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关于哲学的那些事(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耽美小说

秋天来了,秋天是个天高气爽,万物沉静的季节,比较适合读书。

我这个人自幼就比较好奇,读书也像是老鼠偷东西,专门喜欢找些个犄角旮旯的书来读。比方哲学吧,上中学时,我一板正经地听老师讲过马克思主义哲学,懂得了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读大学时,我读了西方哲学史,知道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以及这对师徒的形而上学。后来不知道怎么想的,我又读了老子、庄子、伏尔泰、叔本华、乔治.桑塔亚那,还有那个既有思想又写小说的萨特,最近仿佛又迷上了释迦牟尼。虽然哲学家的学问五花八门,但我觉得他们都挺伟大、挺善良的。

哦,且慢,有人说释迦牟尼是个宗教家,算不得哲学家。哈哈,我不这样看,我以为佛教就是一门关于如何看世界的哲学,虽然属于唯心主义,但形而上学的海市蜃楼里也有很美丽的风景呢。你看过海市蜃楼吗?到烟台的蓬莱阁一游吧,运气好的话,你会看到的。

我挺喜欢哲学的,但哲学是个什么玩意儿,我到现在也不大能说得清楚。无论在课堂上,还是在教科书上,你都会得到这样一个严肃的定义:哲学是关于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理论体系。世界观是关于世界的本质、发展的根本规律、人的思维与存在的根本关系的认识,方法论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根本方法。方法论是世界观的功能,世界观决定方法论

这个结论你弄明白了吗?还是没明白的话,曾参加过中国抗战的庄祖鲲牧师讲过一个故事。他说:在抗战期间有个人寄居在贵州的一个农民家里。有一天他正在读书,老乡家的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走了过来,于是这个两个人就有了一段有趣的对话:

问:叔叔,你在干什么?

答:我在看书。

问:你为啥要看书?

答:看书可以增加知识呀!

问:增加知识干什么呢?

答:增加知识可以赚钱呀!

问:赚钱干什么呢?

答:赚钱可以吃饭呀!

问:吃饭干什么呀?

答:吃饭可以不死呀!

问:那不死干什么呢?

答:去,去,去!别啰嗦了,去找你妈去!

那个读书人被小女孩问傻了,从此他成了哲学家,现在这个人应该有90岁了,他每天还在想:是呀,不死干什么呢?

吾生也晚,要是我也活在那个烽火连天的时代,一定会把那个书呆子揪起来,告诉他:不死,就端起枪,打鬼子去。坐着想,不如起来行!

如今,已是和平年代。不死干什么呢?你这样问自己了吗?如果你也这样问自己,那你似乎就是已经迈进哲学的门槛了。这的确是个哲学问题。

不学哲学的时候,我们一般过得还算快活,稀里糊涂地过一天少两个半晌。可是一认真起来想问题,就有了数不尽的苦恼。比方说: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幸福?什么是永恒?什么是无限?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转了一大圈回来,还是要问自己:不死干什么呢?

有人说,哲学家的工作,就是在一间黑屋子里,寻找一只根本不存在的黑猫。这就太搞笑了,这样的一只黑猫上哪儿找?

到书里找啊!我们的老师或家长,在我们年轻求知时,都会这样回答我们。对!我也觉得应该到书本中去找。

你若问我最近读的是什么书?这个你绝对想不到!先卖个关子,一会儿我告诉你。

我一向标榜自己爱好哲学,因为自小听老师说,哲学是聪明学,我想变聪明点,因为我曾经以为自己很聪明,也变着法耍点小聪明。不幸的是,我的小聪明总给我自己带来不幸。因此,我就想学得更聪明。

小时候,家里穷。大人叫我去打酱油。那个北方小城酱油有两种,一种五分钱一斤,一种七分钱一斤。五分钱的是自家用,七分钱的是来客用。而我为了贪污2分钱,总把7分钱的买成5分钱。这事就验证了一个哲学道理:没有监督的权利,会产生腐败。如果我就这么腐败着,也会人不知鬼不觉地获取一些蝇头小利。问题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还没学坏,不知道弄虚作假,虽然只有2分钱的价差,酱油的质量却有不小的差距。更关键的是那个时代,它没有雪碧,没有可口可乐,我这个人馋呢,天天喝白开水,嘴里没有滋味,好不容易摊上回打酱油的美差,回来的路上,我就禁不住,对着瓶口,呲溜两小口。虽然很咸,但也是个味道啊。那时的大人,也真是被生活逼的,个个都炼成个火眼金睛。虽然我只是呲溜两小口,却也被大人看了个一清二楚。没说的,一拎耳朵,我就全交代了。后边的事,就不用说了,对待贪污盗窃的家伙,我们家的做法,那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挨批、挨斗还挨打,我就觉得都是因为自己不够聪明,所以,就更加有了学哲学的积极性。那年,我上初中,上课看小人书,书被老师没收了。我有点怀恨在心。初中生青春期发作,最是叛逆。早晨吃早餐的时候,我给老师食堂的稀饭锅里,撒了点酚酞。上周化学老师上课说过,那个化学试剂,其实也是一种泻药。

