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婆婆家的柿子树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小说
一   十几年前,老家的公婆用自己在城里打拼挣来的血汗钱,在城里买了一处临街的小二层楼。楼前便道有多余的空地,喜欢花草的婆婆在门前栽了些花和一棵柿子树苗,随之栽下的还有一片希望。他们要把生活过成花一般灿烂,要像柿子树一样结果。   可有一日,街上来了几个身穿城管制服的人,在街上四处瞭望,指手划脚。不一会儿功夫,一帮人冲着婆婆门前走来。原来,婆婆门前的柿子树和花草,被他们认为有碍市容,花草被几个人粗暴地连根拔除。一个城管员还举着铁锹朝着柿子树苗根部铲去,树苗摇晃了一下,树根被铲出一个大豁口,露出了嫩皮,她又倔强地挺立住了。婆婆急了,忙用低矮的身子护着幼小的柿子树苗,大喊道:“你们要把它弄死,先把我弄死吧!”几个城管员面面相觑。他们不知毁掉了多少在他们眼里多余的树木,还从没见过这样的老太太,护着小树苗跟护她的命根子似的,他们无可奈何,领头的一挥手,一帮人悻悻而去。   等他们走后,再看路旁的花木被洗劫的七零八落,狼藉一片,只有婆婆家的柿子树苗和街口的一棵老槐树幸存了下来。老槐树有多年的历史了,他们也许处于保护古树的考虑,把它保留了下来。老槐树算是宠儿了,可怎么幼小的柿子树苗怎么成了他们的眼中钉呢?小树苗孤立在便道上,微风吹来,无声无息地摇曳着伤残的身子,诉说着心中的愤懑。   婆婆看着遗落一地的花草,抚摸着柿子树根部被铲的露着白茬,心疼地噙着泪,嘴里骂着:“挨天杀的!这些不知碍他们什么事,他们怎么这么狠心!下得了手?”   公公忙找来一些草,并拢在树根伤口部位,用绳子把她扎紧,安慰婆婆说道:“好了,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长好的。”   街上大部分的住户开始利用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做起了小买卖,没有经商头脑的也把房子租了出去,自己当起了租房户。从东到西,商户门前都有了自己的招牌,买饭的支起来桌子,洗车店搭起毛巾架,买车的停满了车……唯独公婆家门口干干净净,老两口无心做买卖,柿子树苗在公婆的悉心呵护下,伤口渐渐愈合,留下了一块疤痕后,又很快恢复元气,坚强地挺立在婆婆家门前,彰显着桀骜不驯的性格,守护着婆婆家,在商业气息浓厚的市场上,自强不息地生长着。      二   公婆每日辛勤打理着这个来之不易的柿子树。为她浇水,施肥,剪枝,冬天为她围上厚厚的草苫子。每天走近柿子树,亲近,探视一下她。柿子树似有情,依依眷顾他们,频频向他们颔首致意……   在他们的打理下,劫后重生的柿子树,仿佛有灵性,在生长期,用节节高生长速度在路边疯狂生长,用感恩的心态迎接每日的阳光,生枝长叶开花结果,在婆婆家门口努力完成着自己圣神的生命过程。   冬去春来,转眼三个年头过去了,柿子树由当初的小树苗,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小树。夏季来临,柿子树枝繁叶茂,树干节外生枝,树枝又伸出去好远,绿色的树叶中间夹着淡黄色的小花,端庄秀丽,犹抱琵琶半遮面,隐隐绰绰,花瓣浅浅地镶嵌在绿色的叶子中,婀娜、玲珑,在翠绿的柿子叶映衬下,格外俊美。树荫像个大大的雨伞可供人来乘凉,微风吹过,树冠哗哗作响,小黄花随风摇曳,一片炫目的黄。   不过,夏季里,招引人的还是那棵老槐树。老槐树像个有故事的老人,树下坐满听故事的人;而柿子树却像个青葱的女子,孤独寂寞地待在路旁无人问津。等老槐树下的人们说笑够了,回家途径柿子树下,又是一愣,还没注意到呢,这棵柿子树怎么长得这么俊俏,招人喜爱呢!是啊,虽然和街口的那棵老槐树比起来,柿子树没有它粗壮,也没有它茂盛,更没有它资格老,在它面前属于小字辈的,可她不气馁,抖掉身上的伤痛,每天都在舒展健壮的筋骨,威风凛凛地耸立街中,给街道增添了又一处风景。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于是,人们又在柿子树下欣赏番,赞誉一番,才带着满足离去。      三   随着季节变化,柿子树上的小黄花开始凋谢,花处长出小小的青柿子,小柿子一天天长大,先是从青绿色的渐渐变成青中带黄,然后又变成黄中带红,深秋后,变成了火红火红的柿子了。成熟的柿子结满枝头,硕果累累,大的比成人的拳头还大,小的也有拳头那么大。