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匆匆白湖(散文)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文章

前几天因事回了趟白湖,但老父摔伤躺在医院,我要与弟弟轮换照应,所以只能当天一早去,下午早早回,是一次真正的匆匆之行。

白湖是我的第二故乡。1976年从老家烔炀河招工到白湖,一直工作到1990年考进省城合肥;2007年再回白湖,2010年调入潜川,2013年再调回合肥,前前后后在白湖生活了整整19年。初到白湖时19岁,第一次离开白湖时已经33岁,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在白湖度过,白湖的山水草木都留存在记忆深处。退休后常常想回白湖好好看看,但总是顾虑多多,瞻前顾后,主要还是怕给别人带来麻烦,因而就难以成行,或者是匆匆之行。

2月1号那天,我凌晨5点开始做早餐,5点半就开车出了小区大门。本想早点到白湖,然后悄悄去大圩里,拍摄一下雪后大田里的日出景象。没想到车到邓湖遇阻,耽搁了将近两个小时,后来才知道是前方出了车祸。等到车辆放行,已经是上午8点半,太阳早就由红变白,高高地挂在树梢上了。

路上联系了老朋友小佘,车过白湖新大桥后,就右拐直奔他的单位去了。1983年我在白湖法庭上班,安徽大学开办了首届法学函授专科,白湖考上了7、8个,经常结伴外出参加面授的,有俊生、建徽、家毅和小佘我们5人,大家因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小佘很勤奋,法学专科毕业后又读了安农大的本科和研究生,取得了相应的学位,专业职称也晋升到高级,令我们几个都望尘莫及。现在俊生和我退休了,建徽和家毅居二线,只有小佘年龄最小还在现职,而且他品性真诚厚道,为人古道衷肠,所以我们有什么事情,一般都是找他张罗。只是他生活负担很重,岳父母长期双双于病榻之上,他和妻子小胡一直侍奉在侧,这半个儿的女婿,其实早已是一个竭尽孝行的儿子了。

小佘所在的物资公司,坐落在西大圩东南角的鱼苗队与基建队之间,占地有百十亩。一进院子,左手一口方塘,塘北是一栋两层单面旧办公楼,楼后是食堂等生活服务用房;右手是加油站,后面是一大片库房和水泥场地。再后面就是好几十亩的林木苗圃和鱼塘。这个地方以前好像是供销科油库,后来又做过林业公司的办公场所。物资公司以前在场部老大楼,我曾经在党委分工中联系过这个单位,对其过去的情况算是比较了解。小佘安排了一个小伙子去帮我办事,我们俩就在院子后面的雪地里散步聊天。

跟小佘认识很早。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我在白湖场部办公室当秘书,他从芜湖农校毕业后分配在办公室直属单位蔬菜队,除了工作上的联系,也有一些私人联络。那时候社会上物资还比较匮乏,农场却能自给自足,蔬菜队生产的蔬菜就专门供应场部机关食堂和居民。新上市的时令蔬菜比较稀有时,队里领导便专门安排给场部领导家里送,小佘有时就利用带工的便利让犯人给我家也捎点,所以蔬菜队的应季蔬菜我可没少吃。

再次到白湖工作后,跟小佘也有过交集。那时他在纯工人企业大修厂当书记,我在分局做纪检工作,同时分管工人管理。分局规划在原副业大队旧址建设民警职工住宅楼,拆迁时涉及大修厂出租给当地老百姓开饭店的一片门面房,因为补偿数额谈不拢,拆迁进行不下去,分局主管领导就把这个难题交给了我。在小佘和大修厂厂长卞士卢以及分局办公室主任林静的协助下,我们制订了周密的方案,通过地方政府和法院,费尽周折,最终解决了这个难题。还有就是大修厂历史遗留的农民工问题,也是小佘、小卞跟劳资科的朱文利、迟玉忠科长他们密切配合,运用集体的智慧,使问题得到圆满处理,避免了大规模群体事件的发生,让我分管的工作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多事之秋”。

