏秀丽、四季常青的桂花树、山茶花、石蜡树上,墨绿色的叶片喜气洋洋地展示着生命的绵长与永恒。草坪四周围,一棵棵蓬蓬勃勃的红叶石楠、海桐,依然吐露着新鲜的嫩芽。红叶石楠的嫩芽紫红活泼,宛如一束束小小的火苗在轻快地燃烧,映衬着远山正在悄悄地变色的枫叶,为秋天增添了一份凝重的深红;也如一面面小小的旗帜,在初秋时节展示着生命异样的风采。海桐枝头的新芽,脆嫩碧绿,恍恍惚惚间,眼下似乎依然是万物萌芽的初春时节。

草坪上依然青草如茵,细密的小草毫不自卑地展示着生命的绿色,生存的精彩。不少细小的草尖上,还调皮地顶着一颗晶莹的小水珠,在明亮的秋阳里,微微折射出七彩的光晕。最惹人怜爱的大概是沿着草坪边缘栽植的一棵棵小小的月季花。每棵小花长不盈尺,高不过五寸左右,可是每一棵都显得精神抖擞,数枚叶片的枝上大多都顶着一朵艳丽的小花,或者一枚玲珑可爱的花蕾。

正看得入神,草坪上忽然出现了深褐色毛绒绒的一团绒球,几乎就在疑惑的瞬间,毛绒绒的绒球居然晃动了一下,接着向前移动了一点。这是啥?脑子里还没出现答案,好奇的余光又看到同样一团毛绒绒的绒球。

好奇猛然间牵动着脚步就要迈步跨过去的刹那间,内心深处瞬间闪出的理智已经牢牢地控制住了还没有抬起来的脚步,聚集着好奇与疑惑的目光却迅速活跃起来。

哦,原来是两只雏鸟,两只小斑鸠!全身深褐色的羽毛上还自在地披着淡灰色的绒毛,清楚地显示出小斑鸠的稚嫩、青涩;翅膀上、尾巴上的羽毛虽然密集,但看上去好像刚刚舒展开身腰的嫩草,俊美秀丽但是缺少力量。可爱的尖喙上,还带着淡淡的乳黄。特别可爱的是宛如黑宝石般的小眼睛,闪烁着好奇调皮又惊恐顽皮的微光。

虽然担心打扰了两只可爱的小精灵,但内心里的惊喜却催促着脚步悄悄地向前,一寸一寸地移动着,渴望着能够和可爱的小精灵无拘无束地在一起。

人和动物们和谐地生活在一起的情景,在当今世界上十分常见。每年春夏时节,自去自来的小燕子在千家万户的大门边、屋梁上,辛辛苦苦地磊窝哺育下一代。以小燕子来到感到荣幸的家家户户,为了小燕子来去进出方便,往往特意不封阳台,在大门的门楣上、房屋的窗子上故意留一扇窗子敞开着。在春城昆明市,每到岁末年终,千千万万只红嘴鸥飞临翠湖公园,善良的各族人民总是带上一些红嘴鸥爱吃的面包等小食品,喜气洋洋地聚集在风景秀丽的翠湖边,一边和翩翩起舞的红嘴鸥逗乐着,一边给飞临身边玩乐的红嘴鸥喂食;亲亲热热的场景,就是一幅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温馨画面。

在著名的欧洲水城——意大利蔚蓝色的威尼斯,人来人往的广场上,一阵阵鸽子,或者成群结队,或者单独行动,没有一只惊慌失措,乱飞乱窜;有的十分随意地接受人们的喂食,有的滴溜着红宝石似的小眼睛和人们亲热地嬉戏着。在法国巴黎,英国伦敦,这样温馨的情景,几乎随处可见。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城市里、公园里,常常可以见到人与鸟类以及小动物和谐相处感人的场景。

如此温馨的情景,在并不遥远的过去并不鲜见。小时候,村庄西边绿树成荫,旱地里的庄稼生机勃勃,水田里的禾苗郁郁青青。从仲春到初秋,蛙鸣声声,应和着蝉鸣,如诗如歌。从暮春时节开始,我和伙伴们就经常带着搜寻的目光,一棵树一棵树地仔细寻找,寻到鸟窝就留心记住。看到窝里的小鸟能够扑闪着翅膀的时候,就及时爬到树上的鸟窝边,小心翼翼地捉住小鸟,放进准备好的鸟笼,精心饲养。捉走小鸟后,看到老鸟盘旋在四周凄厉悲哀的叫声,我们高兴之余,也觉得有些心酸。捉回去的小鸟,虽然精心饲养,但大多难以如愿。唉!好心也未必就能够做好事。那时,虽然常常捕捉小鸟,可是看看树上落的,天上飞的,小鸟似乎越来越多。

