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绝版的洞庭(散文)

    1我们总是想借助一切幸存的文字去破译洞庭湖,破译洞庭湖的诡秘和幽远,可是,人们在不断地否定和肯定中,破译往往显得徒劳。这就更加强化了洞庭湖的诡异和奇绝。令人惊奇的是,在中国的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柳岸】涩涩亲情(散文)

    舅舅打电话给妈妈,向妈妈诉说他的心情很不好。原因是:家里来客人了!奇怪了,舅舅向来都是很热情好客的啊,这次是怎么了呢?原来是他媳妇的大姐来了。他说大姐几十年来,从没有来过他家...[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躲在光阴里的猫(散文)

    一“喵呜,喵呜……”声音轻而弱,断断续续,不像春天在屋顶上狂奔求偶的壮年猫叫春的那种急切与狂野,也不像撒娇的宠物猫那般矫揉造作。深夜,这个声音顽固地随风飘荡,打破夜的岑寂,把...[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长大在外婆的小院子里(散文)

    走过匆匆的时光,岁月的影子在星空下徘徊,人世间,总有一种爱,永远如影随形,不离不弃,一如外婆家阶梯上养的那些芬芳的玫瑰花,如外婆家小院子里那些硕果累累的果木树——题记。在外婆...[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夏日风情“征文】 红色何家冲 (散文 )

    七月的豫南,大地流火,热浪滚滚,午后的阳光灿烂地照射着碧绿的山川树木。顶着烈阳的炙烤,冒着炎热的天气,我来到了大别山腹地的罗山县何家冲,体味和感受着这片红色的热土。在中国大地...[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春秋】二大娘(散文)

    二大娘,我的一个不算太远的本家伯父的妻子。伯父在他那一族中排行老二,按榆社的习俗,“伯父”称“大爷”,“二大爷”的妻子自然称“二大娘”了。二大娘于十二天前即正月初二去世,享年...[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1-4【文缘】离家的孩子是父母一辈子的客人

    无破坏:无 阅读:1689发表时间:2014-04-24 13:25:38 父母活着时,远嫁他乡的我回到家中,总是被他们奉为稀客。一进家门,母亲就会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0-29【荷塘】童年里的那个夏

    无破坏:无 阅读:1034发表时间:2016-08-31 09:48:27 摘要:“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几个放牛娃正唱着这首《夏天》歌谣从我身边经过,此时的我站在曾...[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0-29【荷塘“秋之韵”征文】秋水垂钓,野河秋景_1

    无破坏:无 阅读:1024发表时间:2018-09-28 19:13:33 山东癫痫病医院哪些 摘要:我找到了一生的快乐!感恩着片土地,生育了这样美好的事物,让四季多彩,生命不止。 ...[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0-21鸿飞雁散不相闻,从此空间消遁。

    天津好癫痫病医院 昨黄石癫痫医院哪个好?夜地昏天暗,星辰酒醉醺醺。  鸿飞雁散不相闻,从此空间消遁。    几树繁花零落,一轮明月深沉。  平生孤傲又离群,浪迹癫...[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