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晓荷】盛夏贵州行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995发表时间:2019-07-18 20:52:07    楔子闲话旅行   这年头,交通发达了,日子好过了,退休一族在时间和银子方面都有闲了。还愣着干啥?每年不来他几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能不觉得惭愧——愧对这好美好时代吗?   呵呵。当然,这美好时代,即便是我和妍紫——离旅行达人还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老两口——也没愧对哦。这两年,可没少用脚步丈量,不,用目光和指掌抚摸祖国大好山河之一角一隅哟。   去年是东临山海关老龙头,西驰甘肃内蒙大戈壁,东南则飞抵厦门乘坐邮轮海航数百海里游览琉球群岛几个岛屿。从交通工具上来说,作为驴友大军的一员,俺们这对老夫老妻聊发少年狂,不经意间所展示出来的形象,自嗨一下,说是一对陆海空全能型旅游军士也没太多不靠谱的夸张成分吧?   今年,时间刚刚过半,咱这对老驴友的脚步,就踏上了河北涞源白石山、保定狼牙山崔巍嶙峋的山巅,更有贵州梵净山、大小七口、黄果树大瀑布的山头、口岸。各种豪放、婉约、险峻、灵秀、粗犷、细腻的风景渐次奔来眼底,以千姿百态、百转千回的美,来喂养两双贪婪无度的老眼,真是不辱使命哈。   对了,这次说起贵州,就不能顺带扯上盛夏。这不,才刚刚进入七月,包括北京在内的北方广袤原野和密集楼林,就仿佛着了近乎狂热的魔怔似的,无一不是骄阳似火,热浪滚滚,气温之高大大超越同期的南方低纬度地区。就这样,在尚未入伏之际,在北方人民始料不及的情形下,盛夏模式就不宣而来,擅自提前开锣,闪亮登场了。相形之下,地处纬度低很多的云贵高原东侧的贵州,却反而以雨水充沛和高海拔地势联合创制的凉爽模式吸引着包括老船夫妇在内的一干热地人民前往消暑揽胜。   一、云顶之上   好了,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还是晒晒咱近期(今年6月29日至7月4日)的贵州之行吧。   29日上午9时到11时48分这个时段是在北京到贵州的天空度过的。   坐在飞机上,从舷窗眺望天空,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天呀,咋能说它空呢?你看那近天远天上天下天,排列乃至堆砌着那么多有质感的白絮儿灰絮儿,其间还穿插各种几何形体的跑道,目光怎么也跑不疲累。当然,这些絮儿就是天上的花儿,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云朵儿咯。   我挤眉弄眼道,咱到天宫大花园来了,漫天盛开的不是“天花”吧?妍紫说,错。我们这是飞到云顶之上了,谁在云间种花?天花?亏你这奇葩脑瓜想得出?   她这么一说,我不由得俯瞰一下,呃,你还别说,目光触碰到的还真是万花朵朵皆白云的浩瀚景观哈。这么说这会儿咱的视力作业就剩下在云上俯瞰的云朵了咯。   虽然,屈居咱视线之下,那些个白的灰的浅的深的大的小的云朵儿,连绵成链众志成城的,独步孤旅笑傲群芳的……林林总总,应有尽有,整个一个云海洋。妍紫说云哪有这样的质感?蓝水晶硕大无朋晶状体般的天宇,不就是无垠的天上良田吗?那些雪白的、灰白的玩意儿哪是云朵?简直就是良田上生长的丰茂棉花嘛。   我说你刚刚一个劲儿否认云间有花,这会儿又说有棉花了?棉花不是花四川哪有癫痫病医院吗?   棉花还真不是花,是果实——棉桃——里的絮儿。你能让百度收录你棉花算花的结论吗?妍紫不仅巧妙地自圆其说,还将了我一军。理屈词穷的我嘴上兀自不肯服输:我看棉花也不是,也不像,像什么呢?对了,像绵羊,老天爷把茫茫大草原连同成群结队的洁白绵羊儿给移植到高高的云顶之上喽。不信,我捉一只绵羊,或者剪一把羊毛给你看看。   绵羊?妍紫掐了掐作势要往舷窗外(当武汉癫痫症状是什么然舷窗玻璃是无法打开的)捕捉流云的手指,说去你的。这么小儿科的童话适合咱超成熟版成年人吗?哈哈哈……还愣着干啥?咔嚓咔嚓吧。   两人说着笑着,操起相机、手机对着拍着,一时间都忘了置身于南航客机这个现实点,以为自己长了一对隐形的翅膀,游弋在天与地之间辽阔高远的罅隙中,在云之上,棉田之上,蓝色草原之上,不时地以镜头替代农妇或牧民的手,左一把右一把地摘着硕大棉花,东一下西一下地剪着洁白无瑕的羊毛呢。   二、瞻仰遵义会址   咔嚓,咔嚓……把“棉花”和“羊毛”陆续放入“仓库”——数码单反和手机的储存卡——这活儿还远没尽兴,飞机就在遵义机场降落了。   