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清晨】我的学习故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短篇言情
无破坏:无 阅读:2560发表时间:2015-06-02 17:27:33    (一)   二零一三年秋,那时我已在丰泰集团就职质保经理半载。一个周末的下午,钱总突然叫住了我:说三点整,到办公室有要事宣布。带着些许疑惑我推开了门,正赶上一股铁观音的浓郁茶香扑入鼻息。总经理正端坐在茶几前,手里把玩着一只墨褐色陶瓷茶盏。而身旁坐着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西装革领,满脸胡须,头上留一条马尾辫。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样的形象在此,莫非公司要请一位艺术顾问,为公司量身打造前景蓝图?   正疑惑着,总经理突然站起身子,笑眯眯地说:“发什么呆,快来坐下,尝一尝一个朋友昨天从福建安溪带给我的好茶!”   我坐下去,端着茶盏吃惊地说:“钱总,什么时候换了新茶具?这家伙仿佛被人用上好的茶水养了十几年了,现在应该价格不菲了,是不是来了什么贵客了?”   “你小子,眼够尖,这都被你猜着了。喏,这位是总部派下来准备做质量总监的,他的名字叫响马。”钱总指着旁边艺术范十足的男人给我说。   “喔...钱总,您这儿有红茶吗?铁观音茶味香浓,色泽幽深,喝了我怕伤胃。倒是红茶前几道冲水倒掉,后面越喝越觉得滑润绵香,是暖胃的上品。”我没有接话,只顾谈茶。   “嗯嗯,你小子有茶喝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爱喝不喝!”钱总瞅了那男人一眼,脸上露出一阵喜悦,却佯装愤怒地冲我说。   接着他又说“念你在公司就职半年,做出了前所未有的成绩。公司为不冷人心,决定要你和响马公平竞争一次,谁最终取得良好成绩谁就来担任质保总监”   “钱总,不用这么麻烦了吧。这位响马大哥肯定经验十足,让他做质量总监就好!我上刀山下火海坚决服从,不会给你丢脸。”我说。   “屁话,这等大事,难道要你说得算?”钱总大发雷霆,我慌忙抬头看他,这当儿,我看他给我递了个眼色。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便战战兢兢地说:“好吧,我们来PK一次!”   “为公平其间,我会请总部人事科出题,时间定在下周一。”   钱总说完,便只顾品他的茶。我站起身和响马握了握手,正准备离开,钱总突然又说:“把响马带给人事,叫他们安排好食宿。把平时公司用来招待客人的房间腾出来,给厨师说每顿多加两个菜。”   我不明白为什么钱总对总部派下的人居然以客人招待,为什么不直接安排宿舍,以便长期之需。我将响马交给人事,便飞奔宿舍,惴着复杂的心情度过了一个双休日。   黑色周一转瞬即至,钱总下令人事课长,速拨总部人事总监电话,将试题的邮件当着我和响马面发来并当面打印。人事课长,叫上人事专员,请来钱总坐阵,一场PK拉开序幕。   我和响马坐在临窗的待客室里,平净的玻璃桌面在荧光灯的照耀下银光闪闪。两张凝重的脸映照在透明的桌面上,可以彼此猜测到此时的心情。一株苍劲的文竹静植在青花瓷盆里,迎着阳台的风,簇密的细叶不住地跳舞。前台文员给我们武汉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每人泡了一杯咖啡,品一口,有一股椰奶的香……   这时,人事专员白露把两张相同的试卷递到我和响马面前。我和他都吃了一惊,雪白的纸上开头的正中央,赫然印着四个大字:情商测验。 再看题目居然是这样:   NO.1:某日你行走于大街之上,迎面有一位长发披肩的漂亮女生冲着你含情默默地笑,这时候你的第一想法?   NO.2:某日你与一个性感十足、风情万种的美女共同乘坐电梯,此时你站在她身旁会有什么样的举动?   NO.3:某日你散步于公园,突然看到一对情侣在亲昵接吻,你的第一反映会是什么?   NO.4:某日你在广场上看到一个帅小伙和一个年过花甲的大妈在疯狂斗舞,此时的你会有什么样的冲动!   NO.5:某日你听到几个美女群聚一处,聊着八卦新闻热火朝天,此时的你会有什么样的举动!   我行走于职场多年,还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测验。所以没有多想,硬着头皮一口气做完、交上。响马冲我微微一笑,像是突然拥有优越感似的,也把试卷交上了。我们俩互相调侃着,都为此次的测验感到新奇。