柿子像一个个胖娃娃爬满树枝,她们红彤彤,圆圆的脸蛋,敦实的身子,在树枝上挨挨挤挤,争相亮相,向世人展示自己的卓姿。小柿子和孩子一样,都在慢慢地走向成熟。   柿子成熟了,采摘成了问题。公婆年纪大了,上树摘柿子根本不行了。两个儿子在城市,回家的次数有限。老两口第一次采摘时,公公找来一个梯子,毫不迟疑地爬上梯子,婆婆在梯子旁一只手扶着梯子,一只手接着公公递过来的柿子。满树的柿子翘首期待,等候着老人采摘。   可他们俩人摘完一处,准备再把梯子换个位置时刻,危险发生了。公公从梯子上往下下,临到最后两个阶梯时,公公有点心切,忽略了一个阶梯就往地下下,沉重的身子猛地往后一倾,眼看就要倒在地上,说时迟,那时快,正在马路上洗车的洗车店小老板小强,一个健步飞跃到公公身边,他手疾眼快,一把手扶住了他的身子。公公虽然坐在了地上,但由于小强关键时刻扶了他一把,倒在地上的份量轻多了,身子也无大碍,只是虚惊一场,婆婆吓得脸都白了,那些地上的柿子们也惊恐的四处躲藏。小强埋怨道:“大爷,这么高的梯子您也敢上,不要命了啊!有事您说话,我给您去摘啊。”   小强说完,脱下外衣,摩拳擦掌准备上梯子,公婆忙扶好梯子,小强嘴里说道:“瞧我的。”话未说完,敏捷的身子如猴子般,蹭蹭爬上梯子,把树枝树杈上的柿子挨个摘下来,公婆忙用盆子接着,不一会儿功夫,一个盆子满了,又换一个盆子。就这样,一下午时间,把柿子树上的成熟几乎摘完了。   柿子树终于修成正果,把丰硕的果实奉献给了主家,也算报恩了,一身轻松地舞动着树叶蹁跹起舞。   家里地上摆满了摘下来的柿子,这些柿子还在生涩期,需要熟透了才能吃。婆婆除了家里留的和给我们两个儿子的,余下的把它们按照数量平分成几份,盘算着这堆给谁,这堆给谁……在她的眼里,柿子是亲情使者,代她走进最亲近的人家中。等我们回到家中,看到的是柿子堆满一地,满地的红,满地的喜悦。   此时的公公则在一旁拿着个长长的竹竿,一把剪子,在鼓捣着什么。婆婆好奇地问着,“你在干什么呢?”   公公头也不抬地说道:“我准备弄个摘柿子的家伙,不能老是麻烦人家小强啊!”   公公是个能人,只见他把剪子和竹竿摆成九十度角,在竹竿上用铁丝拧紧剪子一个把,另一个把系上绳子。他来到柿子树下,对着树上剩余的几个柿子,用力一拉手里的绳子,一个柿子应声落地,她的红肉甩落一地,疼得她呲牙咧嘴,暗自叫苦:主人啊,可把我摔疼了!   婆婆摇头说道:“不好,你这样弄都把柿子摔坏了!”   公公拿起柿子一看,笑了:“也是,这个工具还得改进。”他把竹竿头部看着,思忖一下,一拍脑袋:“有了。”他又找来铁丝,拧成圆形,铁丝上捆上个兜兜,固定在剪子下方,再次举起竹竿朝着柿子根部剪去,这次的柿子稳稳落到了兜兜里,自得其乐地待着。一家人看着落在兜兜里的柿子,开心地笑了。   从此以后,一到柿子熟了,老两口也不用再麻烦人了,公公仰头举着竹竿,剪子夹住高处树枝上的柿子,另一只手用力拽着手中的绳子,剪子在绳子作用力的推动下,一张一合,树枝上的柿子一个个乖乖落到剪子下的兜兜里,一摘一个准,手中的绳子拽得越快,兜兜里越来越鼓,柿子欢天喜地地被老人摘下,钻进那暖暖的兜兜里,舒舒服服聚在一起。兜兜里满了,婆婆等候在旁边接柿子,两人遥相呼应,配合默契,心领神会,其乐融融,满脸的惬意。金色的阳光洒在公婆身上,风,微微地吹过来,在他们眼里没有阴云,只有单纯而明朗的开心。树下映衬着他们的剪影,和一树红艳艳的柿子成为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给人一种温婉的感动。   老两口给了柿子树生命,柿子树是有灵性的植物,懂得报恩主家,用丰硕的果实来给老两口带来喜悦,带来了无限乐趣。   那年,哈尔滨的姑姑回到家乡,住在婆婆家,恰逢是柿子树成熟季节,老两口听说柿子在她城市很贵,马上拿着竹竿来到柿子树下,婆婆指着树上的柿子说道:“这一树的柿子都归你了!柿子放不坏,越时间久了熟的越透,越好吃,够你们吃上一年的。”说完,老两口开始了举着竹竿摘柿子。他们那独特的采摘方式,看得姑姑两口子目瞪口呆,又赞叹不绝:“你们真是活出了人生的乐趣啊!”   姑姑要走了,老两口把摘下的柿子一个个放进她的大皮箱里。姑姑一再劝着:“够了,够了,我们吃不了那么多的。”   婆婆慷慨地说道:“都拿走吧,咱家的特产,绿色食品,吃不完给别人,给谁谁不高兴呢?你也为敬人了,多好。”   就这样,姑姑走时,带着满满一大皮箱的柿子,那些没出过远门的柿子们也第一次乘坐了现代化的高铁车,风风光光地来到北国冰城哈尔滨,成了大都市的娇儿。   