天上人间的高反差,让我俩从浪漫遐想中坠落现实山河,跌回此次旅游的初衷。对了,最美贵州游,不应该是从红色遵义开始吗?   平生首次踏上贵州的土地,就感受到了盛夏罕见的体感颇为舒适的凉爽味儿。除了用凉爽,贵州还以宏大的正能量欢迎我们、滋养我们的心灵:瞻仰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转折点——中国共产党、中央红军遵义会议旧址。是啊,瞻仰此地,谁说不是贵州献给全国各省市游客的最贵重最珍奇的红色宝藏、精神财富呢?   尽管对中国革命史早就有过大致的了解,对遵义会议这一标志着共产党及其武装——红军——完成生死攸关转折从此走上正确道路的历史事件耳熟能详,但我们还是跟团跟讲解员一步步挪移,虔诚地瞻仰了当年的毛委员及其战友在当年这个黔北重镇数十天所完成的扭转革命航向的伟大工程。随着会议记录、简陋座椅、手枪等一件件陈列的实物缓缓进入视线,讲解员声情并茂吐出的一字字一句句一串串进入耳鼓,我们仿佛看到听到甚至参与了1935年1月的遵义会议的前前后后。   遵义这座历史名城,真是懂我知我啊。这不,为满足我们渴盼日久的极近距离的既视感,它正在不辞劳苦地再现出当年一幕幕大快人心的威武活剧呢:   一幅幅简陋而精准的低倍率军事地图,凸现出党中央在此梳理走过的和将要走的长征路线。   一件件弹痕累累血迹斑斑的残破军装,仿佛在佐证讲解员的叙说,反思左倾机会主义给红军给党造成损失的根本原因,撤销王明路线忠实执行者李德、博古等人的职务,周恩来、朱德、王稼祥三人团力排众议,坚定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儿不移地把毛泽东委员这位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创立者、同时又是被王明路线百般排挤打击的同志推上最高领导者的地位。   一个个简易沙盘和标有箭头的模拟、示意性战场,无不活灵活现演绎出毛主席执政后化腐朽为神奇的政治、军事韬略: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从孙子兵法、三国演义里去粗取精、结合当前实际战况地“拿来”克敌制胜法宝,红军将士很快便展示出让人匪夷所思、拍案叫绝的超常战斗力。   我们宛如亲见亲闻亲历,毛主席采用声东击西、调虎离山等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牵着敌军牛鼻子走,创造出四渡赤水、突破乌江天险、攻克娄山关,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变被动为主动等一系列军事神话,竟然是如此地接地气,就在我们面前身后和周围绽放为战斗的火花,甚至,连鼻腔里也仿佛塞满了浓浓的火药味。   特别是“四渡赤水”,我红军神出鬼没,时东时西,声东击西,迂回曲折,宛如神兵天降,让敌军怎么也揣测不到红军的战略意图,屡屡扑空,还不时遭受重创。这可是毛主席作为红军统帅运筹帷幄,首次直接指挥的战役哦。这次战役,有人说是创造了战争指挥史上的神话和奇迹,3万多红军被40余万白军围成铁桶一般,居然成功突围,实现壮大队伍、北上抗日的战略目标。我也算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粉丝一枚,当然支持这一观点,但我不苟同“神话”一说。我认为“四渡赤水”不是“神话”,是人的军事智慧臻于完美的体现,即便置于世界战争史上,也堪称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变被动为主动的经典战例,彰显出指挥者军事才能的独创性、艺术性和不可替代性,普天之下,绝无仅有!   不自觉地,我们的灵魂已然出窍,下意识地跟着毛主席,跟着红军,跟着遵义会议之后鲜红的旗帜继续长征,飞夺泸定桥、强渡大渡河、巧渡金沙江,一步步摆脱数倍于己的几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成功翻越皑皑大雪山、走过茫茫大草地。攻克腊子口天险,到陕北吴起镇与刘志丹部胜利会师,完成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三、“短征”梵净山   6曰30日,我们团队的小长征——不,不如说是很短很短的短征——的第一程,定在贵州东北部的梵净山之旅。   梵净山,顾名思义,一“梵”一“净”,怎么着也脱不了和我佛如来的渊源吧。与导游一应证,嗨,还真是。