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白露走过来冲我大声说:“恭喜恭喜,这关你赢了!”响马突然站起来,神情十分激动。一把夺过白露手中的卷子,打开一看,我也吃惊了......我的情商测验得分居然是“0”,而他的情商测验则武汉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呢为90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得分最低的倒成了最后的赢家?连我也感到十分惊诧。白露将试卷摆在响马眼前,示意他看,我的答案是这样的:   1. 我想是不是因为我身上的某个地方出了什么洋相,才惹得美女笑的。   2. 不敢直视她,躲在角落里远远地避着她,等她走出电梯,自己再走出去。   3. 恶心,骂他们臭不要脸的,在这公共场合骚情!   4. 跑过去想揣大妈几脚,觉得她这种年纪很不适宜。   5. 沉默不语,迅速走开,装作什么也没看到。   响马看完,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这答案得0分真是分得其所,他瞅我一眼,将他的答案递给我看:   1. 当英明的祖先创造了“一见衷情”这个成语时,也许冥冥之中,就是等到在若干年的今天来形容我的:也许我帅得惊涛骇浪,让这位美女的神经中枢一瞬间轰然崩圯,那嫣然的笑就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似的,这种笑直促使着她突然间想和我约炮。   2. 我想看着她性感的身子那么的妖娆,如果不去触摸下那肯定是惨绝人寰的浪费。我会在他面前扮萌装嫩,想惹她芳心来潮,说不定会突然间碰撞出千万伏的闪电。   ……   我看完前两题答案,终究明白他的EQ得分90的缘故了。   响马猛然跳起身来冲着白露吼道:“你是不是搞错了?”   “我要确定、坚定以及加肯定地告诉你,绝对没错!情商为0,才能做得长久。我们这个地方身处僻野,车间一眼望去,不是大妈,便是已嫂。偶几个新来的职员,也是名花有主之人。情商过高的人是耐不住寂寞,因此我们选择低情商者!”白露理直气壮地说。   响马不说话,被白露的道理所折服。   紧接着进行第二关。   白露给我们各自发了一双3D眼镜,示意我们跟着她走。我和响马一前一后跟着白露,走进一间大会议室里。我们刚把脚踏进去,只听“哐啷”一声门被关住了。会议室黑漆漆的,被一层黑崖崖的布幔包裹着。紧接着,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声,立刻有一股亮光直射到墙上。屏幕上呈现出一只嗜血的魔鬼活生生把一个人的脑袋揪下来,放在嘴里咀嚼着、吞咽着......   我和响马正要走过去,突然魔鬼伸出长长的爪子冲我们伸过来,从嘴里甩出一串串凄厉的声音“终于等到你们了,拿命来!”   我吓得浑身发抖,一屁股蹲坐在地板上,惊慌间居然把刚才佩戴的3D眼镜打落在地。这才忽然缓过神来,原来刚才是3D效果,难怪是那样的逼真和身临其境。我正要掩饰自己的窘态,这时眼前却一片雪白,会议室的壁灯全部打开了。我看到响马神定气闲地站着,一脸的镇定自若。这时的白露,从屏幕后面闪出来,脸上露出一阵坏笑。   响马瞅着我狼狈不堪的样子一脸的鄙视,冲白露说:“这下你总该知道怎么宣布结果了吧?”   白露抿嘴一笑,走到我面前,冲我说:“恭喜你,这关你又胜出了!”   响马一甩头上的马尾辫,气势汹汹地骂道:“妈的,你们这是在欺服人!我知道我是总部派来的,你们很不爽!”   白露不慌不忙地说:“胆子小,做事一定会谨小慎微,不会狂妄自大,更不会张扬夸耀。想必一定会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路,稳扎稳打。做品质这行,就需这类人才!”响马此时气得不说话,在旁边一直怒嘴巴。   接下来第三关   是管理知识笔试,两道题:   1.以《人力资源管理学》的角度,如何做好质保部人员的绩效考核?   2.以《行政管理学》所学的知识,论述如果将质保部引申到一个国家的质检总局,如何制定出质检部的行政机构及职责权限?   我看着这两道题,心里一片空白。只是按着日常管理的角度来回答了,最后我输给了响马。   最后一关,便是核实资料。总部规定质量总监必须是5年以上工作经验,至少大专文凭。当白露向我俩要毕业证的时候,我只给她一本《学历证明书》。响马嘲笑我说“这肯定是花钱买的,这个总监我当定了!”   此次PK虽然我们平分秋色。但最重要的一关即核实资料关,响马占了上风,最终响马做了质量总监。      钱总把我关到办公室骂得个狗血淋头,骂我千不该万不该居然拿不出大专毕业证。