让人感到好奇不解的是,我村位于巢湖岸边,离最近的山峰都有七八里路,山里的精灵野狼和狐狸不知怎么神出鬼没地嗅到了我村,村里关在屋外笼里的鸭鹅,从此常常在夜间莫名其妙地失踪。鹅鸭失踪的笼边常常留下几根凌乱的羽毛和丝丝隐隐约约的血迹。丢失鹅鸭的人家,虽然心疼不已,但大多骂几声倒霉,然后不了了之。

忽然,“噗啦”一声轻响,把我从浅浅的思绪里拉回来。大概是不经意间一点点移动着脚步,离小斑鸠太近了,或者是小斑鸠在草坪上玩够了,一只小斑鸠奋力扑闪着稚嫩的翅膀,歪歪斜斜地飞起来,扑闪了几下,晃晃悠悠地落在附近一棵石蜡树旁逸斜出的树枝上,滴溜溜的小眼睛里,闪烁着不知是惊慌害怕,还是天真的逗乐。看着小斑鸠可爱的样子,我固执己见地认为,小斑鸠一定是和我在逗乐。草坪上的另一只小斑鸠好像一个顽皮的孩子,不知道是大胆,还是懵懂无知,微微侧着小小的脑袋,黑宝石似的小眼睛好奇地看着我,我连忙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生怕惊吓了这位可爱的小精灵。大概没见到异常情况,或许是在草坪上玩腻了,失去了新鲜感,小斑鸠在草坪上不慌不忙地徘徊了几步,也奋力扑闪着翅膀,划出一道并不规则的曲线,落到一棵山茶花上,定了定晃动的身体,然后四处看着,一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神态。

看着眼前温馨的画面,内心里一动,思绪又一次轻盈地飘飞起来,这样的情景曾消失过一段日子。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随着大规模的垦荒,肆无忌惮的砍伐,处心积虑的捕猎,连绵不绝的银屏山里曾经遮天蔽日的森林宛如春天的积雪,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来春夏时分青草离离的山坡上,不几年就变成了黄一块灰一块的荒地,宛如让人恶心的“癞痢头”。山间生活的野生动物们逐渐失去了生存的乐园、生活的空间。往年溪水淙淙鲜花盛开的山涧,成了干涸的山沟,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块块斑斑驳驳丑陋的石块。看似勤劳,实际上近乎无知的一系列对大自然过度的索取,已经让人类逐渐尝到了自己酿成的苦酒。

在山区从教三十余年,仅仅在上世纪末一个仲春的上午,在一块不大的田冲里偶尔见到一只瘦弱不堪、满眼流露出无限恐惧匆匆忙忙地逃望山间的秃尾巴狼。进入山区工作之前,内心深处对于山里野狼遍地狐狸满山的恐惧,在见到秃尾巴狼之前,已经所剩无几。见到如此胆怯的野狼的瞬间,内心的恐惧再也不存一丝一毫。

新世纪到来后,一方面严禁乱砍乱伐山林,一方面根据一些开垦的田地所处的位置,开始实施退耕还林计划。曾经的荒山秃岭在一年又一年的春风里,慢慢地披上了绿装。重新移栽的各种树木,特别是山坡上的松树柏树,山坡下的白杨树,包括山下原来的石榴树、柿子树等果木树,逐渐亲亲热热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树林。春风吹来时,百花盛开,姹紫嫣红;明媚的阳光,煦暖温柔。炎热的夏季里,绿树成荫,遮天蔽日,习习的凉风,让人心旷神怡。在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日子里,金风送爽,枫叶如火,各种各样的水果树上硕果累累,令人垂涎。水落石出的寒冬,树木清奇峭刻的枝干显示着生命的坚强和倔强,四季常青的冬青树、桂花树昭示着生命的绵长。

曾经被迫远走高飞的鸟儿喜气洋洋地回到了曾经的家园,搭窝筑巢,繁衍生息。往年因为难以生存无可奈何之下背井离乡的野兽们似乎是相约着,一批批地返回了养育了它们祖先的山岭。因为经过了曾经的无知和盲目,人们开始重新梳理人和野生动物之间的关系,开始善待它们,和它们友好相处。

邂逅这两只小精灵,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这两只可爱的小精灵看到了陌生的身影毫无畏惧的神色,并不是它们懵懂无知,它们惊讶好奇的眼神里,已经消失了惊慌和恐惧,熠熠闪烁着对人类的友好和信任。

信任无声,但十分温馨,氤氲出一片令人神迷的境界,宁静,和谐。

南宁癫痫病去哪治好哈尔滨专治癫痫病中心昆明有好的癫痫病医院吗哪个医院治癫痫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