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南京记事:小杂院(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耽美小说

因为我父亲单位迁址到了中华门城外,我们全家也就随着由城里迁到了城外。说是城外,也是旧时候的说法,以中华门城堡为界线,门内的算城里人,门外自然就算是城外了。

我们家搬到一户群居楼,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一个小木门进去,穿过一条甬道,里面豁然洞开。虽说是洞开,但由于居住的人太多,杂物堆满了院落,显得更加拥挤了。一楼很多房间常年阴暗潮湿,有人在厨房烧煤炉,煤基也就顺理自然地堆在院子里,挨着窗户根一排排码好。烧完的煤也堆在旁边,聚了一堆以后再统一处理掉。三德家断了链条的自行车和坏掉的三轮童车垒在一起,张奶奶家早就破得不能用的木澡盆被挤进了窗户根最后一块落脚地。

你说它不能用了,张奶奶不管在做什么,马上就冲到院子里来吵,也不知道说话的人在哪,只管吵吵着,然后把木澡盆“哐当”扔到了水笼头下面,哗哗开着水洗衣服。说洗也不准确,那个木澡盆实在是太破了,底烂了边,一边放水一边漏水,张奶奶也不关水笼头,衣服在澡盆里浮着,盆下涌出一股股清水。

潘家阿姨泼辣,平日看不出来,每当有人浪费自来水或是霸占水笼头不让的时候,她就要非礼了。她趁张奶奶不注意,把木澡盆“哗”地一下掀翻了,里面几件张奶奶的旧衣服趴在了阴沟边上,再把木澡盆“哐当”踢到了旁边,把自己的盆放到水笼头下面。

张奶奶听到有人动她的澡盆,就会冲出来,两个人对骂开了。张奶奶毕竟上了年纪,吵不过潘家阿姨,但她的持久力很强,站在潘家阿姨身边,也不敢去夺她的盆,只是骂着。潘家阿姨自顾自地洗衣服,嘴也没闲着,来一句顶一句。等她洗好了,早就回去了,张奶奶还站在原地骂着。有时候骂着会哭起来,她的哭声里好像有台词似的,却听不清在唱什么。这个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张奶奶拣起了自己的湿衣服,也不拧干,搭在窗户台上,就回屋做饭了,她一边做着一边哭着。

我家在二楼,这里最高的就是二楼。水泥台阶延下去,就是张奶奶的家。我闲得无聊,趴在台阶扶手上听张奶奶哭的词。她房间用的是黄炽灯,朦朦胧胧能看到她弓着身子在做饭,她用的是汽油炉,小炉子很矮。过了一会,我妈喊我吃饭,我就进屋去了。进屋以后,还隐约能听到张奶奶在哭,新闻联播开始了,哭声就模糊不清了。那一刻,我觉得人老了真的很可怕。

一直到晚上,我妈给我洗了脸搞上床以后,家里两道门都锁好了,张奶奶的声音还会不时地冒出来。妈妈给我展开了斗篷,张奶奶的哭声就像一柄不依不饶的锥子,不断地刺向斗篷,接着又被斗篷压服了下去。那哭声里满藏着愤怒和发泄,将她的声音勒得很细,又迸发出更强压抑的生命力。夜色无限地拉长,杂院随着温度的下降而冰冷起来。这时才发现,城外还是不同的,人们更加尖锐用力地生活着,在狭小的空间中发出最大的声音。

其实,城外的生活并不比城内孤寂,从中华门城堡两边的马路弯出来,热热闹闹的街市和自行车流混在一起,像趟入了另一条河流。我们家就在河流的第一个分支,进去没多远就到了。

巷口总停着各式卖东西的,有时候是烘山芋的炉子,有时候是炸炒米花的推车。更多时候被一个修鞋的占着,修鞋也修伞,黑乎乎的鞋子旁边堆着五颜六色的伞。修鞋之前,会用一个挫子把鞋底挫平,脏东西挫掉,露出鞋底的内层。这时候才能上胶补鞋。补好后,再用尼龙线钉起来,要来回多钉几道,鞋子才重新结实,甚至比刚买来的时候还要耐穿。我蹲在鞋摊边看,修鞋的是外乡人,脸跟他身上的胶皮围裙一样黑。

我看得久了,他会抬起眼来瞅一眼,一般他不会理我。有一次他突然说了一句:“小心我把你带走!”可把我吓坏了,他语气不像是开玩笑。那个年头虽然拐小孩的不多,但由于我从小受到关于“老拐子”的教育太多,让我警觉性很高。我不敢跑,怕他看出来我胆怯了,于是我装作不在乎的样子,慢慢地起身,慢慢地踱进了巷子。一路上我想了很多画面,猜测了诸多可能,他有可能会跟在我后面,趁我不注意把我挟起来就跑。小巷子两边都是人,我做好了随时喊救命的准备。

经过家门口的时候,我怕他知道我的住址,今天不下手,以后会找机会的,于是我继续往前走着,一直走到小学同学大毛家门口,拐了进去一条更小的巷子。我装作拐弯,不经意的眼光往后溜了一下,然后快步走到大毛家的门外,他家也是一个杂居院,院子门半掩着,看不出来里面有没有人。有几个放学的低年级小孩三五成群结伴过来,我趁机跑了起来,从巷子后面穿回到我家杂院的后门。到我进院子时,回头没有看到他跟过来,但我仍然不放心,以后几天我都不敢路过巷口,怕被他发现了。那几天,我总是拉着同班同学一起走,绕很远的路,从后门回家。

后来我搬回了城里,再也没有机会到城外了。过年的时候,实在闲得无聊,就去中华门城堡。城堡要收5块钱的门票,因为过年,城堡的台阶上立了纸扎的兵马。寒冬腊月,北风吹着兵马身上的衣服“扑愣愣”地响。天太冷了,我们没有登到最高处,只是趴在城墙洞眼往城外看着。曾经住过的那个巷子口已经被夷平了,盖了一栋五层高的商品楼,窗户都用不锈钢的栏杆给封住了。

我想,太好了,那个让我担心的修鞋铺总算搬到别处了,那个修鞋的人总算是走了,我为自己儿时的警觉感到自豪和高兴。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兰州治疗癫痫病有哪些医院癫痫病确诊是依赖什么的手术可以治好癫痫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