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五爷(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耽美小说

五爷是名画家,因画鸡出名,故有“唐公鸡”的美誉。文革时期,五爷被划成右派,据说是以一幅公鸡画换得美国一辆汽车,因此被定为“里通外国”的叛徒。对于曾经阴暗的回忆,五爷总是笑着说出来,似乎属于他的故事都成了辉煌的历史,光灿灿的,暗含着莫大的荣誉感!比如说谈及当年戴尖尖帽打扫厕所这一事迹,五爷总是眉飞色舞,动情处不免拍了桌子还顿脚。当年,以五爷为首的众多学者排成一长绺的队伍接受“改造”,被冠名为“牛鬼蛇神清洁队”,五爷排名第四,因而叫“唐神”。每每说到这里,五爷总是会心地笑:挺好啊,唐神,都成神了啊,比唐牛,唐鬼,唐蛇好多了!

鹤发童颜的五爷讲笑话,孙辈们听笑话,乐得咯咯直颠,多和蔼乐观的老人啊!

记得上初中时,五爷给我写信,附上他在美国讲学时的照片。画面感很强,偌大的画室,临时摆放的画桌,铺着纯白的台面,台上摆满笔墨纸砚,墨迹未干的山水写意画跃然眼前。周围全是金发碧眼的洋人,五爷喜盈盈地站在中间,双手垂抱于胸,沉静、朴素、别有形式地高雅。五爷在信里介绍他定居美国的女儿、女婿,也就是我的姑姑、姑夫,宣讲他们勤奋好学、力占鳌头的优秀事迹,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告诫我要养成独立自强、刻苦钻研的学习和生活习惯,谆谆教诲,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美滋滋地炫耀那些珍贵的照片和富有艺术风范的信笺,可羡煞我的小伙伴们了!高中时,五爷一如既往地给我写信,甚至漂洋过海寄送关怀和画册。我很清楚,五爷给我的鼓励,是让我考个好大学,无奈资质平平而又体弱多病的我,仅仅考了够上大专的成绩。我很惭愧,惭对他老人家对我的期望!

春去秋来,世易时移,寒冷的十二月,五爷又要动身飞往美国,临行前的他不忘探家,和我远在农村的四爷短暂告别。四爷大五爷两岁,花白的胡须,古铜色的脸庞,重度耳聋。在二姑家窗明几净的新房里,五爷和四爷并排而坐,“安静”地交流,五爷找来纸和笔,写道:“给你留些钱,把大门修好。你不要骂槐儿,他明年不出去打工,在家里可以帮忙把大门修好。”槐儿是大伯的乳名,是四爷唯一的儿子。槐,应该是槐树的所指,在食不果腹的年代,淡黄色的槐花充当着人们稀有的食材,我想四爷给大伯启此名,无非是想让他将来的生活美满、饱暖无忧!早过了知天命之年的大伯人如其名,槐树一样坚实沉稳,为了全家人的生计常年打工在外,老糊涂的四爷因此怀恨在心,报怨大伯不管他,不给他修缮破损的大门。四爷眼神浑浊,举起五爷写给他的纸条,将它举到略高过头顶且偏离视线的方位,借着透过窗棂的强光,一字一顿地阅读,眯缝着眼,嘴里念念有词。半响,他收起了纸条,捻着白须微微点头,五爷这才在纸上写:“你以后吃好,睡好,别的什么事别管,每天适(量)活动,酒少喝点,喝多了也伤身。”为了照顾四爷的视力,五爷将字写成鹌鹑蛋那么大,没几下便翻页了,他接着写:“我今年12月底去美国,明年6月回来。析析(大孙子)名叫唐兰森,哈哈(小孙子)名叫唐杰森。卫卫(我的姑姑)和析析、哈哈他们三人都来兰州。析析今年上大学,哈哈是高中一年级。”说起争气的女儿和孙子,五爷脸上显现出自豪的神气,确实,他们是我们唐门中的骄傲!四爷面带笑容地读完纸条,将它们折了又折,宝贝似的装进贴身的衣兜里。如此兄弟情深的场面,无比温暖,让人为之感动!为了定格感动中的精彩,我向四爷要来纸条,又一一拍了照片,包括二老的合影。五爷很纳闷,皱着眉头问我:“你个娃娃,拍这个干啥?”我严肃地回答:“文化遗产啊!留给子孙后代看。”五爷瞧着我开怀大笑,众人附和而笑。二姑夫是个生意人,憨头虎脑地冲过来,立在五爷面前,高声大嗓地喊(他怕五爷和四爷一样听不见):“姨夫!你给我答应的画来?要了好多次了,总得兑现吧!”五爷顿了顿,伸出手在空中扬了扬,以行业的机智回答他:“一幅最少一万五,给钱就给画。”众人皆笑,姑夫有些尴尬,我说:“姑夫都是大款,一万五算啥!你直接掏腰包,画不成问题。”五爷笑笑,抱拳于胸,安静不语。

五爷经常说:咱们中国人,不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要东西(画)理直气壮!五爷说的中国人,有些以片概全之嫌,“不尊重劳动成果”的无非就是我们这些死乞白赖的孙子辈,要画类似于干坑蒙拐骗的勾当。本来也是,谁让我们有这么一个伟大的艺术家爷爷!前些日子,众姊妹欢聚之际,大家争相炫耀,我提到在自家报纸上挂失五爷的身份证,结果换来一幅装裱好的牡丹,堂弟有些不屑,他说:切——那算啥,我用一瓶矿泉水换了一幅精品画。这么廉价啊,我快哭了,五爷那画市场价格还真一万五呢!

中国人嘛,本性简单来说有三点:第一怕吃亏;第二怕上当;第三喜欢占小便宜。就算五爷天天灌输国粹精典,也抵挡不了亲戚们澎湃的要画热情,大家还是精打细算,扛上半蛇皮袋五谷杂粮,或者装上一小瓶八分满的杏仁咸菜,去浪浪兰州,看看五爷,最后寻思着满载而归……

想想真有些滑稽,挖空脑子窃取别人的劳动成果,何苦呢!话又说回来,中国有句古语:窃书不算偷。以此活用给五爷:窃画不算偷,给五爷叩个头,叫您老人家别生气。画,照样还得要,不是不要,只是时候未到——

药物治疗癫痫的过程武汉市治疗羊癫疯专业的医院是哪家治疗癫痫病昆明那家医院好甘肃治疗最好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