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丹枫】长大在外婆的小院子里(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红色经典

走过匆匆的时光,岁月的影子在星空下徘徊,人世间,总有一种爱,永远如影随形,不离不弃,一如外婆家阶梯上养的那些芬芳的玫瑰花,如外婆家小院子里那些硕果累累的果木树

——题记。

在外婆家的小院子里,有一颗很大的石榴树,是妈妈小时候外公在外打拼时,从远方朋友家移植回来的,当时只是一颗弱弱的小苗子,可是没过多久它便长出了嫩嫩的小叶子,妈妈说它的生命力很坚强。

外婆特别有爱心,在我很小的时候,因为妈妈在市郊的一个学校里教书,于是,我就成了外婆的累赘,也成了外婆身边的一个可爱的小宝贝。

外婆在小院子里还养着一群小鸡,小鸭子。每当我淘气撒娇时,外婆总是端出一小碗饲料,让我分别去喂给它们吃,望着它们相互打闹,尽情玩游嬉戏的样子,我便咯咯地笑得特别开心,外婆看着我开心的样子,也就会很开心地指责我说,“还真是顽皮的个小淘气呀!”

外婆家小院子的水井旁边还种有一颗葡萄树,每到收获的季节,那挂满彩色枝头的果实,都能甜甜地送入我的口中,印在我的记忆里,尤其是到了晚上,我便更是依赖外婆,拉着外婆的手,拿起小凳子坐在葡萄架下,听她讲天上人间的故事,慢慢便不知不觉地就会睡在外婆的怀抱里,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阳春三月,外婆的小院子里又是百花盛开的季节,一簇簇迎春花穿着一件件黄色的外衣,把农家小院装扮得分外妖娆,一朵朵桃花泛着淡淡的粉红,雪白的梨花也展示着它独有的风味,只有那颗石榴树还没有叫醒,可外婆看着这满目生辉的小院子却乐呵呵地对我说:“春天是个播种的季节,如果今年收成看好,咱家的小院子就可以大丰收了,你爸爸就会喝上自家酿制的红葡萄酒,你和你妈妈就能吃到甜甜的红山芋了,”然后又指向那颗石榴树说:“别看它到现在还没睡醒,这一觉醒来就不可收拾。”

夏日农家小院子的夜晚,整个村子里洒满了柔柔的月光,外婆经常会带我到离家不远处的一个小湖边去乘凉,这里每晚都有好多大妈和婆婆们的到来,她们三五成群,坐在倒垂柳下面的排椅上,望着湖里朵朵开放的荷花,在夜色的笼罩下显得非常美丽,不时的还有几只晚睡的蜻蜓,在荷花池畔飞来飞去闹腾,一会儿又停在尖尖的荷叶上,我便拉起外婆的手高兴地说:“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外婆也兴奋地伸手折下头顶上的一条柳枝,用手搓了一搓,然后把里面枝干抽出来,做好了一只口哨,教我吹出了响亮好听的声音。

在我长期和外婆生活的日子里,记得还是在大舅结婚前,外公找了很多人来帮忙翻盖房子,那时没有现在这么高的工费,只是好吃好喝好招待就是了,外婆家前边的庭院往前也扩建了很多,家里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唯一不变的是那颗石榴树还在原来的位置上,外公说石榴树不能动,它代表着朋友之间一生的友情,是教我们这些后生怎样来对待友谊的象征,也是长大后的我们对家的记忆坐标。

扩建后的小院子,外婆又种上了多种蔬菜,记得在一个星期天的日子里,妈妈拉着我的手在外婆种植的小院子里给我讲:这颗石榴树苏醒的晚一些,它慢慢睁开眼睛,擦擦眼屎,默默无闻,悄无声息地吐出那似雀舌般的叶芽,叶芽慢慢的由小变大,由红变绿,翡翠绿般的镶满了整个树冠,给整个小院子涂上了一层绿意,当夏天万绿成荫,芬芳满院,那些桃树,梨树都坐满果子后,才是这颗石榴花冲破花尊,从浓碧的绿冒出艳红似火,一片片红红灿灿的云霞,人见人爱,那时外婆的小院子真的太迷人了。

外婆说在妈妈那个年代里,别说吃什么鲜桃鲜果了,就是能吃上一顶点小土桃土果,就会觉得幸福的不得了,现在邻里家的小院子里也都种上了些好品质的果树,唯独没有咱家这颗石榴树的品种,它五月开花红得鲜艳,八月果熟时让人垂涎三尺,而且,果的皮子还比较薄。薄薄的让人似乎能看到凸起的颗粒,路过的人们都要驻足在这里赞赏一番,年轻的妈妈领着小孩子到家玩耍时,都会被这晶莹的像红宝石一样,让人满口生津的诱惑,总想伸出小手把它摘下来,将排排的石榴颗粒尽情塞进口里,恨不得马上品味到它那甜甜的味道。

从外婆家向前十几米处还有一条小溪,这条小溪一年四季都很畅通,村子里的婆婆妈妈们都会到这里洗衣服,也是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去游玩,放风筝,捉虾蟹的地方,每到玩得最得意时,大街上也总会传来外婆响亮的呼唤声:

