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白天放羊,晚上守娘(散文二题)

    【白天放羊,晚上守娘】刮着风,天被扫得湛蓝,嘹亮。也是,好多天没有抬头看看天了。那些日子,母亲就是笼罩一切的上苍。如同被雾霾塞满了似的,我们窒息,绝望。然而,似是不甘或者要否...[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大地笔记(散文)

    【麦秸垛,干草垛】麦收过去,我在田园的一角,垒起了一个圆顶的麦秸垛。这些曾经墨绿了一个冬天和一个春天的植物,把果实奉献给我之后,变成了枯黄衰败的景象,干干净净地从土地上抽身而...[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从梦境开始(散文)

    正在和一群人嬉闹,忽然从背后奔过来一位老太太,不由分说,趴在我前面的墙根就哭。我还没来得及惊诧,就看到一朵硕大的棉花,白得耀眼,还很瘆人。惊诧刚要发生的时候,就听那位老太太哭...[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那时风】离天很近的村庄(征文·散文)_1

    细数星辰我和好友成仁端坐在狮子窝的天空下默默地数星星,浩繁深邃的夜空近在头顶。狮子窝是成仁的老家,也是我倾慕很久,早就想到的地方。星星稠密,清亮得像是我们的童年,伸手仿佛就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眷恋(散文)

    槽头村坐落在大洋山深处的一个山坳里,因地形如水槽,故溪为槽溪,村名槽头。它没有名胜,没有古迹,有的,只是那连绵不断的高山和郁郁葱葱的林木,还有一代又一代生生不息的山里人。一很...[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那最后的目光(散文)

    一九九三年冬季的一天,我请假到城关医院看望住院的母亲。她正在病床上,一向浮肿的脸越加苍白,双目、嘴巴紧闭着。姐姐试图给她喝水,小心地靠近她,轻声地征求意见地把水放到她嘴边,她...[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相约春天”征文】春湖遐想(散文)

    常说昆明四季如春,而如今的皖北竟成了春如四季,像极我此时颇为不平的心情,糟糕得就像一团麻,胜似“斩不断、理还乱”的浮躁。于是,便丢下周围的琐事,去到那域湖边,荡起久违的闲情,...[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五月,石榴裙飞(散文)

    五月,石榴花开,开出一袭红艳艳的裙衣,开出一汪甜滋滋的幸福。——题记夏,铺展一地的火热,热辣辣的阳光在清风的怀抱里摇曳着明媚的笑颜。阡陌上,一位娟秀优雅的女子,踏着欢快而喜悦...[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江南】老根叔(散文)

    渭北大地,正值初春,寒风吹过,阳光乍暖乍寒,但和冬天比起来,似乎还是暖和了许多。此时,村子中间的巷道从东到西只有老根叔一个人坐在自家门口的木墩上低着头,眼睛直直的看着面前蹦蹦...[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东北】爱是一个苹果(散文)

    人活一世,无论将相王侯,还是贫民百姓,总觉得自己,为爱而生,为爱而活,为爱存在,为爱伤情,多少的凄美故事离不开一个字——爱。有的人因为爱而快乐幸福一生,有的人因为爱后悔遗憾一...[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