正是通过一系列难题的解决,让主管领导发现了小佘的才干。我离开白湖分局不久,小佘就被调到分局机关,担任了集团公司总经理办公室主任和招标办主任。后来几任分局领导也都很器重他,解决了他的副处级别,最近又调到物资公司负责全面工作。物资公司承担着全局物资采购和粮食销售任务,是一个受关注度很高的单位。也正是有了分局机关尤其是招标办的工作经验,他在物资公司建立健全了一系列规章制度,让每年进出数亿元的资金流程有了清晰的轨迹,让所有的招标、采购项目都进入阳光地带。有许多具体事例很有说服力,但不详细叙述了,以免给小佘和他人带来不必要的压力。不过我估计,分局领导对小佘在这里的工作,应该会满意的。

中午在物资公司的职工食堂吃的饭,几菜一汤,很舒服。“八项规定”不仅纠正了风气,也解放了干部的胃,让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变得轻松起来。

谢绝了大家留宿的要求,就地跟朋友们告别,然后由影友德好等引领,去往大圩深处拍雪景。车子经过新老白湖大桥,从中学路下去,打潜川以及白湖分局大楼边上驶过,我都没有下车。其实跟两个单位的领导们大都是老朋友,只是他们重任在身,我闲人一个,就不想打扰了。人老了,思想认识不能老,要有自知之明,更要自觉,这样才能不讨人厌,不惹人烦。当然,近乡情怯,或许也是原因之一吧。

德好早年从学校毕业分到白湖,就一直从事农业工作,几十年来成果颇丰,目前好像是白湖凤毛麟角级的正高职称的农业科研专家了。这家伙做事极有钻劲与韧劲,脑子极其活络,琢磨规律性的东西很有套路,学什么都能做到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而且能够快速有成。我是在去年的一次摄影采风活动中跟他近距离交往的,接着就有点惺惺相惜了。他搞摄影时间很短,起点也很低,但进步神速,成就突出,现在不仅理论上一套一套,拍出的片子也屡屡获奖,估计今年就能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他的社交能力也非常棒,很快就能跟人打成一片,搞得目前省城合肥摄影界,乃至中字号的摄影组织与媒体,不认识王德好的,恐怕都有点不好意思,会觉得自己太老土了。

在西大圩中干渠以东新的中心路上,拍了两边老二大队、三大队的田地。白湖围垦时设计规划很科学很大气,西大圩的条田长1000米,宽400米,由支渠和斗渠相交围成,支渠埂营造主林带,斗渠埂是副林带。站在一个支渠的桥上,看四面成块连片的平整的大田,白雪覆盖,茫茫渺渺。机耕路与毛沟把积雪勾勒出深深浅浅的细沟与小垅,沟渠两边的裹着雪衣的白杨树高耸入云,让整个田野显得格外旷朗、空远、悠长。觅食的鸟儿在低空盘旋,时不时俯冲下来,在雪地里刨划、啄动,看看好看,想想生怜。因为大雪,小鸟的食物都被埋到了厚厚的积雪下面,觅食不成,岂不是死路一条吗?

望着白茫茫的圩田,踩着厚厚的积雪,自然地想起了另一个场景。2008年1月10日至2月6日,安徽连续下了5场大雪,是建国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积雪最深、范围最大、灾情最严重的一次大雪灾。记得第一场雪后的那二天,我带着劳资科科长朱耀生等几人,去县市省三级劳资民政部门和有关方面,进行春节前的例行走访,感谢他们过去对白湖劳资工作的关心支持。从庐江到合肥再到巢湖,然后从槐林青山那边回白湖,一路堵车,雪路艰难,寒冷异常。不过我们还算幸运,槐林到青山的路上虽然堵车,但恰巧有一辆公安的警车执行公务,我们就紧跟其后,畅通无阻地进入白湖境内,大圩堤上的雪也已经被犯人铲得干干净净,从而顺利返回机关大楼。