让总部安插个奸细来监控着,弄得他很不自在。   我无奈之下,给他道出了一段我的心酸往事:   那是2012年冬,我在深圳平湖一家港资玩具厂就职。那时候由于受欧盟市场的影响,中国玩具一致以低劣差产品著称。在外国人的眼里,中国玩具的品质很差,因此这家港资企业便倒闭了,很多员工的工资发不下来。于是,在工厂里爆发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打砸事件。愤怒的员工见车便砸,老板仓皇而逃,丢下了机器和很多不值钱的物料。一群广西比较野蛮的孩子被经济所迫,开始了打内部员工的主意。他们趁人不在,潜入宿舍,把所有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那次我包里没有装任何值钱的东西,气极败坏的他们居然把我书包里的毕业证内容部分撕掉了,只留下一个空本皮套。这事是我后来离厂时听目睹的人说的,被撕时我不在宿舍……走出那家公司,再找工作,面试必须要拿毕业证。我原来是学《电子技术与应用》专业的......无奈之下,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在原来的学校申请补办了《学历证明书》,最后拿了学历证明书。也算幸运,当时进公司时,凭借一味考试专业技术和品质知识便入职上班了……   钱总听完这些事情,脸上的愤怒慢慢舒缓了,他说:“总监不会郑州的羊羔疯医院那个专业长期呆在这里的,你还有机会。给你两年的时间,快把你输了的东西找回来。”   我走出钱总办公室,回到宿舍把PK的事情前后想了一遍。这次输的不仅是毕业证的事情,还有专业的管理知识。我下定决心,决定走一条路,把先前丢失的和不曾拥有的全部找回来……   (二)   南国的秋,看不出有半点萧瑟的颜色,那些葱茏的枝叶还表现着极其旺盛的生命力。只是夜深人静时,会有一些微凉的风悄悄吻上你的额头。   连着一周,我居然闭不上眼睛。眼前总浮现出响马的模样:他那意味深长的笑容;他那古铜色的脸,留着长长的胡须,一根根矍铄地疯长着;他的眼神像蛇的长信,盯着人的当儿,像是凝聚着即将迸射的毒液……   我常常在子夜,静静欣赏窗台的文竹。这个时候总会看到一只断尾的壁虎贴在墙壁上,野外的风肆虐地吹着,它却纹丝不动。壁虎一直痴痴注视着不远处的目标――在灯影前扑朔飞舞的蚊子,突然像子弹一样冲上去,吞食掉这些吸血鬼们了……   我恍然若失似的,即便到了秋天,可阳光依旧这般的强烈。我喜欢的文竹,生发着坚细的枝干,坚细的叶。可总会在不经意间换上些枯黄的颜色,像生病似的,总是揪得人心疼。只有这断尾的壁虎,撑着缺憾的肢体却酝酿着智慧,冷静而沉着,永不放弃着心中的目的。机会来时,迅猛出击,最终完美胜利……   我想我还是希望这阳光未减的秋,还是喜欢这锐意不失的壁虎。于是在2013年的秋,我决定重温书香的路,   自考《行政管理专业》。远方的路,不知道有多长,但我选择了它。   人走入社会,被繁杂的事务纠缠惯了,想静下心来,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总想在华灯落幕,夜风凄紧时,抱着一本书咀嚼。可是疲倦像蜘蛛吐出的白丝轻轻接触到你的皮肤;然后一大波一大波席卷而来慢慢伸进你的神经;接着占满你的世界,最后把你的双眼也给紧紧地箍住了。你只剩下微弱的呼吸,最后只能躺在床上,把慵懒的脂肪在漫长的夜里燃烧。我苦恼着,无计可施。   2013年腊月二十八。雪,白了世界,也白了我的心。我从没有那样清晰地认真思考过,只就在那一刻...我明白了自己未卜的路,该如何去走。   和我从小玩到大的扬子,给我上了一堂终身难忘的课。   那天,我们电话相约在街区的咖啡馆里小聚一场。十年未见的他:一身黑色的风衣下是纤细的身骨,纤细的手;头发向后波浪似的倒着,白晰的脸上,有两条弦月似的浓浓的眉毛,勾勒在一张清秀的脸上;一副板材镜框粉底眼镜,更加衬托出他那美丽的脸。我骑着摩托,他依在我背上,一种温暖,莫可名状。谈起感情生活,他居然坦白自己是个gay。当我听他这样说时,给他进行过一系列激烈的争论:   “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女生吗?甚至没有和她们同居过?”我问。   “是的,从来没有呢?”扬子坚定地回答。   “那你不觉得遗憾吗,一个男人一辈子从没有和一个女人同居过?”   “那你不觉得遗憾吗,一个男人一辈子从没有和一个男人同居过?”扬子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反问了我说。 共 888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