这山是中国五大佛教名山之一(其他四山分别是四川峨眉山、山西五台山、安徽九华山、浙江普陀山),我和妍紫还有本团绝大多数游客都不是佛教徒,可也不影响我们登顶置身云山雾海、瞩望万米卧佛乃至惊鸿一瞥极难“临幸”之佛光的侥幸心理揣着的欲求哦。毕竟,云瀑、禅雾、幻影、佛光是梵净山的四大天象奇观,不仅仅带有宗教玄妙感,还有更多与宗教无关的神秘色彩,吸引着我等大俗人去撞大运的哦。   大运得靠天公给力才有撞上的希望。   我们毕竟是太俗太平凡没有丝毫慧根的普通人,天公不予庇护,大运没有撞上。不仅没看到传说中五彩光环呈靶标状次第辐射出我佛慈悲而绚烂之光的佛光,就连万米卧佛,哪怕一个浅浅的轮廓,阳光也不替我们的肉眼将其勾勒出来。至于禅雾、云瀑,应该是撩拨了我们的眼帘,只是咱这肉质凡心太过木然没啥感触而已。   但对于不忘此行之初心的我和妍紫来说,我们不会对这次“短征”梵净山毫无感触。至少,膝盖和小腿肚的疼痛感时刻在提醒着咱:红军不怕远征难,咱可别让这近征、短征带来的小小的疼痛给难住了哈。   要是按照我的意愿,从山脚到山巅,拢共才两千来米的落差,我非得要用自己不紧不慢的脚步一一丈量。可毕竟是集体活动,时间不允许,再说妍紫娇小而不无几分羸弱的身体,让我不得不和她保持一致,向这两千米徒步跋涉之举俯首称臣。于是乎随大流,乘电瓶车到半山腰,再乘缆车到山肩,余下一个长长的山脖和山头,再也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可供代步的了。咋办?热拌。趁热拌着登临绝顶的心情往上蹭蹭蹭地走呗。   梵净山标志性景点有蘑菇石、万卷经书、九龙池、凤凰山、月镜山、万米卧佛、红云金顶等,都在这山脖和山头。雾霭不散,这佛光和卧佛是无缘拜见了,可其他景点还是得一一拜访吧。   应该说党和政府对旅游事业是倾力投入了的,梵净山这个老牌景区虽然山势险峻,危崖壁立,但各山头间都修筑了几米宽的弯弯栈道呈台阶状供游人平安上下。栈道多是木质的,走在上面悠悠的有几分弹性。我说这哪是爬山,整个一个登山观景与足底按摩两不误嘛。再说,天气也给力,气温也就二十多度,无日晒,亦无雨淋,如此盛夏,疑似仲秋。走在这样的山间栈道上,想不哼两句自己改词的乡野小调都不成哦:“走在山间的栈道上,K歌的小鸟为我引路,哦哦哦……”   谁知走了几百级木质台阶,妍紫和几个上年纪的女人就感觉小腿肚和膝盖有些吃紧了。得时不时地缓一缓,歇一歇。没这些感觉的我也不能不管不顾,自个儿一味往上冲吧。心里默默嘀咕道以后爬山,可得尽量单干,来他个山马行山,独往独来,早早登上山巅一览层云二览众山岂不妙哉!当然我知道妍紫最怕我老人家冒冒失失独闯江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行的。我此番嘀咕没有蹦出口来,给吞咽到肚子里去了。随后便放慢脚步,携子之手,与之披雾同行。   雾气似乎小了一些,我们远远地看到了蘑菇石,看到了一块堪称梵净山标识的几人高的上大下小的大石头,矗立在雾中,仿佛一大锅冒热气牛奶中突兀而立的一个硕大蘑菇。及至走近,才看到原来是拔地而起的一块高高的山石,叠罗汉般顶着一块个头稍矮却更壮实更肥大的另一块山石,上大下小、上矮下高的形态,不就是一个硕大蘑菇的石头版么?   肉眼、镜头眼好一通忙乎,蘑菇石及其周遭景物尽收眼底和电子储存卡里了。继续往上走吧?可妍紫揉着她的小腿说,走,再走,能不能走到红云金顶不好说,即便上去了到时北京哪个医院癫痫病看的好下不来咋办?你背我吗?听说沿途好几处陡峭狭窄阶梯,背着我怎么下?你自身都够呛呢。我说那就容我单干一会儿,完成登顶夙愿吧。   这夙愿的完成还真不那么简单,虽说从蘑菇石到金顶垂直距离也不太高——不会超过两百米吧——可连接它们的栈道台阶早不是木板而是宽窄长短不一的石板了。好些地段在狭窄的山坳中穿行,有的甚至只看见一线天,而石径狭窄得勉强可通一人,每级台阶的高度几近膝盖,且前后宽度也就一个脚的长度,个别的还得把脚跟部悬一截在外。好在有粗大结实的铁链可供双手抓着助力,再说怎么着也没有敌人扫射的弹雨,无法跟红军长征时飞夺泸定桥(由铁索联想到的)的艰难险阻相拮抗,此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驱使着我尽可能又快又稳地攀爬——妍紫还在蘑菇石边上等着我呢?她一弱女子人生地不熟的,怎么着我都得尽快登顶再下来回到她身边再相伴而行呀。   借着铁索的助力,我咬咬牙,没做丝毫停顿,一步一个台阶,呈45度甚或50度锐角向上,再向上。就这样,愣是没怎么感觉腿疼,没费太多周章地登上了金顶。   先按下顶上风光不表,单说下山路上。 共 14689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