那天早上在去合肥的路上,接到当时白湖主要领导的电话,就组织罪犯上路铲雪问题征求我意见,我当即表态坚决支持,明确表示非常时期须当机立断。领导说既然这样我马上通知开会决定!从我们下晚回来遇到的情况看,各单位组织罪犯上堤铲雪很迅速,也很有效,确保了西大圩交通要道的畅通无阻。第二天,省里就紧急对各地提出了类似的要求,而且实行严厉追责。那一年,是有相当多的领导,因为对雪灾的应对麻木而受到相应处罚的。由此可见,当时白湖分局主要领导的预见性和决断力都是超前的,好像省厅省局也及时给予了充分肯定和表彰。

随后去姥山大桥,我们把车停在高高的桥面上。这里的景致真是漂亮极了。大桥横跨在新河之上,连接东西大圩,仰望姥山,俯瞰河水,气势雄壮。桥西的姥山不高,但在一马平川的圩区,就是高峰突兀,加上大雪让它成为了雪山,在晴朗的天空下,就尤为巍峨。西北的修造厂、化肥厂的旧厂房和几近废弃的生活区,本来很难看,但在白雪的遮掩下,却显得很好看,刚好在网上看了白湖夏重阳回忆姥山的文章,就觉得格外有感触。东北的青山监狱新大楼群,远远望去像一座城市。南边的新河宽阔平展,几艘渔船间或划过,在水面上犁出几道波纹,两边大堤下的大圩里,银装素裹,宁静寥廓。从桥上探头看桥下两边,稀疏的柳树飘逸着垂丝,白里透着黑,跟近岸的浅滩与水湾交相衬托,许多鸥鸟在柳丝与水面间穿梭,真的就是一幅精美绝伦的水墨国画!

姥山大桥的全名叫“姥山颈新河大桥”,是东西大圩的第二通道。白湖围垦时将荒湖一分为二,中间开辟了一条穿湖通道,连接兆河与西河,名为新河。东西大圩被环圩河包围,原本是没有桥的,1961年在场部搭了个木质的三八桥联通西大圩,1967年将木桥改建成水泥桥,取名东风大桥;1964年建了阀门厂水泥桥连通东大圩,1970年部队在造纸厂建了五七桥联通青山。长期以来,西大圩只有场部东风大桥可进入,西大圩的人尤其是姥山一片的人要想去东大圩,必须绕道一二十公里,经塘串河从阀门厂大桥进入,其他位置只能靠小船摆渡。所以,在姥山颈建桥联通东西大圩,是白湖人几十年的梦想。

1984年3月底刘明智、殷振生任白湖的书记、场长,开启了白湖又一个新时代,第二年姥山大桥建设就进入实质性运作,1986年8月设计方案和建设资金得以确定,1986年10月20日动工,1987年11月28日通车。我1985年5月被殷振生局长从法庭调到办公室当生产经营秘书,1986年2月唐福亮任局长后又让我兼做政法秘书,自始至终参与了姥山大桥从动议到建成的全过程,大概也能算是一个见证人,通车那一天的场景至今还历历在目。《白湖分局志》里关于大桥建设与竣工的时间记载是不一致的,记得我当时写了一份简报,叫《谁持彩练凌新河》,记录了大桥建设的前前后后,现在白湖的档案室里,应该还能查到这一期的《白湖情况》。

因为想赶在下班高峰前回到医院,就在姥山大桥上与德好他们告别。然后从青山、坝镇和沐集那边上了环巢湖大道。一个小时后,我就出现在医院老爷子的病床前了。

(丁酉鸡年腊月二十一,2018年2月6日,星期二,于合肥寓所)

辽宁专业治癫痫的医院白天出现四肢强直还尖叫是癫痫吗双眼上翻且无意识天津那里看癫痫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