“小宝……宝宝……回家吃饭喽!”每天的饭点,外婆的声音总能按时往耳朵里钻,也总会止住我那颗游玩的疯狂心,让我踏着乡村余晖找到回家的路。

在跟随外婆一起长大的日子里,成长在与鲜花和艳果相伴的小院子里,那浅红或金黄的大石榴树在枝叶间挤挤唤唤,垂垂累累,有的默默含羞,低头不语;有的忍俊不禁破口大笑,逗得附近邻居家的馋嘴小孩,整天探头探脑的,外婆见此情景都会面带微笑的拿起箩筐,分别摘下每一颗树上的果子,送到小朋友们的手中,如获至宝的小孩子们,个个你追我赶,都乐翻了天。

听妈妈讲外婆的故事,再来听外婆讲小院子的故事,我也渐渐地喜欢上了用绿色来装饰院子里的环境,在我开始上小学的时候,也正是石榴花开的季节,外婆给妈妈亲自把移植好了的一颗石榴苗带回了家,妈妈把它栽到我家的后花园中,每到放学时间都会习惯地去看看它,顺便给它浇水给它打理,偶尔在一个星期天,我发现了它的叶芽悠然舒展渐宽为肥,叶色随之渐青渐绿,转而树叶层层叠叠,给后花园增添一片绿云,在叶和枝的缝隙间还爆出了许多小喇叭形状的红红花蕾,我便欣喜地拉着妈妈一起观看,不料妈妈却对我说:“必须把这些小花蕾抽开疏果,给它减轻负担,让它健康长大。”于是我便不高兴的样子,祈求妈妈不要把它们丢掉,妈妈继续给我解释着:如果把它们全部留下,以后结出的果子不会让人们喜欢,它就和人一样不能超负荷,加重超越自己的劳动力,如果把它疏散开来,等到成熟的季节你就会看到满树的硕果累累了。

听着妈妈的讲述,后花园里展出了一片美丽的风景,眼前竟然出现了一幅与外婆家一样的景致,一幅挂满枝头的红石榴画面。

或许是因为妈妈工作的原因,或许是在外婆身边待得时间太多的缘故,也或许对儿时外婆的小院子里有一种记忆,毕业后我分配到新区学习和工作,在一个星期天,我和同事到园博园观景,在一个小亭子旁边却发现了一颗绿色的石榴树,当我抚摸着它的叶片和那些挂满枝头的果子,心中总有一股隔辈的亲情拥入心头,于是我打开手机,把省会园博园里的这棵石榴树给妈妈发过去并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妈妈,我在省会看到石榴树啦!它和外婆家的那颗一样,可爱极了。”

“小宝啊!省会的石榴是绿色的,熟了以后还是绿色的,那是代表着河北绿色环保的象征。”妈妈捧着自家剥开后如玛瑙晶莹剔透的大红石榴,也同样的拍下一个照片发给我看。

“看看吧!小宝,这是咱家的石榴,我把咱家的都给左邻右舍的亲朋好友了,让大家品尝品尝,你外婆家那些都送给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了,不过外婆从来都没有忘记你,她已经给你储存好了,就等你回来吃呀!”

我操着保定老家的乡音与妈妈对话,至少妈妈只有在教书的时候才会用上普通话,此时,如果我们都还站在外婆小院子的的同时,至少乡音里还承载着一方水土的情感。

当然了,乡音里还充满着一种喜乐,过大年的时候,外婆的外孙们都会围在一起,外婆把好吃的东西一个个地分给我们吃,直到乐呵呵的看着我们吃完。

工作以后,回家的时间少了许多,看望外婆的次数也少了很多。有时候只有在晚上梦中会回到在小一些的时候,就又不知不觉地仿佛又睡在外婆的怀抱,醒来后总是楞楞发呆,这时妈妈的手机又叫响了:“小宝,这个星期天我想看望外婆去,你能不能回来啊!”

乡音难改,千山万水隔不断血脉羁绊,时间隔空割不断我对外婆的想念。离开外婆的时间长了,我知道年迈的外婆在用年迈的力气还在大声呼唤着:“小宝……宝宝……回家吃饭喽!”

这个星期天,当我再次回到外婆家小院子的同时,看着小院子里的每一颗树木还依然挂满了硕果累累,每一个果实都健康地成长着,每一种绿色蔬菜都扎根泥土,在外婆的精心照顾下长势喜人。

站在外婆的小院子里,天上的云飘着,随意组合着,在微风飘飘的这一刹那变成了一个微笑,在这一瞬间又形成了一个心连心的表情。

“小宝……宝宝……吃饭喽!”此刻,我又幸福地回到了外婆的身边,在这个熟悉而温暖的乡音里,我永远都是外婆心中的宝贝,在这声声的呼唤里,每次都能唤起我长大在外婆小院子里的每一天。

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苏州有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告诉你癫痫病得类型有哪几种太原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