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童年里的那个夏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红色经典
破坏: 阅读:1034发表时间:2016-08-31 09:48:27
摘要:“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几个放牛娃正唱着这首《夏天》歌谣从我身边经过,此时的我站在曾经印满儿时故事的河提上,感慨万千,我怀念那个童年的夏天,因为它是一首美妙动听的歌谣,拨动着我快乐的心弦;因为它是一枚漂亮的贝壳,编织着我多彩的梦境。


   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病好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转眼就过了四十年,当初的那群儿童早已变成了现在的半拉子老头了,但童年夏天那些快乐的时光依然铭记在心、记忆犹新。每当听到罗大佑那首《童年》“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就一下勾起了我童年夏天的快乐回忆,那一幕幕充满童趣的画面立刻浮现在眼前……
   我深深地记得儿时夏天的情景,河堤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山洪草”,远远看去和芦苇差不多高,迎风舞动,空气里总是飘荡着倔强的生命的气息。每天一到下午,河堤上就聚集了很多人,放羊的放马放牛的,他们自由自在地唱啊喊啊,尽情释放着原始的唱功,码头边和“桥爪子”上一堆堆的男人们光着膀子围在一起争着下“六州、四州、憋死猫”,一直下到暮色沉沉才回家,有的人甚至是空着“扒箕子”回家的,连割点青草都给忘脑后了。那一棵棵飘逸着温柔的垂柳稳健矗立在小河的西岸,它们的枝丫上总是爬满了知了,在不停地叫着,那声音此起披伏、响彻云霄;东岸是一望无垠的良田,花生玉米一块地一块地有序排列着,郁郁青青的。天空是那么的湛蓝,白云像棉絮又像雪,河里的水清清的,清的可以看见河底的沙泥,可以看见趴在水底的“沙漏棍”鱼和小虾,水草清中透着绿,和河水截然不同,一眼看去,水草随着水的流动而摇来摇去,像靓女在舞动纱衣,别提有多美了;鲫鱼成群结队的,一会儿浮出水面吹个泡泡,一会儿又潜到水草深处,它们的鳞片随着翻身而反射出光点,一闪而过亮晶晶的,宛如珍珠折出的光线;小虾都是那种白色透明的,几乎可以看清楚它们的内脏,它们向前游动一段距离后就甘肃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会沉到水底,用脚触着沙粒,长须不停左右摆动着,然后猛地向后倒着蹿出老远;大一点的黑鱼总是喜欢独来独往,它最爱停留在我们把水草拔掉而形成水中小路的地方,尾巴朝外头朝内顶在水草边,但是只要你一下水,它北京军海医院抗癫就会发觉,一下子就窜得无影无踪,还会把水底带起一溜子混泥水。
   小时候的我们几个都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小河的两岸水边总是少不了我们唧唧喳喳的声音和嘻嘻打闹的影子。我最喜欢到河边去掏螃蟹,手里一惯都是拿着草叉提着陶土罐子,然后沿着河边物色阵地。掏螃蟹也是有技巧的,你如果不懂选择的话就会掏到水蛇,那时的河边上有很多很多的小洞,小洞的一半没在水中,有圆的,有扁的,我都是捡扁的去掏,一掏一个准,掏出来的螃蟹大小不一,公母都有,有时候掏出的母螃蟹肚皮下的盖子下满满的都是金黄色的籽籽,用手一敲它们,它们就会气的一个劲的吐沫沫,然后横冲直撞。那时候的孩子们真的好单纯,有时候玩渴了,就在河边用泥巴围成一个圆圈,然后把里面的水给“攉”出来,在“攉”出来的水里放进“毛衣草”的时候,那就是最甜的水了,一个个迫不及待地用双手捧着大口喝着,直到喝得肚子鼓鼓的才罢休。
   记得有一次雷暴雨忽然来了,雷声震耳欲聋,仅有的裤衩衩也被淋的湿透。那个时候家里都很穷,整个夏天里我们基本上都是光着脚丫子在外面奔跑,反正是练出来了,即使被什么东西扎到搁到了,从来感觉不到疼痛。雨下得很急,我们就钻到了大桥的两边的耳洞里暂避风雨。暴雨打得碎叶满地都是,风在呼啸,庄稼一弯到地,垂柳在风雨里甩着枝条,就像大人们甩动赶牛羊的长鞭子,桥面啪啪作响,河面上溅起高高的水雾,天越来越黑,雨越下越大,我们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最小的伙伴吓得缀泣起来,透过雷电的光亮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河堤上大人们奔跑的影子,两手罩在嘴巴前,看样子正在声嘶力竭呼唤着我们的名字,几乎绝望的我们顿时感觉身体里注入了无穷的勇气,就互相喊了喊,大声喊了句“一二三”,然后冲出了桥洞冲进了大雨中,向着大人们的影子拼命冲去……
   此刻,母亲的脸吓得蜡黄蜡黄的,正在无助地极目搜索着我们可能会去的地方,看到我冲到她面前,一把把我的头揽进了她的怀里,接着泣不成声,泪水和着雨水打着我的额头,她浑身都在发抖,好像是面临着即将失去最宝贵的东西一样恐惧不安,父亲对着我的小屁股猛踹了一脚,可是我当时并没有觉得有多疼,倒觉得那是父亲无尽的爱。
   第二天早晨雨小了,淅淅沥沥的,成了“雾漏毛子”,我戴上大人的“斗篷夹子”到河沿上一看,哇!一夜的雨把小河灌得满满的,浪花不大却也是声势浩荡,混水里飘浮着很多的杂物,有折断的树枝、冲掉的花生秧等等,对岸的子沿也开始漫水,玉米们只露出一点点小男性癫痫的症状有哪些头,花生早已不见了踪影,柳树的根部也没了水,横跨小河的老桥只露出两端的“桥爪子”,桥面上也渐渐上了水,只见码头边早已蹲上了好几个钓鱼的大人,看得我手心直痒痒,但却只能望而却步。
   一会功夫太阳就从云彩的缝隙里露出脸来,红彤彤的,如美女的脸蛋,带着初来乍到的那股子娇羞。各种颜色的蜻蜓也在忙不迭地享受起雨后的清新,它们成群结队漫天飞舞着,有的大概是飞累了,就栖息在干树枝的枝头或者是“山洪草”的身子上,有的还调皮的用尾巴点着河沿旮旯里的稳水,点出一个一个的水纹,水纹连成串荡漾开来,甭提有多美了!这时,小伙伴们就渐渐多了起来,一个个扛着大笤帚左右狂扑,然而扑到的蜻蜓却寥寥无几,最后都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有的笤帚一扔干脆玩起了摔“钢炮”玩泥巴。
   ……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几个放牛娃正唱着这首《夏天》歌谣从我身边经过,此时的我站在曾经印满儿时故事的河提上,感慨万千,我怀念那个童年的夏天,因为它是一首美妙动听的歌谣,拨动着我快乐的心弦;因为它是一枚漂亮的贝壳,编织着我多彩的梦境。

共 216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