后来姑姑打来电话说道:“柿子分给了亲戚和东北老乡一些,他们都说,吃上家乡的柿子了,开始想家乡了,他们让我谢谢你们。”   老两口一听,更高兴了,柿子树成了他们心目中的宝贝。在柿子树下,老两口把生活过得兴趣盎然,意味深长。      四   在公公得病后,他先后四次离开家中,来到城市住院。每次回到家,先在柿子树前欣赏一番,看看和他走前有多大变化。等到太阳出来时,他会搬个藤椅,坐在柿子树下,一树叶子照在他的身上,如同穿上了迷彩服,在若隐若现的阳光中,他眯着眼,望着柿子树发呆。此时柿子树已经开花,正在孕育着果实,老人还不知道自己病情的严重性,他始终坚信自己病会好的,他眼前总是浮现出和老伴在一起摘柿子的快乐场景,想着,想着,脸上浮现出幸福的微笑。   婆婆好奇地问他:“自己偷笑啥?”   公公好像没听到婆婆的话,痴情地望着柿子树,自语道:“柿子又该熟了,又该摘柿子了!”   婆婆走到他跟前,说道:“你快好起来吧!身体好了柿子也熟了,等着我们摘呢!”   婆婆的话给了他莫大安慰,他在望树中获得了一种精神。他的身上,是柿子树怜悯地给他披上一身斑斓的阳光,照的他的身上暖融融的。在柿子树下,他每天等候着城里的儿子到来,等候儿子带他去医院,等候着生的希望。   柿子树从从花开到花落,再到开始结果,新的生命朝着孕育的果实中茁壮成长;而公公的病却在病入膏肓,一步步濒临死亡边缘。一边是生希望,一边是死的召唤。大自然的规律无人能抗拒,生命无限美好,生命何等脆弱!      四   公公最后一次离开家,准备去城里住院,当我们把需要用的东西装上车,准备走时,公公突然想起什么,他转身回到屋里,拿出够柿子的长竹竿,对爱人说道:“这次走了,回来柿子就要熟了!你试试这个家伙,会不会用,我是没有力气去够了,以后摘柿子的事交给你们哥俩了!”   爱人接过来竹竿,朝着柿子树上的柿子够去,公公在一旁给他说着需要掌握的要领,该怎么用竹竿,朝哪里用劲,在公公的传教下,爱人很快摘下一个柿子,公公接过来柿子,满意地说道:“不错,是这样的,还得一段时间才能长熟呢!唉……”公公有点伤感地说道,“也不知我能不能看到柿子熟了!”   婆婆看他情绪悲观,忙说道:“尽说些丧气话,怎么不能等到,这次进城看病,回来就好了,我们正好该摘柿子了!”   公公抚摸着柿子树,表情凄惨,他也许有预感,这是他最后一次和柿子树的亲密了。   爱人也劝慰公公:“爸,以后摘柿子的任务就交给我们了,你回来也该休息了,不让你太辛苦了!”   公公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了家,离开了他心爱的柿子树,从此和她断了世间缘分。再次回来时,已经是深秋时节,可他是被人抬进家的,途径柿子树下,他那双望树多日的眼睛永远闭上了,再也看不到那心爱的柿子树了。树叶在秋风中盘旋而落,发出“沙沙”的哀怨声,似乎是柿子树叶心碎的声音;成熟的柿子,坠落一地,仿佛为死去的老人殉葬,她们和老人一样与树分离了。老人死去,她们不愿意独生。   柿子树在哭泣,她的枝枝叶叶里都含着哀痛。   如今,伤痛过后的柿子树依然耸立在婆婆家门口,只是疼爱她的只剩下一个耄耋之年的婆婆了。柿子树依然一往情深地陪伴着主人,因为她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她要为孤独婆婆开花,结果,为她带来一树的果实,带来满目的色彩,带来生活的希望。秋风飘落叶,落叶厮磨在她的脸上,落在她的肩上,似乎在宽慰她:婆婆,为了我们您得好好活着啊!   柿子树下,如今的婆婆像公公当初一样,在藤椅上孤独地坐着,抬头望树,喃喃自语:“人,活不过一棵树啊!”昔日她和老伴同享摘果之乐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欢声笑语依然响彻在耳畔……可惜,这样幸福的场景一去不复返了,给她留下一份挥之不去的记忆。想着,想着,两行老泪,径直落下,满脸的泪水。   人老了,最需要的是伴儿,人这个伴儿活不过一棵树,那就以树为伴吧!柿子似灿烂的灯笼,照耀的是美好的人生。我偷偷地想,是否就像年轻人把珍藏的恋人的香帕时常拿来抚摸,婆婆抚摸柿子树的老皮,也许就像抚摸公公粗糙而温暖的手。      癫痫病日常预防知识都有哪些持续性癫痫病怎么治疗哈尔滨能够治疗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在哪青海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