后来的事,不用多说了。整整一天里,老师们站上教室台前不到五分钟,就提着裤子去找厕所了。当时,我可不知道,这个酚酞它是个缓泻药,还有个间歇性发作的功能。老师们跑得急,同学们都笑傻了。

教导主任找我的时候,我跟她讲起了哲学。我告诉她,我这样做是有因果关系的。“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教导主任原本是教政治的老师,还真教过我们哲学,可她这会儿不讲哲学了,她一声怒吼:滚,滚出去!她吼过以后,打发我到新楼工地搬了一个星期的砖头。校长原本是要给我处分的,但进驻学校的贫下中农宣传队不同意。那时,贫宣队是学校的最高领导,他们说,这个孩子有斗争精神。那个特殊的年代,讲斗争哲学。

所以,有鉴于此,朋友,如果你正在读我这篇小文的话,你记住了,你孩子如果正要考大学呢,学啥也别让他学哲学。因为,他读哲学,完全有可能像我一样,越学越傻。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有个叫做尼采的哲学家,就是那个高喊过上帝死了的那个哲学家,他后来不是傻了,而是疯了。最后死在了疯人院。

其实哲学家都有点疯疯癫癫的,比方庄子,老婆死了,他不去哭,而是“鼓盆而歌”,开心的大唱,死的好啊,死的好。你死了就不用跟着我受穷,可以去过快乐生活了。弄在现在,丈母娘怎么也得扇他几巴掌。

据说苏格拉底有一次想个不知道啥事,从早上想到夜里,一直像根木头似的戳在广场上,以至于引得希腊雅典城里的百姓们抱了铺盖,来争看这个傻人能在这里一动不动地想多久,结果苏格拉底一直想到第二天太阳升起到一竿子高。正当人们想问问他想的是什么时,他却风轻云淡地拍拍屁股走了。

哲学是个什么玩意儿?告诉你,我还真没弄明白。据说有个大学生是学哲学的,暑期回家,他爹买只鸡招待他。他爹问他啥是哲学?他回答说,比方这只鸡吧,在你们眼里,就是一只鸡。而在我的眼里,是两只鸡。一只是具体的鸡,一只是概念的鸡。这就是哲学。老爹听了,不懂。他小妹听了,明白了。说:大哥,我真喜欢你的哲学。今天,我和爸爸吃这只具体的鸡,你就吃那只概念的鸡吧。

这时,缓过劲来的老爹,眼泪都出来了:孩子,咱这个哲学别学了吧。我看你都学傻了。

其实,这个大学生说的没错。这个就是哲学。

你听说有个命题,叫做白马非马吗?老百姓说到马,那是在说白马、黑马、枣红马,说的是具体的马。哲学家说的马,那是一个整体概念的马,它是白马、黑马、枣红马或者其他什么马的集合。这是一个有着充分内涵和外延的马。

哲学家告诉我们:

别人为食而生存,我为生存而食;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不带剑的契约不过是一纸空文;

人就是他所吃的东西;

人不过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

幸福不过是欲望的暂时停止;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爱情的十分之九,是由爱人自己造成的;

结婚和离婚都是幸福的;

模糊性是智慧固有的美德。

……

看了哲学家们的这些疯话、傻话的命题,你还要学哲学吗?

今天,我要给你介绍的书是:《哲学野史》。

昨天,我读的就是这本书。当然,这本书,我可不是第一次读哦,不然,我能够给你把哲学的道理,说得这么透彻吗?

哲学也有野史?你不是忽悠我们吧?如果你这样问我,对了,你已经就是半个哲学家了。

别以为哲学家们都是高大上,他们也要吃喝拉撒。我告诉你个读懂哲学书的秘密吧,别光读那些书正面写的什么,你也到书的背面去找找啊。

找到什么啦?没有字啊!对,没有字就对了!你已经快是个哲学家啦。

说了半天,我想告诉你:我们如今正处于一个伟大的时代,一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在这个利益多元、思维多元,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的时代,我们更需要智慧,需要创新思维,需要哲学,但我们不需要掉书袋。

天津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癫痫的危害都有什么手术治疗癫痫病需要注意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