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墨香】破碎的洞窟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诗句
摘要:岁月烘干了远去的河流,风沙掩埋了旧日的痕迹。直到有一天,历史重新吹开沙尘里的画面。在一个破碎的洞窟里,揣着复杂的心情,拼凑着一个破碎的故事,让伫立的脚步久久不愿离去。 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名。中国的名山险峰,多有传奇的故事润泽其内涵,给人以神奇的向往。南方的青山巍峨厚重多姿,多以郁郁苍苍的虬枝绿树覆盖,在以沧海云雾缭绕飘渺在山间为主体,涧水淙淙日夜有声的背景音乐。身在其中,使人流连忘返,心旷神怡。掩映在松柏翠竹深处的古寺庙宇,每日的晨钟暮鼓,飞鸟的鸣翠,徒然增添了神秘的感觉。北方的山险峻突兀,峰峦尖凹,多以怪石嶙峋的陡壁为主,身在其中,无路可走而又绝处逢生之妙处的感慨。站在高处,什么龙脊背、脚下空、手抓壁等等的妙称,在你回味走过的山路的过程,回首身后的险壁峻峰振臂高呼而振聋发聩在山间。   山因名人出入而闻名,人因山而扬其思想。中国的山或多或少都给人们传递着一种信息。佛家的、道家的、儒家的精神都赋予了山的思想,成了山的载体。近日闲暇之余,品读了《文化苦旅》这本书的几篇散文,书中细细叙述了西北莫高窟的游记历程。山的文化既是民族文化的发展,也是民族成长的记录。莫高窟的发展、繁荣、没落、研究的是历史更迭,也是前进的必然,给人们展示出一个古老民族进程的悲喜苦乐。游僧乐樽,是公元三六六年的一位僧人,常年云游四方,四处化缘。可是缘又在何方呢?一个黄昏的下午,艳丽的晚霞照在莫高窟的沙漠里,手拿锡杖的乐樽和尚站在一个名叫三危山的脚下,朔风吹起的衣袂随风摆动,呼呼而响的风声像哒哒的马蹄显得空廊而寂寥。风沙吹过的三危山在晚霞的照耀里金光闪烁,千佛浮现,瑞光祥云,佛音阵阵……这时,乐樽恍然大悟。他立刻虔诚的跪在三危山的脚下,聆听佛祖的梵语……是佛祖留住了乐樽前行的脚步,还是乐樽缘在此地。此后,三危山对面的莫高窟的第一个洞窟开始动工了,斧凿锤击声日夜不息,烛火经久不衰。筑窟造像,佛教的气息,佛教的生命,佛教的文化逐渐开始在莫高窟的沙漠里蔓延开来。往来不息的人儿,虔诚的教徒,把自己的信仰和祝福凿进深深的石壁。金戈铁马,滚滚沙尘。洞窟里宁静的佛像,绚丽的壁画,婀娜多姿的飞天,在风蚀雨打的季节里,守望着一个又一个朝代的变迁,默默无语。曾经的繁华还在文字里述说曾经的故事:络绎不绝的驼队从西方而来又从东方而去,东西方文化的河流在这里汇集,又在这里流去。驼铃带来了旧日繁华,又带去了旧日的故事。草原上挥舞着弯刀的西域汉子,奔驰而来又奔驰而去。西夏国的一批批游僧在这里潜心修行,留下残缺的回鹘经文,述说着神秘的来客。这里有北魏的粗狂,隋唐的宽容和开放,宋代的苦笑,元代的朦胧,清朝的颓败。一座山,一个个洞窟,洞窟里呈现出的文化是层层叠叠的,呈现出延伸的脉络,没有断代,这是一个民族进程的历史,生生息息绵延不止的历史。   一个道士错步而来,主持了洞窟里的一切事物。佛教的圣地还有如此怪异的事情。一个普通的道士勤俭而操劳,精心的守护在这里。在他的心里,并不知道他在守护着一个民族最灿烂的文化。也许是上天错意的安排,让他看见洞窟里的秘密。一个无知的人,一个无知的朝代,让一个最灿烂的文化流向了远方。沙漠里篝火带走西方探险者诡异的笑容,那两行消失在视野里装满了莫高窟最精璨文化的车辙,还在刺痛着后人的胸膛。晴朗的早上,道士依旧像往常一样打扫着洞窟,佛像还在,多姿多彩的壁画还在……只是岁月的风霜让洞窟更加幽暗。晚清这位最后主持莫高窟的道士,用遗赠的经书卷画和西方探险家换来的真金白银,改善了自己的生活。昨日的洞窟已经在道士的手里又添了几尊天师的模样,洞窟被刷的雪白,白的刺眼。那手里的拂尘还在道士的手里,拂去的是一地破碎的文化,拂来的是破碎的洞窟。   岁月烘干了远去的河流,风沙掩埋了旧日的痕迹。直到有一天,历史重新吹开沙尘里的画面。在一个破碎的洞窟里,揣着复杂的心情,拼凑着一个破碎的故事,让伫立的脚步久久不愿离去。      荆州哪位中医擅长治疗羊角风陕西治癫痫好的医院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湖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较好